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魏如萱:我不美,別人都不要我,但我好想唱歌

前情提要:SoundOn 原創 Podcast 節目「感官一條通」,主持人由曾任多屆金曲及金音獎評審,現為 The Big Issue 樂評、StreetVoice 音樂頻道總監小樹擔任,每次邀請不同來賓進行深度專訪,而本集來賓為魏如萱 Waa

那天,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樓下的順成蛋糕同樣開著,魏如萱一身日常打扮,步入 Podcast 錄音場地,並與小樹深深擁抱。她說:「真的好久不見了!」這樣親民的女歌手還真是少見,就算素顏也是很美,戴著一頂貝蕾帽,坐下就能開始錄音了。

時光倒退到過去,魏如萱給人的角色是多重的,那個每到固定時間就會主持廣播節目的 OH 夜 DJ 娃娃,有人說她主持的風格是「過嗨」,也有人說她這是「很有特色」,一邊播歌還會一邊唱,這就是魏如萱,也是娃娃,她只做自己,不做別人。

從當年那部電影《花吃了那女孩》中擔任林銘這個角色,電影配樂同樣也是她唱的,一首名為〈泡泡〉的歌,歌詞唱著:「親愛的 / 我的寶貝 / 在哪裡呢 / 為什麼找不到 / 我再也不能往前走」,一向給人「做自己」無畏形象的她,原來也有被生活困住的時刻。

圖 / forgood 好多音樂 提供
圖 / forgood 好多音樂 提供


像魏如萱這樣的女歌手

小樹再問:「很多人認為,『女歌手』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很理所當然的存在。女生出來唱歌,發了專輯,就成了一位女歌手。可是大家卻沒有想過,身為一個女歌手,她有職業的效期,到了某個時機點,可能得思考轉型,大家似乎也將轉型想得特別容易。第二,身為一名女歌手,有沒有職業傷害?而女歌手平常究竟該做些什麼,增強自己的職業能力?」

魏如萱表示自己是一個非常「順其自然」的人,但身為一個女歌手,「把歌唱好」是最基本的。「但有些時候,歌喉好或不好,有些是天生的。但確實,身為一個女歌手,並把其當成職業,就像在練劍、練功,妳需要常常去感受自己聲音的變化,這些都是會被看到的。」

而魏如萱是身體力行在做這件事的,她的練功不僅是小小的、暗暗的自己練習,甚至在孕期還開了演唱會,她笑稱:「這一切都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功力退步啊!」

小樹問魏如萱:「那妳到什麼時候開始認為自己是一位很棒的女歌手?」魏如萱淡淡地說:「應該是……有被金曲獎肯定的時候。」小樹感到訝異,魏如萱原來到了這種時候才認定自己真的是一位「還不錯」的女歌手。

然而,魏如萱像是說起別人家的故事一樣,談起這段過往,她說:「在之前,會覺得自己唱歌很好聽,然後有人來聽,但也沒幾個人來聽。像在自然捲入圍金曲獎前,根本沒幾個人『鳥』我們」。後來,魏如萱離開自然捲,休息一段日子,發行了個人專輯,銷量達到兩萬張,很多人都說她這樣已經好厲害了。但魏如萱卻說:「那時候其實有點擔心,畢竟以前都是兩個人,我不會講話、也比較不會表達,之前奇哥都會跳出來幫我說,但變成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突然好害怕看到『魏如萱』這三個字,因為『娃娃』就像是一個不是那麼我的我,但『魏如萱』那真的就是我了。怎麼,也沒得躲了。」

然而,後來我們所知與魏如萱長期配合的製作人陳建騏卻看到了魏如萱那輕輕、柔柔、淡淡之外的其他面向,魏如萱不只擁有那樣如雲輕柔的模樣(或說聲音),她也有低潮、憂鬱的時刻,但卻沒有被其他人聽見和看到,也不擅長展現給他人觸碰。

一袋馬鈴薯:他的名字叫「魏如萱」

魏如萱說,好險後來建騏把她「買回家」了,小樹笑說:「妳怎麼把自己說得像一袋馬鈴薯了呢?」但她是那樣真心地說:「那時,真的要不是建騏把我買回家,我可能,真的又沒有歌可以唱了。」她的人生,或許就與現在截然不同。魏如萱說:「我就會成為一名 DJ」。而音樂圈與樂迷們,可能就失去了一位這麼好、這麼特別的女歌手了。

魏如萱回憶起那段回憶,當年幾乎每一間唱片公司都去了,大大小小,都去試過了。那年,她才 17 歲,高中尚未畢業,就帶著歌喉與勇氣,到處唱歌,然而命運並不總是給人機會。她說:「那時,大家都喜歡漂亮的人,但我就不是。」

現實的狀況是這樣,每一次去唱歌,都會被誇讚「哇!妳歌唱得很好」,然後,就沒下文了。魏如萱說:「當時那樣的過程,現在回想,一切都很快,但當時,心裡面有許多波折,覺得好煩,好想唱歌喔,但因為我就是長得不好看,所以別人都不要我」,只是這樣單純的盼望,自己的歌聲能被聽見,自己可以繼續唱歌,如此而已。

魏如萱給世代的話:「想說的話,就說吧!」

魏如萱有首高度傳唱的歌,名為〈你啊你啊〉,小樹說,魏如萱天生就是一個「沒有道理」的人,就像這首歌一樣,為什麼歌詞會從國語突然切換成台語呢,除此之外,另一首〈晚安晚安〉也是這樣的,從國語,最後切換成法文,魏如萱則說:「因為東方人天生就是害羞,很多字眼平時是說不出口的,但當切換語言時,卻說得出口了」,或許,有些話就是大家都想說,有些事就是大家都想做,但不知如何說、不知如何做,但她給了一個解套的方式,她做自己,也在害羞曖昧與說不出口中尋找一個浪漫又實際的方法 ── 切換。

多重身份的魏如萱,現在除了是女歌手、 DJ,還是一位「母親」了。提到「母親」,她說自己會「當媽」是完全沒有道理。因為當時去做檢查時,醫生說魏如萱「生不出來」,這段話她就這樣直白地說了出來,說自己當時子宮分數是很低的,因此受孕機會極小,但她當下就想:「喔,是喔,好吧。沒關係啦,不然我一輩子當別人的乾媽也行。」

魏如萱所展現的樣貌,對許多人來說都是「毫無道理」,或是反面說,大家都說她很「勇敢做自己」,但做自己到底需要多少勇敢?除非這個社會上很多阻力。比方說,對美的定義、對唱歌好聽的定義,過去有許多人說,魏如萱是個「怪腔怪調」的女歌手,但她自己卻覺得自己「完全不怪」,「因為我就是這樣啊,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特別怪」,她這麼說著。

或許,魏如萱給了這個世代一個抽象的模樣,有個性的,而每個人的個性都不同,但那就是「自己」,而那些「沒有道理」也成為了一種可能。

最後,魏如萱說樓下的泡芙看起來好大好好吃,她要下去買泡芙了。三度提名金曲最佳國語女歌手獎的魏如萱,日子原來是如此平凡、一般。

魏如萱完整 Podcast 精彩專訪請聽:魏如萱:大家都喜歡漂亮的,但我不是

SoundOn 為新創音頻數位媒體,由 Uber 北亞洲區前總經理顧立楷創辦,面對 Podcast 在美國、中國皆造成熱潮的狀態下,希望打造全台灣第一個以「繁中市場 Podcast 生態系」為主要目標的 Podcast 平台。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