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入行 轉眼逾30個寒暑蔣宗榮一生懸命 用琉璃燃燒生命之火

報導何志平

日本對一生只追求一件事,並把它做到最好、最熟練的,稱為「職人」,這是一種對從事技藝職業的最高敬意。蔣宗榮就是台灣琉璃技藝的職人,17歲入行,轉眼逾30個寒暑,成就他一代琉璃藝術大師的地位。

臉上總是帶著靦腆笑容的蔣宗榮,一提到琉璃眼中就會散發出奇異的光采,彷彿他就是因琉璃而生,為琉璃而活。他說,琉璃可以做的很高端、客製化,成為設計款或珍藏品,也可以用在平常的禮贈品上,絢爛奪目。尤其在如3D列印的科技輔助及燒爐愈做愈大下,作品也可以同步變大,甚至要做到2公尺以上都不成問題,關鍵就在經驗的堆累。

偌大的竹工坊目前在台灣只有成品加工中心。蔣宗榮說,2013年一場大火把我們廠房、機器及不少琉璃藝術品一夕化為灰燼,損失超過2000萬。不過危機亦是轉機,他把所有的設備全部更新,同時因應兩岸的市場及法規,將爐具及機器設在中國蘇州。這樣布局不僅讓他在短時間恢復產能,業務部份也做得更大,同時他愈加著重大型琉璃的客製化與設計感。

因琉璃而生 為琉璃而活

去年中國最大的「廈門佛寺用品展」,他首次展出竹工坊為品牌的大尺寸各種琉璃佛像,有透明白皙的觀音菩薩,有水藍潔淨的阿彌陀佛,還有琥珀光亮的大勢至菩薩,高度大約落在75~100公分。特別的是,近30尊的佛像或坐或立,不僅形態各異,顏色也別具特色,尤其部分佛像的立姿彷彿是在行進中般活靈活現,讓琉璃佛像似乎衍化成藝術品的層次,讓一般民眾也能買回家或放在公司擺設與欣賞。蔣宗榮說,去年承接台中正德醫院訂製的151公分藥師佛琉璃像,預計今年5月可以完成,對他來說是頗具功德的志業。

談起17歲因緣際會進入琉璃這行,蔣宗榮回首來時路仍然恍如昨日之感。他說,當時的琉璃業都是老師傅憑經驗在燒製,你想學到真功夫,師傅們還不見得會教你,只有擺下身段虛心受教,再把這些老師傅伺候好、搏感情,才有可能學到燒製琉璃的各種經驗和眉角。蔣宗榮回想當年的學徒精神笑說,傳統的工匠技藝最重視基本功夫與經驗的養成,即便現在可以依靠科學的方法及精密的爐具輔助,但燒製的流程還是要人工操作、擺放,我到現在還在學習、摸索中,因為大型的琉璃創作只有在開爐時,才知道它是否幻化成完美的藝術品。

琉璃創作轉化成藝術品

目前竹工坊在台灣的禮贈品占有逾6成的市場,不過對他而言琉璃應該有更美麗、更莊嚴及高度發展性的未來。蔣宗榮說,多年前我曾經燒製出60公分的七彩貔貅,當時的喜悅及心靈悸動讓我至今難以忘懷,彷彿告訴我琉璃就應該是藝術品。現在的我每天思考的是如何把琉璃飛入尋常百姓家?如何把琉璃創造成藝術品的層次?他說,現在拜科技所賜,只有爐子夠大就可以燒製出2公尺以上的琉璃藝品,但要什麼樣的造型?什麼樣的創作靈魂?可以讓琉璃藝術品成為與其他工藝品做到比肩的程度,讓它不僅可以供人欣賞,甚至流傳下去!

從事藝術工作者對生命都具備熱情和執著,在不斷的失敗中去修正和累積下一次成功的能量。蔣宗榮對琉璃藝術的堅持,彷彿讓我們看到這些藝術工作者們為台灣工藝寫下一篇又一篇新的傳奇及里程碑。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