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葉宗林】國民黨「內造化」所面臨的問題

葉宗林台大國發所碩士生
葉 宗林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生 

本周末(3/7),國民黨主席的補選結果即將揭曉。這不僅代表著選後風雨飄搖的國民黨,終於能將中央的主導權定於一尊;同時也意味著,未來國民黨該如何進行組織改革,以及該提出什麼樣的新路線或論述等等的問題,都將繫於新任黨魁的一念之間。其中,較值得注目的是,無論是江啟臣或者是郝龍斌,皆在各自發表的政見中,不約而同地提出要讓國民黨走向「內造化」之構想。 

所謂的「內造政黨」,在法國政治學者莫里斯.杜瓦傑(Maurice Duverger)於政黨分類的定義中,是指在議會中透過聯盟關係所逐漸形成的政黨;因此內造政黨的權力中心在於國會,並且,黨的發展與走向亦是由議會中的菁英來決策。而相較於原本「外造政黨」的街頭性質,也更將焦點著重於議會中的政策攻防。 

易言之,國民黨喊出的「內造化」就意味著,未來立法院的政治菁英,將接替成為黨的權力核心;並且,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乃至各立法委員之間的連結,亦將更為緊密。此外,地方層級的政府與議會,亦應該納入國民黨「內造化」改革後的權力中樞,方能彰顯各面向的民意基礎。 

無庸置疑地,「內造化」確實為國民黨在改革方向上的重要解方。理由在於:其一,國民黨目前在中央的各機關中,除了在立法院的38席立委之外,可說是一無所有。其二,國民黨目前具有15個縣市的執政優勢,以及掌握19個地方議會的議長寶座。其三,國民黨中央也因為受到黨產會的牽制,面臨資源匱乏的窘境。 

所以,國民黨中央勢必得透過立法院,以及地方政府與議會來爭取資源,並且作更有效率的運用,否則到頭來都只會是徒增自己的負擔。然儘管如此,國民黨想落實「內造化」卻非件容易的事。筆者認為,國民黨至少有兩個層次的問題必須面對,而若無法解決,「內造化」仍只會淪為空談。 

第一,是否具有一定比例的民意代表擔任中常委。

國民黨若欲成為內造政黨,代表黨最高決策單位的中常會,勢必就得具有一定比例的民代擔任常委。否則,如果黨中央與立法院以及地方縣市首長、議會,只是各做各的更甚是意見相左,那自然就無法有效地集中與整合資源。因此,此次與黨主席同時進行的中常委選舉,最後是否能選出具有足夠代表民意聲音的席次,便顯得格外重要。 

但若細觀國民黨中常委選舉的候選名單,可以發現,報名參選的49人中,僅有李德維、鄭正鈐、林文瑞以及謝衣鳳等4人,是為現任的立委;即使再考慮地方層級的首長與民代人數,也才只有約莫15人左右。這就意味著:除非這些中央與地方系統的候選人,有超過九成的人當選,否則中常會仍舊會有過半的席次,仍掌握在非民代系統的常委手中。 

更嚴峻的問題是,在這份名單中,有17位候選人為尋求連任的中常委,然儘管這些人之中,不乏有幾位民意代表,但更多是只能在「黨內討活」,或是欲藉由此職位經商的人士。而這些人又因為經營黨員系統許久,再加上有換票系統以及雄厚資產的加持,反而是當選機會較高者。所以,即使國民黨高喊「內造化」的改革呼聲,但從此次中常委換屆改選的情勢來看,應該仍是悲觀且消極的。 

而這就衍生出國民黨「內造化」改革的第二個問題,就是該如何改造中常會,使其更以議會為中心。筆者認為,首要之急便是降低中常委的席次。目前國民黨中常委總計共有34席,相比於民進黨的中常會的17席,足足有一倍之多。這就導致中常會的權力過於分散,不僅開會常淪為「盍各言爾志」的空談場合,也使得常委們在非關提名的決策中,成為沒有實權的橡皮圖章。 

其實,過去就有部分國民黨的民代表示,中常會的開會只是大拜拜場合,根本不具實質的決策功能,因而索性每周請假。是以,國民黨若不降低中常委的席次以集中決策權力,則終究無法發揮黨章中所賦予的最高決策單位之功能。 

其次,若要使得中常會更具「議會中心」的價值,國民黨或可考慮參考民進黨「當然中常委」的制度設置。

民進黨共設有17名中常委,其中有7名為當然中常委,除了黨主席之外,立法院的黨團三長(即總召、書記長與幹事長)以及直轄市首長也皆能位列其中。而這就使得,民進黨中央能有效與立院黨團以及地方建立一致的口徑,並且減少協調、溝通的成本。 

事實上,國民黨雖然也有類似的保障名額制度,不過著重的標的在於特定的族群,例如:原住民、勞工、身心殘障等等。儘管這樣的保障制度或許能體現對多元的尊重,但也確實弱化了中常委的「政治性」;更何況,若細看這些因保障名額當選的中常委之背景,也只有部分的人是「名符其實」。因此,國民黨若要做「內造化」的改革,勢必得讓中常委們更具政治性,並就像民進黨一樣,保留一定比例的當然中常委席次,給予黨團立委或縣市首長擔任。 

自國民黨第一次失去政權開始,黨內就已有「內造化」的改革呼聲,但時至今日卻仍是「只聞樓梯響」。這很大的程度導因於,國民黨始終沒跌到谷底,尤其在2008年以及2018年的勝選後,更使其喪失了改革的動力。然現在國民黨面臨的是,連續的兩次中央選舉皆府院全失,更甚還讓蔡英文在連任的選舉中,創下最高得票數的紀錄。而這都意味著,若國民黨再次擺爛,以為靠對手執政失利就能勝選,那未來根本不用再想著要重返執政。 

因此,無論最終是由誰獲得黨主席一職,國民黨是否能重振的關鍵的還是在於,能否落實改革的呼聲。尤其是,黨的「內造化」改革,勢必將碰觸到許多既得利益者的痛處,而新任黨魁是否有這魄力,敢於改造這導致國民黨病入膏肓的迂腐結構,就只能靜待結果出爐並且持續觀察。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告蔡英文違憲?明明是中國「礙」的迫降
返台有落實「居家檢疫」14天嗎?讓我告訴你……
誰把這頭水牛牽進立法院?
瞄準黃安的箭,不會射中周子瑜嗎?
年輕世代對新國民黨主席的期許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