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課綱通行證/大學對你說悄悄話 要野、敢夢、跨域

呂佳穎 張鎮安,柯勝雄
·14 分鐘 (閱讀時間)

看完了學習歷程該怎麼準備,你一定想問大學真的會看嗎?個人申請時,大學不會只以我是哪個高中畢業的,就決定要不要我嗎?我們走訪了台大、清大、交大、成大等七所大學,讓這七所大學校長親口告訴你,他們想收什麼樣的學生!

圖/TVBS
圖/TVBS

這鈴聲像是催促跑者,勤加練習,學生在稍微暖身後,隨即跨欄,1個,2個,3個,他連跨了8個。

台東高中的操場,承載著很多台東學子的夢想。

記者vs.台東高中學生簡丞輿:「(學校的中心點先定在這),操場我定在操場。」

他是簡丞輿,才跟我們講完,用google map,定好學校的中心點後,就拿著手機站在校門口,這是要去約會嗎,他等啊等的等來了老師。

東中高二學生簡丞輿vs.老師簡鵬雄:「老師那你覺得,大概幾秒就記一次,以我們現在的速度來說,你大概差不多10秒就可以,只是我們要保持定速均速,這可能比較有問題。」

圖/TVBS
圖/TVBS

他們要這樣繞學校外圍一圈,每十秒做的記號,就是手機螢幕上的一個紅點,隨著腳步的推移,手機上的紅點越來越多,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東中高二學生簡丞輿vs.老師簡鵬雄:「還有什麼方法,更輕鬆容易計算校園面積,(最簡單就是),(我們直接把google map打開來),(直接切就好了)。」

是啊,那幹嘛這麼辛苦,故事得從,高一下的數學海龍公式講起。

台東高中二年級學生簡丞輿:「一直以來都是,底乘以高除以2的那種概念計算,學到的時候就嚇到,我於是就突然想到這個方法,來計算面積校地面積,或者其他什麼,不規則形狀的面積,然後就想說,如果失敗也可以,寫個就是一些報告。」

台東高中數學老師簡鵬雄:「他想說去做這個東西,我自己也沒有這樣想過,我說那你去試試看好了。」

用說的比較輕鬆,最後他們繞了學校不下十次,才成功,看一下他們的手機,中心點就是操場,外圈的紅點就是繞場的定位,把這些點連起來之後,學校這個不規則形,瞬間就被很多三角形填滿。

圖/TVBS
圖/TVBS

台東高中二年級學生簡丞輿:「學校是77700,啊我是少一點7734多,有點忘記就差不多。」

台東高中數學老師簡鵬雄:「(你以前自己學數學),(有想過反思這件事嗎),以前我們那個年代,只要算得越快越好,算得越快越準最好。」

台東高中二年級學生簡丞輿:「(你就會算就好了啊)嘿對啊,(那你為什麼還要做這種事),因為這才是未來人生,才可能用得到的東西,所以這些也是學會省思你的過程,我覺得這也是比較容易,以後上班大學才用得到的能力。」

台東高中數學老師簡鵬雄:「這就是科學的精神,抱持一種存疑的態度,他也許在課堂上,看到老師的證明,他覺得老師這樣寫,好像都對好像都對,到底能不能用他也不知道,但是他會算他會做。」

簡丞輿高一的學習成果,就上傳這個,繞校園算不規則面積的實驗,而且是紀錄,從失敗到成功的過程。

台東高中數學老師簡鵬雄:「一年級有被我退過的舉手一下,被我退回去的,請你誠實的舉手。」

這時簡丞輿默默舉手了。

台東高中數學老師簡鵬雄:「他(標題)就寫一個,很簡單的幾個字,就是數學作業類似這樣,那我就把它踢回去,我連點都沒有點。」

台東高中二年級學生簡丞輿:「其實當下被退的時候,我也蠻震驚的,我才知道,是我的標題不夠精確,沒有充分表達,我這個作業的內容是要說什麼。」

最後他的標題叫做,海龍公式之推導與生活的應用。

這對師生,在很多人印象中的偏鄉—台東,以簡丞輿的例子來說,他升大學,不是走繁星就是個人申請。

對於繁星,有些家長梗在心上的是,偏鄉的繁星,哪比得上建中的繁星。

台大校方人員:「繁星表現還不錯啊,我們系的繁星,跟學測成績進來的,都差不多啊,繁星我今天,也有算出來也不差喔。」

圖/TVBS
圖/TVBS

交大機械系主任楊秉祥:「就是當時,你用考試基準進來的表現,或者是他的自主性,不見得,比其他多元入學管道的高。」

交大和台大的繁星表現不差,清大還拿出追蹤了十年的數據,繁星在他們學校也是表現不差,入校後的表現,還優於個人申請,而個人申請的表現又優於指考。

這樣的趨勢只有台清交嗎。

教育部長潘文忠:「這幾年都沒有改變過相關的趨勢,從學習的課程到要進到下一階,希望他是因為了解而做選擇,做了這個選擇之後,他會充滿熱情,繁星入學齁,其實不是用這種考試,他是基本上,都是在學校表現各方面,學習非常積極熱情的孩子,個人申請就是也相對的,他其實學生也有過選擇,我選擇(6個科系對不對)嘿啊,(指考)分發就是,那個科目一考完,你只能填志願了,今年(指考)也看到一個特殊現象。」

