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人中選1人 素人芭蕾少女靠舞技氣質躍升女一

王怡文
·2 分鐘 (閱讀時間)
毫無演戲經驗的服部樹咲透過海選成為《午夜天鵝》的「一果」,片中所有芭蕾舞戲都由她親自演出。(天馬行空提供)
毫無演戲經驗的服部樹咲透過海選成為《午夜天鵝》的「一果」,片中所有芭蕾舞戲都由她親自演出。(天馬行空提供)

日本電影《午夜天鵝》以跨性別者和芭蕾為題材,刻劃跨性別者凪沙想成為芭蕾天才少女一果母親的故事。除了處理跨性別議題謹慎細膩,導演內田英治對全片另一重點芭蕾,也不輕易妥協。

《午夜》請來曾待過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芭蕾舞團、日本國立芭蕾舞團的芭蕾舞家千歲美香子擔任顧問,從甄選、劇本到道具等與芭蕾相關的內容都由她指導。女主角一果,則挑選有紮實芭蕾舞功力的素人服部樹咲演出。

在導演內田英治堅持下,《午夜天鵝》找到有深厚芭蕾舞功力的服部樹咲來演出一果。(天馬行空提供)
在導演內田英治堅持下,《午夜天鵝》找到有深厚芭蕾舞功力的服部樹咲來演出一果。(天馬行空提供)

說到一果的選角,內田說:「最初想找會跳芭蕾舞的童星來演,但根本找不到能跳舞又會演戲的人選。有些演員會跳,但實力不足,只是當興趣在跳的程度。」為了找符合內田期待的一果,劇組展開海選,因不希望使用替身,芭蕾實力成了選角優先考量。

近200名女孩角逐一果的角色,內田與其他評委將參賽者分為A至D的4個實力等級,當時才小學6年級的服部不僅是最高的A級,整個人散發的氣質也讓內田深信她是最適合的人選。劇組人員看了服部的舞姿,均被服部的魅力吸引,全數通過由她來詮釋一果。

《午夜》採順拍方式拍攝,去年10月開鏡,12月底告一段落。原先最後一場一果長大後在國外登台表演的戲要赴美國取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停工半年後,選在日本國內拍攝,卻有預期外的收穫。

《午夜天鵝》採順拍方式進行拍攝,片中可以看到服部樹咲(左2)的明顯成長與變化。(天馬行空提供)
《午夜天鵝》採順拍方式進行拍攝,片中可以看到服部樹咲(左2)的明顯成長與變化。(天馬行空提供)

內田露出滿意的笑容說:「這半年,服部從小女孩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她在停工期間很努力精進芭蕾實力,無論舞技或身體線條都很不一樣,內在也更有演員的樣子。剛開始她因為沒經驗,只會傻傻地站著,半年後她能夠接收對戲演員的演技,做出反應。」


更多鏡週刊報導
台灣對LGBTQ心態開放 內田英治:日本連起跑點都沒站上
拍出跨性別者真實故事 《午夜天鵝》日本熱賣1.8億
跨性別者「想成為母親」 打賀爾蒙做變性手術身心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