【Yahoo論壇/林昭禎】馬克宏與蔡英文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on 17 December 2019 took to the streets of Toulouse, languedoc -Roussillon-Midi-Pyrenees, France,  against the government's plans for pension about 120 000 by the count of the union CGT against 17000 by the count of the government. All the union were here to rally, with yellow vest ,teachers, students,rail workers, public services, firement, hospital, education. (Photo by Jerome Gille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法國反年改大罷工正如火如荼地展開,面對八十多萬人持續上街施壓,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冷靜且堅決的表示,改革是必要的,何況統一各類退休金制度與改善年金財務是他競選時的核心政見。同樣主張年金改革的台灣總統蔡英文,就任後先進行軍公教年改,之後就放著7年後即將破產的勞保年金不管,卻於尋求連任之際提農民年金主張。對比兩人行徑,政治家與政客之別一目了然。

從銀行家步入政壇的馬克宏,與學而優則仕的蔡英文,都出自菁英階級,同樣以改革為訴求,也都以超過50%的得票率取得政權,不過兩人的施政風格卻是截然不同。遭遇政治危機,馬克宏總統可以和抗爭民眾面對面溝通,並修正被視為驕傲自大的態度。蔡總統則是善於行銷,創造許多經典,諸如:勞工是我心頭最軟的一塊,也能把公認的「私煙案」定義為「超買」香菸。

該如何區別政治家與政客?從「政治家著眼於下一代的福祉,而政客,只看下一次的選舉」這點就能分辨。正如年金問題,由於公共年金保險的設計,大多是透過世代轉移來達到財務平衡,意即收取在職者的保費,作為退休者的年金。因此當高齡人口的比重日益提高,而支撐制度運作的工作人口並未增加時,就會產生財務缺口。但改革勢必引發既得利益者的抗議,如果放任不管,破產則是老中青都受害。所以從甘冒大不韙去處理,或是把問題留給後人,就能判斷。

法國現有42種不同職業別的公共年金,公務員、醫師、演員及工人等體系,各自的請領、給付條件都不一樣,目前總支出已佔全國GDP的14%,在OECD國家中政府負擔位列第一或第二高。但以往的改革都在罷工癱瘓下被擱置,雖然目前的反年改大罷工獲得了各大工會的支持,不過法國民眾也逐漸體認到如不把握時機,未來恐將更難翻轉「越老越窮」的命運,因此當2017年馬克宏提出年改主張時亦得到66%的選票肯定。

反觀台灣的公共年金,大抵分為軍、工、教、勞、農與國民年金等六大類,但農民目前只有老農津貼,尚無年金。對於各類年金的改革,軍公教的部分已於2018年7月上路,但蔡政府同時期研議的勞保年金修正案卻是自2017年4月送進立院,一讀通過後便無下文。儘管勞保基金自2017年就已經入不敷出,精算報告更預測2026年即將破產。然而當局也只是編列200億預算補洞,未見任何落實改革之舉,更甚者是蔡總統在跑連任行程時宣布,日後將推農民年金。

為什麼眼見影響千萬勞工權益的勞保基金,就快見底,小英總統還是沒提改革政見,同時任由勞動部宣傳今年勞保基金大賺錢?一則當然是基金目前仍有7千億元,並無立即消失的危機,二則2020年1月就要改選,為免連任出狀況,合理的推斷是,先要避免得罪勞工,再從爭取農民票中,補回損失的軍公教支持。至於基金破產問題,就留給後人吧!

沒有一種改革是沒有阻力的,但政治家不就是要像美國總統甘迺迪所說的,「不要問國家能為我做什麼,而是我能為國家做什麼」。相較於蔡總統,另一挑戰大位的對手便勇敢提出勞保年金變革手段,「在給付不減少的前提下,先撥補一千億元止血,同時提高基金投資收益,再透過勞資政三方會談分階段修正」。或許這不是最佳方案,但起碼有誠意解決。

距離總統大選之日已不到30天,如果不想後悔選錯人,還要忍耐4年。請從藍綠橘三黨候選人政見與過往言行,挑出一個可以不計個人榮辱、黨派利益,只為國家社稷謀百年大業的領導人。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