大學招生委員會主委賀陳弘:「把100個志願填滿的同學,比例已經到了21%,把80個志願填上去的同學,也超過了3/1,(你說今年啊)是,意思是說,這個在不同的入學管道,學生對於他選擇的強度,確實是有不同。」

今年參加指考的人數是36000多人,錄取生的平均志願數,是了62個,填80個志願的是超過3/1,當中把100個志願,都填滿的同學,有7100人21.8%,把100個志願都填滿,這說明了,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而這數字,更創下近十年的新高。

我們問招聯會,有沒有人把所有志願全都填台大,也就是非台大不念的比例有多少,招聯會說目前沒有這樣的統計。

圖/TVBS
圖/TVBS

有一個問卷題目,台大做了很多年,「如果可以重來,你還會選擇現在就讀的科系嗎」,結有30%到50%的,台大畢業生說不會。

記者vs.台大教務長丁詩同:「(這個圖看了其實還蠻),觸目驚心嗎(對),有興趣的人培養他那最棒,最能夠有競爭力,那這個是guarantee保證,這台大保證班,但是如果你能力嗯嗯ok,但是你有興趣,那我們可以幫你提升你的價值。」

那為什麼還會怵目驚心。

台大教務長丁詩同:「爸爸說這個系有前途啊,爸爸去參加很多的說明會,說這個系很有前途。」

台大校長管中閔:「有人就算成績好,可能進到學校以後,他就想不開了,或他覺得說,好你們養我這麼大,反正我盡了我責任了,以後都是我自己,我再也不管了,家長可能要注意,是否把手離開小孩遠一點,真的就像我剛比的那個動作,你要護著他,可是不是手抓住他。」

管中閔的手勢,清楚演繹了一種,以愛和保護為名的控制。

台灣大學校長管中閔:「我們(台大)還很希望,能夠收到非常野的學生,非常野的學生,是指那些能夠不受常規拘束,思想上可以天馬行空。」

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清華大學尋找的是,心中有一個夢想,腦海中有一張藍圖的學生。」

交通大學校長陳信宏:「交大在尋找,能定義自己未來的學生。」

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成功大學希望有勇於探索,願意承擔的孩子。」

暨南大學校長蘇玉龍:「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要的學生是對社會有使命感,而且要有勇氣能夠迎向國際。」

臺北醫學大學校長林建煌:「我們(北醫)期待我們所招收的學生,是活潑多元充滿好奇心,及具備創業家精神這樣的同學。」

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我們(逢甲)要的孩子,是能構思他的未來,有團隊合作能力的人。」

不管私立還國立的大學,他們心目中的理想學生樣貌,都不是只用考試,就能篩出來的,反倒是強調多元和希望。

台大校長管中閔:「我是把擴大希望這句話,放在爭取菁英前面,雖然已經有所謂的繁星,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做到鄉鄉有台大人,學校其實有,一整套完整的全照顧計畫,他一開始進來,譬如成績可能不如一般生,可是他可能在一年一年半之後,他成績就跟一般生表現接近,甚至還超越的都有。」

跨域要怎麼跨。

交大電機系教授黃育綸:「這位同學是人社,這兩位是電機那邊是資訊,(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來修跨領域),任何人都可以來修。」

交大的共創基地,同學有人在組裝軸輪車,有人在研究空拍機。

交通大學校長陳信宏:「人文的進來以後(可以設計),它的配色,對工程的學生,他就知道原來還有故事性,還有美感這種東西,要加進來才算,(這樣也才會有創意),(或者是品牌嘛)對對對沒錯。」

那教學方式呢。

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當高中的教學現場,都已經變成生動活潑的時候,他怎麼有可能進到大學以後,甘於聽老師,在上面滔滔不絕的講課呢,如果他的講課還比不上,他上網查的youtube,google的資料對不對,那這樣學生的學習,我覺得師生之間,tension緊張會增加,(不然等111進到大學以後),(換他們要唾棄老師),我覺得很有可能哈哈,這也是我常常警告老師的。」

