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瀚興】長爪梵志的受也不受?太陽花國家賠償一審判決之疑義

王瀚興律師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律師

日前太陽花事變侵入行政院部分,由臺北地院做出民事第一審判決,然社會評價兩極,我們不能率認法官為政治判決,要給法官獨立審判的空間;反之,人民對於上開判決之當否,仍可以有公論,筆者試申述之。

新聞稿內認行政院為集會遊行法之禁制區,警方執法驅離客觀上合法,然就警械使用超越比例原則,故仍有國賠責任云云。然而,筆者就行政院安全警衛源流,有相關服役經驗:在公元2000年扁政府時,筆者於博愛特區任憲兵軍官,同一營的連隊尚有臺北賓館連、行政院連,其後幾年,改為警方擔任戍守勤務;依照一般經驗法則與其他民主國家,最高行政部門的戒備最為森嚴,若太陽花事變發生時,憲兵尚戍守該地,軍人守衛有責,焉能區分暴徒與民眾?後果不堪設想,是以,在此國家中樞,反應擴大執法單位權限,怎能說警方執法過當?此其一。

其次,法院復認系爭場面混亂,舉證困難,故「證明度降低」,只要有證人證明與傷勢達一定程度,且原告證明事發時在場,法院則肯認其國賠主張云云。然查,依照最高法院與其他實務見解,「證明度降低」並非法官自由裁量,需要舉證困難,且被告抗辯時,原告仍須負一定舉證責任,試問:能與警方有此衝突者,難道是在行政院外呆若木雞?還是積極入侵,將國家中樞如入無人之境?有無可能是兩造衝突而生傷害結果?警方難道無人受傷?且證明度降低常見於保險金請求、祭祀公業等事件,前者因個人舉證困難,不能使大企業居於優勢,後者則係產業與證據年代久遠,太陽花事變並非上開情況,何以證明度降低?此其二。

前開判決復稱:警方使用警械有逾比例原則,且被告機關無法舉證原告與有過失(請各位朋友另詳:民法第217條)云云。《最高法院判例54年台上字第2443號》:「民法第二百十七條第一項規定,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此項規定之適用,原不以侵權行為之法定損害賠償請求權為限,即契約所定之損害賠償,除有反對之特約外,於計算賠償金額時亦難謂無其適用,且此項基於過失相抵之責任減輕或免除, 非僅視為抗辯之一種,亦可使請求權全部或一部為之消滅,故債務人就此得為提起確認之訴之標的,法院對於賠償金額減至何程度,抑為完全免除 ,雖有裁量之自由,但應斟酌雙方原因力之強弱與過失之輕重以定之。」等語,著有明文。然系爭北院判決既稱:原告業已闖入集會遊行法的行政院禁制區,被告機關客觀上執法有據,原告等人硬闖,怎會沒有過失?系爭判決有依前開判例意旨,有討論雙方原因力與過失輕重?正所謂」能查秋毫,不見輿薪」,斤斤計較於比例原則,卻排除與有過失減免賠償責任之適用,焉能杜悠悠之口,能不讓警方未來碰到類似情況,但求自保,抗命不遵?此其三。

或謂:太陽花事變是公民力量的展現云云。刑事部分確實以「公民不服從」為由而無罪,但依照判例與審判實務,民事與刑事判決因適用法規、舉證法則各異,並沒有必然關聯與拘束力,系爭判決並非無免賠之餘地。更糟的情況是起而倣效,筆者舉一故事:長爪梵志乃舍利弗尊者的舅舅,然其聽聞尊者已經歸佛陀門下,便要與佛陀挑戰,二人開始辯論。長爪梵志稱:「我以一切法不受為宗」,佛陀微笑說:「你自己這句話,適不適用於自己?」前者無言,歸於佛陀門下。承前,在法院大開方便之門,讓擅闖立法院、行政院者皆全身而退,獲得賠償;欸!「三權分立」,不還有「司法權」嗎?「公民不服從」,若他人比照辦理而衝入法院,受此招呼的法院,「受也不受」?此其四。凡此四者,恐為法院先進所未慮,望高院法官能審慎思量。

最末,以歷史故事做結:貞觀政要一書,唐太宗曾語重心長說:「古來帝王以仁義為治者,國祚綿長;玩弄法律駕御人的,雖能救敝於一時,敗亡也是很快的」。今太陽花事變國賠判決,是秉公判決?或以法御人?以古鑑今,想必自有公論。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學貸免息草包政策?2020可能真要喊韓總統
「為氣候罷課」號召17萬人上街,18歲當選紐西蘭史上最年輕的議員
蔡英文自導自演的「愛國者遊戲」
買不起房子,不如出國玩、過爽一點...別在年輕時「偽富」,老了變「真窮」
總統大選中的青年選票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