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國祥】春風不再吹拂香港

資深媒體人
陳 國祥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AP Photo/Vincent Yu)
(AP Photo/Vincent Yu)

香港「反送中」群眾抗爭的暴力與破壞行動近日不斷升高,狂風遽雨開始撼動香港主流民意,人們逐漸警覺事態急劇惡化。一場悲劇正在醞釀中。

港鐵多個車站連日遭到肆意破壞,有人發起進一步不合作運動,干擾港鐵列車正常運作,視法庭禁制令如無物。法治是香港基石,這場運動因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起,初衷就是堅持法治,這也是港人最珍惜的核心價值。港鐵設施縱受嚴重破壞尚可修補,但法治一旦受損,缺口一開,要修補就困難得多。大律師公會為此發表聲明,嚴厲譴責上周末周日群眾集體違抗法庭禁制令,破壞港鐵,指責這種行徑將把社會推向目無法紀的狀態。

隨之而來的,中共中央與特區政府「止暴制亂」的意志變得更加堅決,聲言將及早結束動亂,對於港人「五大訴求」則堅不退讓。一貫以一隻軟一支硬的兩手策略處事的中共當局,現在對香港抗爭運動是兩手都硬,因為認定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一般市民已被「勇武派」裹挾。政府與抗爭雙方至此劍拔弩張,強硬鎮壓儼然一觸即發,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景象。春風不再吹拂香港。

事情發展到如此逼近不惜玉石俱焚地步,兩敗俱傷似已不可避免。

近日街頭與地鐵車站暴力橫行,讓許多民眾開始認同止亂的急迫性與正當性,更讓北京和港府更加堅不接受群眾訴求。北京已經把香港的這次抗爭定性為亂港反中的「顏色革命」,妥協空間已經撤除,香港牌局已到了攤牌時刻。未來群眾一旦出現失控的暴亂,霹靂鎮壓必將立即上場,緊跟著立緊急法、封互聯網、長期拘留暴烈抗爭者相繼而來。至於和風細雨式的對應方式,諸如撤換官員、獨立調查、懲治施暴警察、各界平等對話、施展懷柔手段、提供宣泄民憤渠道、推倒洗牌重來等等,已然渺不可得。

在中共建政70周年大慶逼近之際,在中美經貿鬥法峰千迴百轉之時,北京面對香港無休無止且持續升高的亂局,顯然心意已決,就是「平亂」。

可以預見,在此前後,「和理非」還會繼續上街抗議,緊急法例再嚴苛,也阻不了一般和平示威者公開表態,例如穿黑衣上街默站、拉百公里人鏈、抬十字架拜苦路、辭職引發補選等抗議手法將不絕如縷。勇武抗爭者則只能轉向地下活動,進行隱蔽式游擊突襲,不惜以死相搏。但這一切,只會是心聲的無奈表達,已無扭轉情勢的能量。至於美國和國際人士,絕對會因不忍大搜捕、大鎮壓、損害人權、警察濫權不絕,而在輿論壓力下通過法案制裁。然而,道義聲援終究抵不過實利考量,如同八九年六四之後,抵制不了多久。

香港未來的景象逐漸浮現:內部更加撕裂,支持建制和泛民主兩派鬥爭不已,且繼警民衝突後再衍生族群衝突,內地移港人士與香港本土社群變成水火不容,言語及暴力衝突不停發生,內地遊客禁去香港。移民潮隨而再起,大批中產家庭、專業人士外移。特區政府逐漸讓位予給中共培植的政治代理人,特區管治迅速赤化,港府運作與中共全面接軌。

港人的美好期待即將夢碎。群眾抗爭在「勇武派」當道之下,已逐漸發展為「城市遊擊戰」,暴力抗爭遍地開花。一些無知的示威者更企圖引入境外政治力量,矛頭直接指向中央,都使運動的性質發生變化,中央政府的制亂決心也變得更堅硬,甚至變成核心關懷。

香港這場抗爭爆發於初夏天,和煦的春天原已過去,不旋踵即急風驟雨,如今再演變成山洪暴發,土石流肆虐。所有當初懸示的理想、所有最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全都流失殆盡,反而是最糟糕的情事、最惡化的局勢、最容易導致災難的對峙湊和而來,形成完美風暴。所謂「攬炒」一語成讖。

「攬炒」在反修例抗爭運動中成為熱門話語,這種想法的發酵,起初是針對政府面對示威訴求時束手無策,一如既往的傲慢,拒絕放下身段,所以要採取堵塞道路、阻擋鐵路運作等等所謂的「不合作運動」,希望藉影響經濟民生來對政府施壓,以求達到抗爭的目標。然後,隨著訴求目標被當局置若罔聞,「攬炒」的鼓吹者似乎作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心理準備,其意涵演變成同歸於盡。不料,現在好像要惡魔就要成真了。

「攬炒」曾被某些人想像為一種有效的抗爭手段,希望獲得極限施壓的積極成果,隨著運動逐漸失控,「勇武派」從被容忍、被諒解到成為先鋒,成為失控的自走砲,乃在這場標榜「無大台」(沒有領導核心)的運動中成為最顯眼的主力,終始這種場無政府主義式的群眾運動漂離了原先設定的方式與途徑,走到無法收拾的困局中。外力出面收拾成為無可逃脫的結局。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