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郭耀斌】美國精準攻擊伊朗項莊舞劍 志在東方

圖片來源:法新社
圖片來源:法新社

作者:郭耀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伊朗革命衛隊海外分支聖城旅(Qud Force)指揮官索萊馬尼(Qassem Suleimani)被美國總統川普以策劃攻擊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為名,下令用無人機擊斃後,過去接近一星期全球一度擔心美伊衝突會否因而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但伊朗最終只是向早已撒走人員的兩國美國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導彈報復,川普在白宮演說中亦以美國加強制裁經濟制裁伊朗作結,大致結束了2020年首個國際政治危機。

川普重覆一次於2018年在北韓領袖金正恩身上用過的邊緣政策(brinkmanship),鏡頭前固然很漂亮,但只要細心梳理美國在中東的行動,其實是顯示了華府明顯缺乏整體戰略框架的。從2017年空襲敍利亞(期間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美中峰會),2019年擊殺伊斯蘭國(IS)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到今次擊斃伊朗二號人物,川普都是 ”見步行步“ ,達至目標後便草草收兵甚至撒軍,連被指出賣與庫爾德民兵的同盟關係也在所不惜。從以上三次精準攻擊來看,實際上川普不過是對於伊朗近年在中東地區的騷擾不勝其煩的回應。總觀而言,雖然美國在中東看似有大動作,但實際上川普的注意力並不在此,中東局勢對於美國來説並非首要。 

阻止班加西惡夢重現 

整場美伊危機,要追溯至當時地間12月31日位於巴格達的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被大批伊拉克親伊朗民兵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支持者闖入示威,抗議美軍空襲真主黨旅在伊拉克和敍利亞的據點(美國指控真主黨旅在當地時間12月28日襲擊伊拉克北部、由美軍和伊拉克政府軍駐守的K1基地,造成1死多人受傷,死者是美國聘用軍事承包商員工,美國決定報復還擊)。支持真主黨旅的示威者一度闖入巴格達「綠區」和美國大使館的第一道防線,川普未幾便在Twitter發表帖文,寫上「不要重演班加西事件!」(Anti-Benghazi!),及後《華盛頓郵報》引述曾經與川普溝通的幕僚和國會議員時亦透露,川普對於2012年9月美國駐利比亞班加西領事館被極端伊斯蘭武裝份子圍攻,導致時任美國駐利比亞大使史蒂文斯(John Christopher Stevens)身亡一事印象深刻。史蒂文斯喪生是1979年美國駐阿富汗大使杜布斯(Adolph Dubs)被綁架殺死後,事隔四十年再度有美國駐外大使因公遇害身亡,當時令美國朝野震驚,時任國務卿、曾經在2016年總統選舉與川普同場競逐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在調查班加西領事館受襲的國會聽證會上承認責任,成為她從政以來的一大污點。 

川普最終在眾多由幕僚及內閣官員提供的選項中,揀選了殺死伊朗海外軍事勢力頭目這個極端選項,既符合他愛用的邊緣政策思維,短期內也有效防止駐伊拉克大使館及其他美國駐外使館繼續受襲,避免釀成對他個人更大的危機,影響連任選情。 

伊朗海外影響力落地生根難趕絕

伊朗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便積極向外輸出革命,索萊馬尼便是伊朗向外擴展影響力的軍事靈魂,他於1998年起成為聖城旅的指揮官。美國於2003年攻佔伊拉克推翻侯賽因(Saddam Hussein)政府後,未能完全控制整個伊拉克,所扶植的親美政府同樣力量有限,結果在侯賽因年代被打壓多年的什葉派穆斯林勢力,獲伊朗施以影響力而逐漸崛起。索萊馬尼在伊拉克組織了多個親伊朗什葉派民兵組織,乘着美俄為着一致同意對付伊斯蘭國的大前題下,這批伊拉克親伊朗什葉派民兵在2014年合組成為人民動員(PMF,又稱PMC或PMU)。人民動員在伊拉克政壇的影響力舉足輕重,其領袖法亞德(Falih al-Fayyadh)本身是伊拉克的國家安全顧問,與索萊馬尼在現場一同被美軍無人機擊斃的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便是人民動員的二號人物。人民動員自成立起便已獲伊拉克政府支持,馬利基(Nouri al-Maliki)和阿巴迪(Haider al-Abadi)兩任總理除了透過本身獲美國訓練的政府軍狙擊伊斯蘭國外,也極力支持人民動員協助政府軍,阿巴迪更把人民動員納入編製。包括巴德爾組織(Badr Organisation)和聖戰旅在內,合共4個屬人民動員旗下的親伊朗政治及民兵組織,在2018年組成法塔赫聯盟(Fatah Alliance)參加伊拉克國會選舉,一舉成為第二大黨。

