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黎家維】黃禍與中國威脅論

黎家維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黎 家維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今年農曆新年格外不平靜,大陸武漢爆發肺炎疫情,不僅大陸周邊國家與地區感受威脅,全世界也受到牽動。過去經濟學家戲稱美國打個噴嚏,世界都感冒;如今還真是應驗了成龍去年的愛國豪語:「中國打個噴嚏,地球都會震動」。北京政府已經陸續採取防疫的霹靂應急措施,其他國家只能在旁嚴陣以待。

西方國家過去一年在美國帶頭反中的氛圍下,漸漸走回了冷戰圍堵的老路,希望透過各種方式削弱中國政權及其對世界的影響力,但此刻,恐怕沒有人希望中國中央政府被肺炎疫情給擊潰,不論是防疫上或是政治上的崩盤,都可能是全世界更難承受之重。賴清德提出協助大陸防疫主張,不也透露出相同的思維,只不過在綠營這一年來反中情緒的激化下,即便理性的訴求也難獲得支持者的共鳴。 

一、「黃禍」預言可能發生?

1991年,大陸作家王力雄以「保密」為化名,出了一本被官方列為禁書的政治預言小說「黃禍」。故事主要背景的開端是源自於「六四事件」種下的政治結,之後中國因為天災而引發經濟危機,牽引出連串的政治鬥爭,最後爆發核戰,而中國整個社會也陷入完全崩潰。於是十幾億的難民為了生存,開始逃竄到世界其他國家,成為整個世界的危機。

作者曾指出1970年代越南難民幾十萬人就把世界搞到不堪負荷,遑論中國十幾億的難民。事實上過去光香港就收容超過20萬的越南海上難民,也成為困擾香港長達20年之久的重大問題。而難民潮的情景對今天的我們更不陌生,2010年阿拉伯之春後的政治動盪,與中東敘利亞的內戰,掀起新一波的歐洲難民潮。光2014年透過海上試圖偷渡至歐洲的難民就超過28萬人,讓歐洲社會焦頭爛額,也讓許多經濟本已不振的歐洲國家,在政治上轉趨保守排外。當自利與人權價值相衝突時,人性往往趨向選擇前者。即使歐洲已是西方文明高度發展與自詡重視人權的地方,也很難跨過人性的試煉。

黃禍作者認為中國社會內部存在許多問題,人口眾多,資源缺乏,生態快速耗竭,傳統文化與價值結構的消失,加上政治上的高壓集權統治,勢必伴隨權力鬥爭,中國隨時有面臨崩潰的危機。即使1990年至今已30年,中國不僅並未崩潰,反而國力日增,但作者在2017年再版序言中仍堅信中國整體社會深層的矛盾並未化解,危機可能因為天災一觸即發,打破現在表面的穩定與平靜。

如今面對武漢肺炎,中共政權幾乎拿出面對戰爭危機的管制措施,一旦疫情失控,政治權鬥不可避免;當災民面對生死攸關的考驗,恐怕也會順著人性,趨向自立自保與叢林法則,社會秩序與規範就可能瞬間崩解。若大批躲避疫情的難民向鄰國逃竄保命時,各國面對人道、人權、自身安全與經濟社會重擔等考量時,恐怕不是簡單的反中情緒與圍堵政策可以化解。

二、另一種型態的中國威脅論

當今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力,跟六四發生的年代早已今非昔比。中國也早已不只是世界工廠,更是世界重要的消費市場。中國龐大與消費力驚人的觀光客也成為其影響對外關係的有力工具。而世界的相互依存也因為全球化而更加緊密。如今中國的疫情,已不可能是一國國境之內的內政問題。作者在2014年的序言也坦承,有人批評「黃禍」一書帶有一種「窮困沙文主義」或「人口帝國主義」的傾向,似乎在告訴世界你們可以瞧不起中國,但你們的命運最終捏在我們手裡。但他澄清自己絕無此意,只不過想提醒中國一旦崩潰,黃禍會湧向全世界的現實。

「黃禍」的威脅感其實不是源自這本小說,而早存在於19世紀歐美殖民帝國的偏見中,更早的歷史記憶則來自亞洲的北方民族(匈奴、突厥)與蒙古帝國三次西征的陰影。儘管台灣與世界上許多反中仇中人士對這種玉石俱焚的預言,心裡不會舒坦,但這或許是另一層次,大家不得不思索面對的中國威脅論。一個強大、極權價值與輸出影響力的中共政權,固然是一種現實主義上的威脅,然一旦這個政權被削弱到無法維繫中國內部的秩序,或無力因應內部的天災與各種危機,崩潰後的中國,以及可能隨之爆發的黃禍,對世界可能產生另一種更不可測的威脅。 

二、反中圍堵戰略的兩難

圍堵與反中,是站在民主與人權的價值基礎之上,但是面對疫情與保命而逃竄的難民,圍堵的道德性就失去了高度。重新築起圍堵高牆的國家既不希望中國共黨政權太強,現在卻又擔心他太過孱弱而無力因應疫情危機,更難想像有國家會想在此時落井下石,試圖藉勢推垮中共政權。這恐怕是以美國為首的反中盟邦可能遭遇的第一個兩難。

而大陸與各國面對疫情,短時間切斷交通與觀光客往來的強勢作為,正可作為另類的壓力測試。尤其當陸客與大陸市場瞬間急速消失後,對台灣或其他與大陸旅遊及貿易密切國家會產生多大的衝擊?這些國家是否能夠承受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代價?答案將隨時間拉長,看得更清楚。

冷戰結束後,美中之間的關係究竟應該如何定位,一直是美國內部辯論與探索的課題。主張交往政策的一派一向憂心封閉與不可測的中國,才是世界危機的隱憂,因此主張透過交往,將中國導引並與其共同尋求建立國際的秩序與規範,讓一個崛起中的大國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但是隨著中國國力日增挑戰東亞與世界的權力平衡,與美國缺乏明顯戰略敵人的情況下,新冷戰的圍堵思維漸漸抬頭。但圍堵可以擋得住人為的軍事威脅與政治影響力,卻未必能夠抵擋病毒的擴散,恐怕也更無法應付中國一旦崩潰與失去秩序所可能引爆的黃禍。

四、防疫可能成為美中新的共同利益?

如果美國過去可以因為抗蘇的共同利益與中國結盟,以致於背棄台灣;如果可以美國可以因為突然出現的反恐需要與北韓問題的共同利益,與中國組成戰略夥伴關係;如今防堵肺炎疫情擴散,維持中共政權的穩定與對中國內部秩序的控制,會不會成為美中之間新的共同利益?這當然還是得取決於武漢肺炎對整體人類的威脅程度,以及中共政權是否有處理此危機的能力。不過,就如同各國專家對於疫情的評估,缺乏一致看法,也難以預測,這些問題恐怕還得繼續視疫情的發展而定。但世事變化難料,也沒什麼不可能發生的事!

五、反中氛圍下台灣能做出最有利的選擇?

而台灣在大選後的反中情緒升至最高,能冷靜意識到大陸疫情失控,萬一社會崩解,台灣勢將遭受池魚之殃的能有幾人?能有勇氣翻轉過去立場,在強烈反中氛圍的此時,願意呼籲支援大陸共同防疫者,又有幾人?紅帽子一戴,不管是不是為台灣利益著想的,最終都只會被視為中共同路人…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九份、日月潭外國遊客只愛來一次!日本調查:小巷弄是台灣觀光救星
改革的國民黨 不妨重拾黨章
民進黨大勝後中國南轅北轍的態度
一場面試,看年輕人最害怕的台灣文化
2020年台灣房市的美麗與哀愁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