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世紀時英國女僕的休假日少得可憐 唯獨這件事可以破例休息

·4 分鐘 (閱讀時間)

「對牧師家庭的僕人而言,一星期中,最令人期待的是休息時間。每隔一週的午後時光,還有每週一次的晚上自由時間。但年輕的廚房女僕和下級家事女僕,只有每週一次下午二點到四點的休息時間。而且不能因為有事就要求額外的休息。不過,有個例外,說出來可能會讓人訝異,那就是—看牙醫!」

一九一三年起,接待女僕芬妮.烏爾特服侍的牧師夫妻是對非常關心牙齒健康狀態的人,如果以去看牙醫為理由,無論何時都會被允許出門的。但這樣的家庭恐怕是個例外吧!

一直到十九世紀初期,女僕們除了去教會外,幾乎沒有任何特定休假日。然而,隨著時代與時俱進,也漸漸形成了一套固定制度。一八八O年出版《僕人實用指引》手冊裡規定「雇用僕人時,須明確規定休息日。」

據同手冊上所載,訂立了這樣的「一般性原則」—每個星期日的早上、下午、或晚上一次,然後隔一星期到教會兩次。每星期一次的下午外出;再加上,允許一個月有半天或一整天的休息日。

要休什麼假,或是允許誰休假,完全都由主人自行裁量。一九O五年,十三歲成為初級護理師的蘇珊 ‧ 赫多(Susan Hodor),到處在各個不同的中產階級家庭工作。

有一家只有「每天下午兩點,經過花園出去寄信,以及星期日去教會」這樣的外出機會;其他職場是「完全沒有休息時間,如果被看到邊看信、邊回信的話,就會叫你去做針線活或是擦拭銀器。」

(延伸閱讀:工作一個月還沒洗過一次澡!十九世紀的英國女僕如何入浴與如廁?)

一九三一年開始在鄉間宅邸擔任雜務女僕的艾蓮 ‧ 鮑德森,休假日是「每星期有半天,每隔一星期還可以在星期日那天休息。」這和半個世紀前的僕人手冊所推動的內容,沒太多差異,感覺上似乎還退步了。然而,與其他人所言相對照,實際上這就是當時所謂的一般性原則。

為了與廣大的領地相稱,而興建了大宅邸,住在那裡的人不論要去哪遊玩,首先必須確保擁有「交通能力」。當時在什羅浦郡宅邸工作的艾洛琳,就有這樣的合適條件。

「那時既沒巴士也沒火車,要到布里奇諾斯(Bridgnorth)街上,就得搭便車。當時那個地方還是個小集鎮(market town)。每個星期日下午,會有過半數員工和希望在領地工作的人,乘坐第二車夫的四輪馬車一起外出。二點出門,四點回家。所以,每一星期只可以有兩小時的時間到街上去。」

有些家庭的主人夫婦自己有事要上街時,會詢問僕人廳是否有人要一起搭車。像芬妮那些有腳踏車的人,就不需要考慮交通工具的問題,只要有休假隨時可以遠行。那麼這個便利的發明物到底為女僕的身心帶來多大的自由呢?

(延伸閱讀:洗衣和洗碗的薪水竟然差這麼多?十九世紀末英國各類女僕的年薪

*本文摘自《女僕的祕密生活:黑衣、圍裙、白緞帶,揭開英國上流底層的隱藏真相》,創意市集出版。

【作者簡介】

村上理子

作家,翻譯家。東京外語大學畢業。千葉縣出生。主要書寫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的英國日常生活。特別著重於以家庭僕役,女性和小孩生活文化為題 。 著作:《圖說英國女僕的日常》、《圖說英國執事》、《圖說英國貴族女兒》、《圖說英國社交界指南》。 翻譯:瑪格麗特‧包威爾著《英國女僕:瑪格麗特的回憶》、維塔‧薩克維爾-韋斯特著《愛德華時代英國貴族的生活》(以上河出書房新社)。Siân Evans《圖說女僕和執事文化誌》(原書房);A. M. NICOLE《怪物執事》(太田出版);Trevor Yorke《圖解的英國豪宅》、《圖解的英國室內歷史》(以上マール社)。 共著:《維多利亞時代的服飾和生活》(新紀元社)。

【譯者簡介】

洛薩

有時清醒,有時混沌。 清醒時,看書打盹。 混沌時,插科打諢。

更多上報內容:

疫情期間可以合法申請補助!荷蘭政府如何管理性產業?

鐵達尼號的最後晚餐!從菜單上看出階級差異與社會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