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阿龍里長】夫妻不識字,夜夜搓粉圓 養出校長、醫師、廠長3子

一碗粉圓冰隱藏著多少故事?圖:作者提供
一碗粉圓冰隱藏著多少故事?圖:作者提供


里長最近發九九重陽禮金,遇到一對老夫婦,兩個人加起來超過150歲,滿頭白髮,笑容可掬。年輕時辛苦耕耘,現在是他們人生豐收的時刻,我稱他們為「粉圓爺爺」和「粉圓奶奶」,合稱「粉圓金銀夫妻」。

粉圓就是現在俗稱的「珍珠」,大顆的叫「波霸」,但我還是習慣叫它「粉圓」。夫妻年輕時一起賣粉圓冰,當里長第二年吧,就開始習慣聽到有人說,「里長,粉圓在找你!」就知道是兩位長輩又回來了。

聚落型的傳統社區就是這樣,住所集中,關係緊密,光聽職業常常就可以判斷是誰,例如:成功街「做木的」是眼鏡阿坤;「車床三兄弟」是龍眼樹下的陳家;「做土水」是的廟口阿良;我的父親叫「白醋水」,職業加上名字裡的其中一個字,識別性更加精準。

回題。

且說粉圓金銀夫妻早年住在鳳梨會社,之後搬到台中跟兒子同住,久久回故鄉看一下自己的老房子以及親戚故舊,聊天敘舊兼收房租。小巷裡一間昏昏暗暗、狹狹長長,不開燈就得摸著牆壁走路的房子,是粉圓夫妻年輕時打拼的「起家厝」,當時的粉圓是一碗3角,兩碗5角。

「阿龍,你知道嗎?每天晚上都是我搓粉圓,你歐吉桑煮,隔天就賣完,很新鮮。不像現在,粉圓煮好之後,放很多天都不會壞,到底加了什麼東西?」

我想像,一對年輕夫妻為了養大三個孩子,每天晚上在廚房搓粉圓、煮粉圓的畫面,那剛起鍋的熱騰騰蒸汽香味,應該超棒的吧!

說實話,我不是他們的粉絲,小時候吃冰,引頸期盼的是一位叫「阿婆仔」的移動攤販,她的仙草、粉條、綠豆等挫冰料的美味,至今仍盤據在我的腦海裡。

有一次我大膽向粉圓金銀夫妻挑戰這事。

「我小時候的印象,鳳梨會社賣冰的是『阿婆仔』,不是你們!』

粉圓奶奶笑著說,

「阿婆仔比我們早好幾年就出來賣,我們不好意思跟她搶生意,所以攤子推出來,只在廟口賣一下子,就到市區去了!」

粉圓奶奶說的「市區」是指鳳梨會社以北更接近市中心的地方,大概接近文化路一帶。

原來粉圓金銀夫妻當年的「地盤」觀念是用「讓」的,而不是用「搶」的,不像時下的年輕人在網路上做生意,三不五時就刀槍齊出,血濺五步。

閒談中得知,粉圓夫妻育有兩男一女,大女兒已經從校長職位退休;大兒子當醫生,美國、台灣兩地跑;小兒子在科技公司當廠長,整體而言,這是非常高的教育成就。我請教他們的理念是什麼?如何教出三個金字塔頂端的小孩?

粉圓爺爺說道,

「哪有什麼理念?當年我們忙著做生意,又不識字,怎麼教小孩?也沒有錢栽培他們,他們都是申請公費或者貸款讀書,想讀就自己讀啊!」

粉圓爺爺的父親早年是大地主,政府的土地政策強制剝奪了地主的土地權益,粉圓爺爺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抑鬱而終;粉圓奶奶的父親則罹患當年死亡率非常高的痢疾而病故,他們都是苦命兒,卻能培育出高成就的兒女。

我想是身教吧,兩夫妻年輕時在小屋子的廚房裡搓粉圓、煮粉圓,真材實料,苦做實做;寧可把攤子推到遠一點的地方去賣,也不願跟人搶地盤,和氣生財,孩子們看在眼裡,知道這些就是做人的道理,哪裡還需要教?

重陽節,里長的福利就是可以從老人家口中聽到一些寶貴的人生經驗。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沒有人味的柯文哲
天災出勤是宿命,還是歹命?!
當港府禁蒙面、港警開槍變武警,一國已無兩制
論「芒果乾」:誰造就了亡國感?
立志當老闆娘的女生清醒吧!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