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冤獄致父親自殺、好友因傳紙條被槍決 舞台劇再現9旬翁一生最痛

謝孟穎
·7 分鐘 (閱讀時間)

「我是所有受難者最軟弱的,軟弱到父親在我剛送到綠島那時,他就覺得這軟弱的小孩無法活著回來、就尋短……這是我一輩子的痛,無法原諒自己……」對現年近90歲的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來說,其一生最痛有2件事。其一是因為一個從沒聽過的「台北電信局」叛亂組織案被判刑10年、父親在他入獄不久後就自殺;其二則是獄中好友蔡炳紅因為一張字條被控「再叛亂」被改判槍決。那時蔡焜霖偷帶著餅乾要給蔡炳紅吃,蔡炳紅卻虛弱地說要喝水,這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這讓蔡焜霖懊悔一生──這些時代悲歌,皆在將展開巡迴演出的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還原。

海島演劇團長林志遠表示,《那就唱歌吧》係「人權遊台灣」系列的第4號作品,去年演出的《回憶華爾滋》係張常美、丁窈窕、施水環3名女性受難者的故事,今年則帶到「綠島再叛亂案」的獄友、周賢農、陳欽生、同為受難者後代的促轉會主委楊翠等。林志遠說當時與蔡焜霖聯繫時,蔡焜霖一直強調「我不是主角」,那時代的歷史是由很多受難者組成的故事、不只是一個人的故事,但一個人的故事也能代表每個在這時代受傷害的人的故事。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海島演劇團長林志遠表示,那時代的歷史是由很多受難者組成的故事、不只是一個人的故事,但一個人的故事也能代表每個在這時代受傷害的人的故事。(謝孟穎攝)

林志遠大學時讀戲劇系,他曾想演一些讓人開心的戲,但與紀念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瑞月之「蔡瑞月舞蹈社」前輩蕭渥廷接觸後,他才明白更多歷史,他困惑,「為什麼台灣的歷史我都不懂,還在看國外的?」如今台灣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白色恐怖跟二二八事件是不一樣的,而林志遠想用不同的方式談歷史,因此以自身所學,讓大眾更理解台灣。

據海島演劇提供的資料,蔡焜霖出生於1930年12月18日,台中清水人、高中畢業後進入清水鎮公所擔任事務員,卻在1950年因被控涉入「省工委會台北電信局支部張添丁等案」、被控「參加叛亂組織並為叛徒散發傳單」判刑10年──那時蔡焜霖連台北電信局在哪都不知道,當然也不認識所謂「同案」,都是進監獄以後才明白這些同案是所謂的「匪黨」。

判決確定、被送往綠島以後,蔡焜霖結識1名人緣極佳的年輕人蔡炳紅、成為好友,一群人常在做苦工的休息時間對著大海歌唱,沒想到之後蔡炳紅因為傳字條給女獄友黃采薇被發現,牽連入「綠島再叛亂案」被押入雕堡。當時蔡焜霖不顧危險、帶著餅乾穿越守衛偷溜去探視,被刑到虛弱的蔡炳紅卻是有氣無力說地「我要水啦……水啦……」這一幕也在舞台劇重現,飾演年輕蔡焜霖的演員賴謙德在雕堡一方哭喊「我怎麼這麼笨!我怎麼這麼笨!我怎麼這麼笨……」這就是蔡焜霖見蔡炳紅的最後一面。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曾不顧危險、帶著餅乾穿越守衛偷溜去探視獄友蔡炳紅。圖為舞台劇《那就唱歌吧》排練畫面。(謝孟穎攝)

綠島政治犯研習社會主義思想衍生的「綠島再叛亂案」,原先僅有1人遭判死刑,蔡炳紅被判感訓3年、蔡焜霖台中一中學長楊俊隆被判無罪,但在前總統蔣介石「應嚴予複審」指示下,蔡炳紅與楊俊隆等14人皆遭槍決。直到近50年過去的2002年,蔡焜霖、吳大祿、盧兆麟、吳聲潤等4人,才得知蔡炳紅被葬在台南基督教靈骨塔內,到他墓前演唱當年最紅的《千風之歌》,「別站在我墳前哭泣,我沒有死,而是化作千風,吹拂在你們身邊……」

蔡焜霖看似在難友之間算幸運的,10年出獄以後從事編輯兒童雜誌、進入廣告業、創辦《王子雜誌》半月刊、進入國泰企業,也曾開著行動圖書館「王子之車」,載當時貧困的紅葉少棒隊成員北上參賽、為他們添購球衣球具,然而蔡焜霖人生也有無法平復的痛。那年他從綠島回家,四處找尋父親的身影時,家人才哭著說父親已經過世了、自殺了。當這一幕也於舞台劇中還原,飾演蔡焜霖的演員賴謙德,哭聲迴盪整座木造的表演場,久久不能散。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從綠島回家後,四處找不到父親的身影,事後家人才哭著說父親已經過世了、自殺了。(謝孟穎攝)

如今高齡近90的蔡焜霖說,當年許多純真的青年就是這樣,被說是「共匪」被抓去關、被說一定要打死,但像舞蹈家蔡瑞月、作家楊逵、一些醫師與老師,都是該殺該關的共匪嗎?蔡焜霖還記得那時被抓去6坪大的房間關,裡頭擠2、30個獄友「比雞鴨還不如」,無窗空氣又很差、甚至天天清晨3、4時都要恐懼丟失性命,「殺死人的人,卻變救國明星、大人物。」

蔡焜霖說,獄友蔡炳紅之死是他最深的痛,這樣的歷史真相在長久威權統治教育下,不只多數人無法了解、崇拜殺人的「魔鬼」,甚至把純真的年輕人當作該死、該殺的,這現象到現在都還無法扭轉過來。

本次演出《那就唱歌吧》,蔡焜霖就很希望把重點放在被犧牲的孩子上,也希望接下來海島演劇可以寫1970年代受難者、來自馬來西亞卻在台遇難的陳欽生的故事。同樣出席記者會的陳欽生則說,他與蔡焜霖認識是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今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上,當時他很好奇蔡焜霖是如何轉化苦難、生動地述說出來,非常敬佩蔡焜霖,之後就在一次次請益下慢慢熟識。

「是誰害死了我非常純真、可愛的那些朋友?」

近來蔡焜霖因為年事已高、生病開刀,也在療養期間認真讀書,盼望能找出過去跟總統蔡英文陳情的、他一直想知道的答案:是誰害死了我非常純真、可愛的那些朋友?

「綠島再叛亂案已經判他感訓、甚至還有無罪的,是什麼人不接受這樣的判決,一定要給他害死、一定要給他置於死地?這人到底是誰?我呼籲總統推動轉型正義,一定要找出是誰害死、打死我的好朋友……希望有天白色恐怖的真正元凶,是誰找出來,才能給受到迫害的台灣人民一個交代。」蔡焜霖嘆。

《那就唱歌吧》將於10月13日(二)晚上7時於台灣大學怡仁堂舉行首場公演,而後巡迴至基隆、台北、宜蘭、桃園、花蓮、台中、彰化、高雄、新北等縣市,皆為免費入場,詳情請參考「海島演劇」臉書粉絲專頁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美國不可能派兵直接加入作戰!」前國防部長:兩岸開戰會少10萬人
相關報導》 為何馬英九多次喊話台灣別太親美?駐德代表「神比喻」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