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準確的測謊器 3/5】測謊機成了怪物 連發明人都討厭它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測謊機收藏家Andrei Volyk展示他的收藏品和使用方法。(東方IC)
測謊機收藏家Andrei Volyk展示他的收藏品和使用方法。(東方IC)

從測謊機過去發展和應用的歷史,不難看出測謊技術潛在的危險性。

測謊機(polygraph)發明近百年來,它的準確性以及它被使用的方式就一再受到攻擊。這個有缺陷的科學作為基礎,也讓測謊技術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測謊機的發明人拉森(John Larson),後來成了痛恨這個發明的人。1921年,29歲的拉森是加州柏克萊的菜鳥警官。他在執勤之餘仍繼續攻讀生理學與犯罪學,在大學實驗室裡發展以科學對抗犯罪的武器。這一年,他發明了這套持續測量並記錄血壓和呼吸頻率的機器。

之後他設計了一套問答方式的測驗,詢問受試者他所涉及犯罪的相關問題,再比照他回答控制組的問題(諸如「你的名字是某某嗎?」),觀察受測者的生理反應是否出現變化。為了證明他的理論,他利用測謊機偵破了一宗女子宿舍竊盜案。

拉森在基勒(Loenarde Keeler)贊助下持續改良他的設計。基勒這位充滿創業精神的年輕人設想到測謊機在警察辦案之外的應用。在1929年華爾街股市大崩盤之後,基勒推出了新版本的測謊機,它裝在精緻的小木盒裡面,賣給大型企業用來篩選可能手腳不乾淨的員工。

不久之後,美國政府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測謊機使用者。在恐共的五零年代,為了徹底根除共產黨雲,成千上萬的聯邦政府職員接受了測謊機的測試。美國陸軍在1951年成立了第一個測謊機學院。如今,美國各個情報單位的成員仍持續在南卡州傑克森堡的國家可信度評估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redibility Assessment)接受測謊的專業訓練。

企業界也熱情接納了這項科技。在上個世紀,大約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企業使用測謊機來檢查員工是否有藥物濫用或竊盜前科。麥當勞過去就使用這個機器來對員工測謊。在1980年代,全美有將近一萬名專業的測謊機檢測人員,每年進行200萬人次的測謊。

問題是,測謊機靠不住。美國國家科學院在2003年發表了一份報告,它從57個針對測謊機的研究中發現,測謊機的準確性「難以令人滿意」。過去歷史告訴我們,許多惡名昭彰的罪犯通過了測謊試驗。蘇聯KGB的雙面間諜阿米斯(Aldrich Ames)80年代在美國中情局臥底時,兩度通過了測謊試驗。

接受測謊的人只要稍做練習,要打敗機器相對並不困難。曾經因無法通過測謊而被誤判謀殺的「巴茲」菲(Floyd “Buzz” Fay),經歷兩年半的獄中生涯後成了測謊機的專家,並開始向獄友們傳授如何通過測謊。在15分鐘的指導和解說之後,27人當中有23人通過了測謊。對付測謊機的一些對策包括了在回答控制組的問題時誇大肢體反應,像是回想一些恐怖的經驗,踩一下自己暗藏鞋底的大頭針,或是緊縮肛門的括約肌。

對測謊員來說,他根本無從知道血壓的突然上升,到底時出自擔心謊話被識破的恐懼,還是被誣陷後的焦慮而產生。不同的測謊員對於同樣的測謊反應也可能有完全相反的結論。測謊結果也和地點、種族、性別不同而有很大的落差。

在拉森過世的1965年,美國政府運作委員會(US Committee on Government Operations)發布的報告結論認為,「人們被調查人員手中的金屬盒可偵測真假的這個神話所瞞騙了」。當時的民權團體主張,測謊機違反了憲法中保護人民不自證有罪的權利。事實上,儘管在流行文化中測謊機看似神通廣大,但是在美國其測謊的結果往往不被法院採納。由於擔心測謊機可能的濫用,美國國會在1988年決議禁止雇主使用測謊機對員工測謊。

不過,測謊機仍然持續被使用,原因並不在於它準確,而是因為人們以為它準確!

測謊機它真正的威力在於讓人們相信它可以分辨出你在說謊。擔心被機器看出破綻,就足以讓一些心虛的犯人坦白認罪。有時甚至連「假的」測謊機也能辦到。在1980年代,底特律的警方讓犯人的手放在影印機上,影印機不斷吐出事先印好「他在說謊!」的白紙,許多犯人因此而乖乖認罪。

不過,這也讓一些「未通過測謊」的無辜者,被迫承認自己根本沒犯過的罪。測謊機這時候成了心理虐待的工具,讓最弱勢的族群不堪折磨而招認罪行坐冤獄。

發明測謊機的拉森或許是最了解這機器潛在強制力的人。他在1965年過世前不久寫道:「出乎我的預期,在無法控制的因素下,這項科學研究成了遂行實際目的的『弗蘭肯斯坦怪物』(Frankenstein’s monster)」。

參考資料:Guardian


更多鏡週刊報導
【100%準確的測謊器 4/5】人工智慧的黑箱作業 讓弱勢更弱勢
【100%準確的測謊器 5/5】 看起來愈接近完美,就愈危險
【100%準確的測謊器 1/5】是真情還是假意?或許我們不想知道真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