換個角度來看,伊朗已經滲透了伊拉克的政治及軍事版塊(去年10月起在巴格達等多個城市發生的大型反政府示威,其中一個主題便是反對伊朗干預伊拉克內政),美國迫於形勢所限,無法不接受親伊朗勢力存在於伊拉克。索萊馬尼為首的聖城旅經多年來努力,已逐漸建立在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 加沙地帶(哈馬斯(Hamas))、也門(胡塞武裝組織(Houthis))、巴林和卡塔爾等國建立親伊朗民兵勢力,而在敍利亞內戰中更協助巴沙爾(Bashar al-Assad)為首的政府軍重整實力和收復失地,客觀上令伊朗和敍利亞背後的俄羅斯成功介入中東,打破自1991年波斯灣戰爭後,美國透過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幾乎完全主導中東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川普上任後選擇了不進一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mir Putin)交惡(在民主黨人眼中是通俄的舉動),只要伊朗不主動攻擊美國及盟友,美國其實也沒有主動攻擊或掃除伊朗及親伊朗勢力的動機。

中國才是川普的頭號目標

川普上任後的外交重心,明顯是側重對抗中國崛起挑戰美國地位,多於重奪美國在中東的主導權。除了空襲敍利亞軍事設施,從敍利亞撒走參與打擊伊斯蘭國的美軍,川普另一在中東的主要動作,是高調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正式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這個同屬猶太教、天主/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城。川普這個舉動固然引起巴勒斯坦人激烈反對,但以色列周邊的國家(特別是伊朗)未有明顯太大反應。在另一邊廂,川普把亞太(Asia-Pacific)改稱印太(Indo-Pacific),把印度次大陸以至印度洋水域拼入原本的亞洲及太平洋,在2018年3月起更針對中國發動看不到限期的貿易戰,多次簽署友台法案和高調捍衛台灣利益,在2019年11月更簽署《香港人權及民主法》(HKHRDA),利用香港的戰略地位牽制中國,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與中國全面鬥爭。川普在白宮記者會上提及加強制裁伊朗,表面上固然是令危機降溫的下台階,但制裁措施除了本身真的是針對伊朗外,也是美國對付中國的重要方法。加拿大當局應美國司法部要求在溫哥華拘捕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現等候美國申請引渡受審),孟晚舟被捕的原因,是美國指控孟晚舟透過華為在香港註冊的子公司Skycom與伊朗有生意來往,在美國有業務的華為因此涉嫌違反《伊朗制裁法》(Iran Sanctions Act)相關條文。《香港人權及民主法》的條款中,列明針對香港是否貫撒執行阻止美國軍民兩用科技(military-civilian technology)轉口至伊朗、北韓和其他美國眼中打壓人權的國家,對象明顯是與伊朗和北韓有密切貿易來往的中國。善用《伊朗制裁法》的治外法權,相比主動攻擊似乎更符合當下美國的利益。

美國是否擊殺索萊馬尼,本身已經無法阻止伊朗(及俄羅斯)影響力上升、美國主導力量下降這個事實,隨着美國能以低成本自行出口頁岩油,中東石油利益對美國已不能同日而語。川普選擇了被動固守美國現有中東利益,或不給現有利益過份損失,也是合符邏輯——主要戰線在中國,何必多開一條遠比中國戰線複雜得多的伊朗戰線?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國民黨的深刻檢討 別再說說而已
國民黨「空中樓閣」的改革
「沒有人,想要學不會。」學不會的孩子的眼淚,給我的震撼!
網紅政治大勝地方服務,未來立委如何定位?
蔡英文幹嘛幫國家取新名字?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