逢甲大學副教授闕帝丰:「請分1、2、3、4、5、6組,各自圍成一個圈圈。」

同學的椅子裝有輪子,馬上滑動分組,這是逢甲大學,的推動新尖兵課程,全英文上批判與思考,這種課如果只有老師滔滔不絕,肯定是災難。

圖/TVBS
圖/TVBS

逢甲大學副教授闕帝丰:「我想知道你對老化,這個字的定義。」

界定老化只是第一步,那什麼會老化呢,怎麼預防,會不會延伸出商業模式。

大學的課,都已經這樣創新跨域嗎,只能說改變中。

清大校長賀陳弘:「希望父母師長齁,能夠多一點往未來的想像,今天的工作,和未來30年會存在的工作,會有更大的不同,給我們下一代,更多探索的空間。」

這些校長們,都是當年的聯考勝利組,卻願意,把自己的人生經驗放一邊,不再只以成績,做為選才的唯一標準,這說明,會念書和會思考,真的是兩件事,他們要收「好」的學生,更想收「適合」的學生。

台大的招生辦公室人員,這天來到社會系,交換以後,要怎麼看學習歷程的意見,如果有人上傳學霸筆記,教授的反應會是。

台大社會系主任林國明:「當然沒有人,要看這個東西(哈哈哈),太小看教授了,我看你的學測成績,你的修課記錄,就已經呈現了那個學科能力了,我要看的不是那個東西,(那如果在筆記上面又講說),(我沒有很贊同這個),(我覺得應該是怎樣),那你對課程的討論批評,然後你的心得等等的,(那就ok)對那就ok,嘿啊我們想看那個東西。」

不是只去社會系,台大的招生辦成員,最近很常穿梭在校園內,他們要一一去拜訪學系。

清大的招生辦,更是工作坊不斷的辦,幾天就一場小型的,比如說像那個,各個招生管道名額,的比例分配(調整)。

幾個禮拜就一場大型的,成長型的學生,或者是說符合貴系需求的孩子,還直接開審查模擬系統,讓教授們熟悉了解。

也常常和校務研究中心討論,希望有數據,可以說服很傳統的教授。

清大校務研究中心主任林世昌:「從高一到高三,他的(成績)成長率越高的,他在清大的學業表現也會越高,如果我們只光看,一個學測分數的話,這種單一次的考試的話,對學業的影響並不是非常的大。」

清大動機系教授陳榮順:「來自明星高中的前20%,的確跟我們社區高中有差,但是當到後面的時候,就是三教歸一統啊,大家都一樣啦,就是明星高中的後面後段,跟一般生,在我們清華大學,的學力表現也是一樣的。」

這訊息,很多人都在消化中。

台北永春高中校長張云棻:「我們就用掌聲來歡迎,清大招生策略中心王潔主任。」

台北市麗山高中老師柯明樹:「把時間交給王教授,我們掌聲歡迎王教授。」

這陣子,王潔跑了很多高中,跟高中老師面對面溝通。

台北市麗山高中老師:「兩份備審資料,都非常非常的出色的學生,不會因為,我今天是麗山他是建中,他被挑走我被剃掉。」

圖/TVBS
圖/TVBS

清大招生辦公室主任王潔:「以前絕對會有老師覺得,寧願收建中(後面)98趴的學生,不願意收任何,非建中15趴以外的學生,可是我們近年來,會有老師說我們收過,發現98趴建中的學生,進來之後態度就是98趴。」

王潔的衣服不一樣,兩所社區高中的老師,都關注明星高中的迷思問題。

台北市永春高中老師:「不曉得大學端,對探究與實作這樣課程,他的審查或是希望看到學生,能夠產出什麼樣的作品。」

清大招生辦公室主任王潔:「探究與實作成果,不一定是要成功的,他絕對可以是一個失敗的,只要學生能夠告訴我們,他在過程中他得到了什麼。」

台北市麗山高中老師vs.王潔:「二類組的孩子,你叫他們開口說話,(你不會就不能學嗎),(你想要達到什麼目的),(你連我的目的都講不清楚),(上來就做一個實驗),所以我就跟他們說,你如果沒有辦法描述,你就不適合人家,人家就不會收你(呵呵呵呵),你想要人家收你就好好的寫,(對但是我們沒有要求),(要用很華麗的辭藻)。」

台北市麗山高中校長柯明樹:「營隊現在變得很熱絡你知道,大家都去搶那個歷程,但是實際上剛教授有分享,把校內的東西好好的做,其實學校優先。」

清大招生辦主任王潔:「營隊是幫助他了解這個科系,但是不是說我參加了學校營隊,就一定要讓我來唸,對不起喔有時候就是真心會換絕情。」

多探索多想一點,把話講清楚,還要接受失敗,這不是台灣過去社會文化,和教育的主流,孩子不可能馬上學會,但是得開始慢慢學習,這是大學給高中生的悄悄話。

更多 TVBS 報導
獨家!揭開學習歷程 「百字簡介」的重要性!
台灣補習文化盛行!新課綱上路補習班未減少 關鍵原因是這個
高中學習歷程爭議多 立法院凍結部分預算
原民團體向教育部陳情 盼族語納國高中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