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準確的測謊器 5/5】 看起來愈接近完美,就愈危險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測謊器的真正威力不在於它的準確,而在於讓人相信它準確。(東方IC)
測謊器的真正威力不在於它的準確,而在於讓人相信它準確。(東方IC)

16世紀的法國散文作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說, 真相只有一種面貌,但是謊言卻有千百個形貌且沒有明定的界限。

換句話說,我們努力想找出說謊者的破綻,不過說謊時會出現哪些跡象,並不是每個人、在每個情況下都相同。


一些測謊技術宣稱,測謊準確度可以達到八成到九成,這聽起來還不錯。不過,用在偵測邊界移民的話,等於說每100個恐怖份子就有10到20個人可以順利混入,或者說,也有許的人將被無辜牽連。

即使明知道測謊技術的缺點,人們仍照用不誤。美國至今每年仍用測謊機進行250萬次測謊,儘管它的實用性早已備受質疑。英國自2014年開始對性侵犯進行測謊,在2019年1月英國政府更宣布計畫對假釋的家暴犯測謊。作家艾爾德(Ken Alder)說,測謊「無法用科學將以消滅,因為它並不是源出自科學」。

測謊的新科技或許不會像測謊機一樣容易被人為操縱,但仍不代表它因此公平。人工智慧的測謊技術利用的是人們對這套科學看似全知全能的信念。但它們的可信度越接近完美,或者,。

以過去美國歷史來看,測謊機最常見的測謊對象都是社會裡最弱勢的人,在1920年代的女性、1960年代的同性戀和社會異議分子,如今則是以產和保險金的受益人以及尋求庇護的移民。這些並不是研發測謊技術的科學家們會預先考量到的問題。普利茅斯大學認知心理學家甘尼斯(Giorgio Ganis)說:「科學家不大會去設想誰會去應用這些方法,我始終認為人們該知道這代表的意涵。」

在假新聞和詐欺橫行的時代,我們渴望科學的確定性。不過,應運而生的AI測謊機,可能也代表了人們可能基於現實的需求而對科學的嚴謹度有所妥協。

在科幻小說《真實機器》裡,作者哈普林(James Halperin)想像一個完美測謊機存在的世界。這項發明讓交戰各國團結建立了世界政府並加速了癌症治療的研發。不過在現實世界裡,情況恐怕不會如科幻小說這般推演。政治人物大概不會主動希望這個機器用在他們身上。一直想跟英國政府推銷EyeDetect科技的測謊器專家慕林斯(Terry Mullins)說:「你很難讓政府配合,我猜他們應該都嚇壞了。」

另一個研發「No Lie MRI」的科學家蘭格本(Daniel Langleben)說,與他接洽的政府部門真正感興趣的,並不是他的腦部掃描儀器測謊的準確率,他們比較在意的是他的機器沒辦法縮小裝在手提箱裡,帶進警察局的偵訊室使用。因為這麼一來,偵訊的人就無法控制測試結果,對不合作的犯人施壓。他們在意的,是這個機器能否幫助他們的幹員打敗嫌犯。

他們聽到的是不是實話,也許沒那麼在意。

參考資料:Guardian

更多鏡週刊報導
【100%準確的測謊器 1/5】是真情還是假意?或許我們不想知道真相
【100%準確的測謊器 2/5】測謊技術的生力軍:AI
【100%準確的測謊器 3/5】測謊機成了怪物 連發明人都討厭它
👉春節不打烊24h到貨!3C電玩最低3折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