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葉家興】公衛綜藝化的悲哀

奔騰 思潮
圖片翻攝疾管署直播畫面
圖片翻攝疾管署直播畫面

《奔騰思潮》授權全文

作者:葉家興 / 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多年在海外開學術會議時,各國學者除了學術本行話題外,偶而喜歡拿政客們開玩笑,其中熱門者不外乎美國川普民粹與臺灣國會打架。親身經驗在聊到「Taiwan politics」時,就碰過美國、韓國、香港等地的學者雙手握拳比畫開玩笑道「boxer fighting」。有時我會解釋那多半是鏡頭前的表演,立法委員們大多專業問政,鏡頭外也維持一定的同僚情誼。鏡頭前的表演,不過就是政治的綜藝化罷了。

沒想到就在幾天前,臺灣又出現了公共衛生的綜藝化:把電鍋拿到鏡頭前展示「蒸口罩」方式的正確示範。不知這種公衛綜藝化的表演,會否再次激起各國學者的訕笑?

一般而來,口罩重複使用絕對是大忌。香港建制派議員蔣麗芸1月底就曾經公開宣稱,蒸口罩是當供應短缺時可解燃眉之急的手段。當時香港衞生防護中心總監黃加慶就強調,外科口罩只能使用一次,不能重複使用。甚至,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怒斥蔣議員「大錯特錯、害死人」。何栢良醫師警告,2003年SARS爆發期間,就有醫護人員因為重複使用口罩遭到傳染。

不過蔣議員辯稱,她同意何柏良醫師的說法,也同意衛生防護中心所說的口罩只能用一次。但她解釋,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總比不戴口罩上街好」。她在臉書公開貼文(粵語):「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有口罩誰人想再翻用?」(有頭髮誰想做禿子?有口罩誰想重複用?)

的確,就好比像在沙漠缺水可以喝尿維生,但直到最後一滴水耗盡之前,多數人們不會這麼嘗試。蒸口罩是否也類似?建議人們蒸口罩重複使用,是否省下來可以讓國家做外交?(莫非自己喝尿,把水省下來給別人?)

政府在公開場合作示範,想必事先經過研究,這樣的程序不影響「新」口罩的過濾功能。然而使用過後的口罩呢?已沾染新冠病毒的口罩呢?人們會不會在除下口罩拿去乾蒸的過程中受到感染?

香港TVB曾邀請教育大學的科研團隊實驗,結果發現使用4小時之後的口罩平均細菌量為1520(標準差5.57)單位,相較於使用前的平均細菌量16單位大幅增加百倍。然而在經過攝氏80度乾蒸一小時後,平均細菌量維持在1524(標準差101.21)。雖然乾蒸後的口罩含菌量有所改變,但就平均數而言沒有顯著殺菌功能。

使用過的口罩還有一大缺陷,也就是靜電吸附效果大幅降低。在吸附大量雜塵、飛沫過後,三層口罩的電位差可能消失大半,靜電吸附功能從而也大幅喪失,而蒸口罩能重新創造電位差的靜電吸附功能嗎?換言之,政府所示範的蒸口罩,或許不會減低新口罩的過濾功能,但對於已使用過口罩的含菌數降低效果難稱顯著,更恐怕無法救回所喪失的靜電吸附功能。

政府在二月上旬的記者會曾公開表示,「乾蒸口罩恐破壞結構影響防護功能」。兩個月後卻又自我打臉表演電鍋蒸口罩,甚至讓資訊政委以影音平臺多種語言對外放送。如果確實經過多種隨機對照試驗證明,「使用過後」的口罩在經過普通家用電鍋乾蒸之後,過濾、殺菌、靜電吸附的功能都仍然不變,那麼當然值得大書特書,運用各種管道進行宣傳,甚至將之發表於國際醫療或公衛期刊,但不是以現場表演的媚俗方式呈現。因為這種畫面容易造成脈絡缺失的錯誤理解,在諸多變數未受控制的情形下,也讓可能已染菌的口罩因重複接觸而造成感染。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非公衛專長的政務委員忘了身份,以多國語言對外宣傳蒸口罩。如果這是一位沒有領國家公帑、不具官方身份的網紅所為,或許不是大問題。然而領國家高薪的大官可能忘了「領域特異性」(domain-specificity):一個領域的技能無法移轉到另一個領域。「資訊」專長的政委表演涉及人命關天的「公共衛生」示範,不禁令人想起《黑天鵝》作者塔雷伯在《反脆弱》書中提到的比喻:

「……利用現代昂貴健身機器鍛鍊的人,能夠舉起非常重的東西,練成傲人的肌肉,卻撿不起一塊巨石。如果在街頭打鬥中,遇上在混亂環境中磨練過的人,他們會被打得頭破血流。因為他們的力量具有極高的領域特異性,和過度專業化的運動員一樣,是某種畸形產生的結果。一旦忽略了領域特異性,想轉用到其他領域,可能遭致重大損失。」

在中華民國資訊政委於影音平臺的電鍋表演例子中,損失的什麼?可能是國家辛苦建立的良好公衛形象。香港已有過往醫護人員的不幸證據顯示重複使用口罩的危害,臺灣還要在公開記者會上示範未經多方隨機對照科學試驗、未經學術審稿發表於國際期刊的偏方?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翻譯司法文書,不可不慎
習近平會被以「危害人類罪」起訴嗎?
不酷的碰壁券
毒班機:若採武漢模式還會發生嗎?
國中心事誰人知?當孩子在學校被誤解或遇上倒霉的事時,該怎麼幫他?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