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胡川安】京都,花之醍醐

醍醐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醍醐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作者胡川安為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和歷史研究所合聘助理教授

「如果在京都,只看一次櫻花,就到醍醐寺吧!」京都人這麼說著。或許是醍醐之櫻令人難忘,看過一次就無法忘懷,深深地烙印於心中。醍醐之櫻也是豊臣秀吉死前難以忘懷的景象,賞櫻之後的半年,享年六十三歲的秀吉也結束了精采的一生。 

秀吉為了準備到醍醐寺賞櫻,動員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或許知道自己的日子所剩無多,希望人生的最後一個春天,能夠看到最為絢爛的櫻花。 

京都近郊的醍醐寺,在秀吉的時代並不好到達,抱病的秀吉為了確保櫻花的景觀,來來回回視察場地七次,以確保開花的美景和他腦海中所想像的一樣。 

秀吉出身寒微,靠著自己的努力和聰明,在戰國的亂世之中脫穎而出,不僅好大喜功,還喜歡炫耀財富、漁好女色、拈花惹草。相較於優雅節制的公卿和皇室,秀吉被視為是暴發戶,缺乏品味和教養,當秀吉取得天下時,附庸風雅,訪求茶道、花道、書道、歌道名家,讓自己不再是一介武夫。 

秀吉第一次拜訪醍醐寺之後,就喜歡上這裡的景色,打算將這片山林植滿櫻花,從近江的大和山城引進七百株櫻花樹,品種包含枝垂櫻、染井吉野、山櫻和八重櫻……等,並且在醍醐寺內建了八座風格各異的茶室,邀請妻妾、公卿和大名們一同參與盛會。 

據說當天參加的女性,包括秀吉的妻妾和臣下的女眷們就超過一千三百人,准許她們在宴會進行之中換裝三次,人比花嬌、爭奇鬥艷的情形可見一般。這次盛大的賞櫻不只空前,而且絕後,其後的將軍們沒有人能像秀吉如此豪奢,「醍醐之花見」、「花之醍醐」也在歷史上留下雅名。 

秀吉的花見雖然無法復見,但京都人每年仍然以行動記住那場盛會,在四月的第二個星期日,盛開的櫻花將醍醐寺染上緋紅的顏色時,舉辦「花見行列」以回憶那消逝的櫻花,扮演秀吉的人每年由京都各行各業的名人擔綱,上百名身著當時華服的男女重現當年的花見行列。 

如果從文化史的角度來看,豊臣秀吉雖然是個俗人,但卻透過櫻花和一系列的活動,重新詮釋了日本文化的主體性。醍醐花見成為賞櫻文化的濫觴,以往日本賞花的主角是從中國傳入的梅花,在日本至今仍有不少賞梅的地點。櫻花取代梅花及是秀吉努力的成果,他大費周章地讓賞櫻成為一種文化特質,可能不只是單純的賞櫻而已,或許多少在心理層面之中有點「去中國化」的意味,樹立日本文化的特質。 

清雅的修行之所

「花之醍醐」的盛名讓醍醐寺在櫻花季湧入大量的人潮,平日的醍醐寺相當幽靜、清雅。從大門進入之後,夾道的樹木,完成於九五一年的五重塔立於道旁。木造的建築歷經時代的洗鍊越見莊重,裡頭繪有兩界曼荼羅的畫像,鑒於古蹟保存上的不易,不對外開放,更增加其歷史的神祕感。 

現今的醍醐寺雖是佛寺,但在九世紀理源大師建堂之前,已經是日本傳統入山岳修行者的重要場所。古代日本修行者認為山岳帶有神祕的力量,為了淨化心靈,入山修練是重要的儀式,形成所謂的「修驗道」。 

當佛教東傳日本,與「修驗道」傳統揉合成「山岳佛教」,入山苦行的僧人,於山中獲得開悟的啟示或是神祕的宗教力量。醍醐寺所在的笠取山為「修驗道」的靈山,從理源大師之後的數代座主也都於山中不出、閉關修行。 

「醍醐」之名何來,《涅槃經》中:「譬如從牛出乳,從乳出酪,從酪生出酥,從生酥出熟酥,從熟酥出醍醐。」醍醐乃是乳酪之中最上乘的美味,可以「除諸病,令諸有情自心安樂。」在典籍之中常見的「醍醐灌頂」則意味指灌輸智慧、佛性,使人拋棄成見,引入無上智慧,「以甘露法水而灌佛子之頂,令佛種永不斷故」。 

醍醐寺位於京都的伏見,一向都以良好的水質聞名,水的源泉則來自醍醐寺所在的山中。現今醍醐寺的主體建築群一般稱為「下醍醐」,如果要登上修驗道的靈山聖地「上醍醐」,還得花上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登山客或是修行者爬得筋疲力竭的時候,會發現「醍醐水」的石碑。這股泉水從醍醐寺建堂起即湧出,已超過千年以上,甘甜的泉水有如灌頂,理源大師在笠取山建堂開山,並將此山更名為醍醐山,想在此傳道設教,弘揚佛法。 

第一次造訪醍醐寺時在冬日的午後,溫暖的陽光灑落,漫步於寺中,看著林泉與辨天堂。清澈的池水之中映照著朱橋與天光,池邊的青苔也隨著光影的變化轉變出不同的意境,禪意十足。 

再度造訪醍醐時則是櫻花滿開的時節,繁櫻似錦,為寺廟妝點上活潑的氣氛,使得清幽的寺廟殿宇之間增添了一股魯迅所說的「緋紅的輕雲」。 

使醍醐寺妝點顏色的豊臣秀吉應該是不懂佛法的,對他來說,這裡的山景適合目眩神迷的櫻花,管他什麼佛門清淨之地,只要符合他的美感體驗就好。 

據加藤廣在小說《秀吉之枷》之中的情節,秀吉雖然有不少的妾室,但是北所,也就是寧寧才是他的最愛。花費大批的精力和財力在醍醐寺廣植櫻花,為了與寧寧感受以往的美好情懷。小說的情節是真是假無法確認,但是我不用像秀吉一般,等到臨終時才可見到醍醐寺的櫻花。 

在盛開的櫻花下欣賞這片美景,櫻花的粉色,不是單純的一種,而是具有層次性的差別,搭配上刻意修剪的樹感,使得每一株的姿態與景致都有可觀之處。

書名:《京都歷史迷走》

作者: 胡川安 

出版社:時報出版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