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傑】「想退就來告我!」誰讓台鐵企業工會如此蠻橫?

王傑
·3 分鐘 (閱讀時間)
鐵路工會抗議台鐵漠視勞權 (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勞工運動的生態或許就是如此不堪,又或者黑幕重重,才讓一般勞工或者年輕族群如此排斥參加工會活動。就在今年初台鐵企業和產業工會間的退會訴訟落幕後,本以為退會爭議已解,應該就是辦理出會如此簡單。但台鐵企業工會卻再提再審,無視訴訟結果。

一直到了今年七月,台鐵企業工會代表選舉將至,台鐵產工有諸多代表決定再次參加企業工會選舉,一方面是會員期待有諸多勸進,一方面是企業工會的老幹部一直說服大家回頭參與改革,需要年輕人的力量。就連企業工會發言人吳長智都公開地說:歡迎來選,當然可以有資格參選。於是部分代表決定繼續參選去改變這個工會。

在八月底選舉結束後,產業工會推出的連線名單上榜率高達九成,一次選上了近15名代表。諸多候選人都是第一或第二高票當選,顯然會員的期待是超乎預期的,期待新的聲音跟力量進入工會內改革。可是就在幾日後,企業工會卻突然貼出文宣,聲明這些退會會員已經決議辦理出會,九月起不再代扣會費,要求台鐵局停扣會費。

究其急速辦理的原因,除了是可能擔心改革勢力崛起,席次過多以外,更可能是因為私仇因素,導致企業工會高層決心如此報復。因為就在上週,筆者對台鐵企業工會的張文正理事長提出民事侵害名譽訴訟,起因其在各地的分會演講中,不斷提及有政治勢力找我參選立委、買新聞一則兩萬、甚至親中賣台等謠言,這些誇張不實的言論,已經可能嚴重影響員工的觀感,因此才決定提出訴訟以正視聽。

相信誰都不想以訴訟方式解決爭議,尤其司法資源如此珍貴,但就連工運界也可以出現這些誇張不實的言論時,實在很難不以訴訟來討公道。於是這樣的新仇舊恨,卻讓他們公報私仇,無視選舉結果就直接幫這些會員代表退會,連會員的聲音都不予理會。

本該就不應存有強制參加的工會存在,集會結社就該是自由的,尤其在參加工會這件事上面;所以員工以訴訟方式討個公道也是不得不的選擇,因為我們已經窮盡所有方法,但台鐵企工就是不讓員工退出。如今張理事長為了個人目的,決心退出這些成員,卻又禁止其他一般會員退會,還聲明說如果其他會員要退會的話,請循訴訟方式解決。擺明了就是「想退就來告我」!

這樣的作法仍然不是一個成熟工會該有的作為,為何不是建立一個普遍的自由入退會制度,讓員工自己進行價值判斷呢?意者加,惡者退,這樣不才是一個民主國家的工會該有的素養?為何要讓參加工會想讓這個公司組織更好的年輕人,變成心灰意冷他們才甘願呢;這些老幹部又有什麼東西值得不惜一切地保護跟佔有?

價值選擇是艱難的,或許有人會說:為何要退?不退不就沒事了?但就是因為有眾多殷殷期盼,工會才決定去做這個挑戰,沒有人民的自由是該被箝制的,也沒有退不了的工會組織才是。只期待這個組織既然誕生新的民意,就該妥善處理這些民意的期盼。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