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一新】後新冠病毒時期全球新秩序的重建與反思

陳一新
·4 分鐘 (閱讀時間)
Close up of a respiratory mask with the USA flag in the background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儘管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疫情仍未完全消退,甚至也不能完全排除新一波確診病例的爆發,但全球疫情似有趨緩之勢,再悲觀的人都知道,就像歷史上所有肆虐的病毒或瘟疫一樣,終有雨過天青的一天。也許現在正是全球各國共同商討如何在後新冠病毒時期世界新秩序重建的問題。

早在1941-1942年間,小羅斯福總統就已高瞻遠矚,看到二戰行將結束的曙光,決定與盟國共同推動布列敦森林體系(The Bretton Woods System)與聯合國(United Nations) 的成立,以穩定戰後的經濟與政治新秩序。當時,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希望透過一個穩定的貨幣制度與一個協助各國在戰後復原的機構,前者就是「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後者則是「世界銀行」(World Bank),以確保戰後全球主要國家的金融與財政能趨於穩定。至於聯合國的成立,主要是希望二戰期間與德國納粹、義大利法西斯與日本軍國主義作戰的盟國共襄盛舉,以確保戰後全球政治秩序的維持。

在後新冠病毒時期到來之前,全球新秩序的重建應該考慮到以下四個面向。首先是針對全球公共衛生議題成立一個新平台,或是重新改組目前飽受批評的「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由於公衛議題太過重要,不論是新的公衛平台,或是改組後的WHO,都應擬定一個新的組織憲章,對組織人事、各種疫情的處理,必須以公平、公正、正確掌握、迅速通報、預先警告、有效處理為原則。此外,該組織也有必要注重區域代表性的公平性,必須包括全世界各重要區域,一方面由各區域代表互相監督,以免秘書長或少數國家代表壟斷疫情資訊,一方面收「兼聽則明」之效,以免日後舊的病毒捲土重來或是新的病毒爆發,全球各國像這次一樣措手不及。

其次,這次人類飽受新冠病毒疫情肆虐,驚慌之餘,理應痛定思痛,以更公平、公正、有效的方式處理全球公衛議題。儘管目前人類受到大自然的反撲尚未像這次新冠肺炎病毒疫情那麼嚴重,但是全球各國應該研擬比目前「聯合國氣候變遷架構公約」(UNFCCC)更具有執行能力的新平台,比照前述公衛平台或是改組後的WHO的原則辦理。

第三,在後新冠病毒時期,儘管全球各民主國家在對抗新冠病毒的戰爭中,也許狀況百出,不是慢半拍,就是在疫情爆發之初輕忽其事; 但是民主國家的優點就是絕不隱匿疫情和徹底的透明化,無論是確診人數或死亡案例都有案可查,這是威權或極權國家永遠做不到的事,也是民主國家應該極力維護的自由主義精神與價值體系。

對於北韓這種極權政體或是伊朗這種神權加威權政體,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也許應該改變目前制裁的方式,以獎勵自由化與透明化取代制裁,因爲北韓與伊朗可以掌控核彈與飛彈是否發射,但卻不可能控制疫情不向外擴散。

最後,雖然這次新冠肺炎病毒對全球各國的突襲,是不分貧富、不分國界,甚至也不分人種,但是愈是貧窮的國家一旦疫情惡化,由於無錢醫治和買藥、衛生條件太差、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營養不良,後果將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此所以,沙烏地阿拉伯願意慷慨解囊五億美元捐助鄰近的葉門,因為一旦疫情在貧窮的葉門爆發,將成為利雅德揮之不去的夢魘。

但是,少數國家的慷慨解囊協助貧窮國家改善貧困與抗疫能力無疑是不夠的。從這次全球抗疫戰爭的情況來看,獨善其身是絕對效果不大,只有兼善天下才是王道,也只有讓更多國家與人民擺脫貧困才是硬道理。這次新冠肺炎病毒對全球各國與人類最重要的教訓之一,就是先進國家在從事復工、復原之際,也不能忘了對開發中國家與低度開發國家伸出援手,協助他們「脫貧」。

或許這次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在全球各地延燒,對國際政治與與國際經濟理論的最大貢獻,就是對「霸權領導」(hegemonic leadership)定義的修正:那一個國家能夠帶領其他國家協助窮國與人民「脫貧」並抗疫成功,就會成為世界各國的共主,不必言「霸」而自然而然成為「霸權領導」。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