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風雲人物】沒有臉孔的人——香港抗爭者群像

陳虹瑾影像合成︱米承鶴、鄭雅紋
鏡週刊Mirror Media

2019年,恐怕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分裂的時候,卻也是港人史上最團結的時候。

反《逃犯條例》修訂一發不可收拾,數百場抗爭行動改變了香港的命運,活著的人從此也換了命。

以往港人注重安定繁榮,即使在2014年雨傘運動時已有勇武派人士、2016年旺角魚蛋革命被香港法院定性為暴動,以中產為主的社會仍堅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手段,相對之下,勇武派行動模式較為激進、主張武力抗爭,常被認為充滿爭議,常在和平遊行中遭到示威者切割。

港警粗暴對待女性的影像和證言屢屢見諸媒體。圖為香港一○二一遊行中,港警幾乎扯掉一名女性抗爭者的上衣,露出內衣。(達志影像)
港警粗暴對待女性的影像和證言屢屢見諸媒體。圖為香港一○二一遊行中,港警幾乎扯掉一名女性抗爭者的上衣,露出內衣。(達志影像)

但2019年下半年起,隨著港府的無法回應民情,前線勇武派被捕,和平示威者前仆後繼上前線「補位」,主流社會對抗爭激進化的理解與接受度提高,在多場抗爭中都出現「此後不分和與勇」的號召;這不單單是口號,而更像行動指導原則,從物資到精神層面,許多和理非示威者開始以不同行動支持勇武派。

時序從夏天走入秋冬,2019年底,《鏡週刊》訪談9組香港人,他們談這半年以來行走過的路,每組人的背後都是相似的故事。他們之中,有被父母趕出家庭的抗爭者,也有照顧超過200名抗爭者、但其實從未生養孩子的「母親」;有散盡零用錢並因抗爭而負債、全身僅剩8.3元港幣的少年,也有辭掉工作捐出存款給抗爭者的中產階級;有吸入過量催淚煙而導致經血發黑的勇武派,也有一邊抗爭、一邊盤算如何離開香港的抗爭者;有自陳曾是「少年港豬」、不關心政治、如今卻在前線出征的勇武派,也有自認「中年港豬」、事業有成卻懺悔對香港從來沒有付出的商人;有調解衝突時遭人咬掉耳朵的男人趙家賢,也有被捕後遭性暴力對待的女孩吳傲雪。

他們拍照必須蒙面再變裝,大多僅以背影示人。除了身為記錄者的學者和原本就是公眾人物的議員,其他都是籍籍無名的人,是大時代裡沒有臉孔的人,也是在遍地磚瓦裡磕破了頭仍試著挺起腰桿的人。這是2019年的香港:平凡的人做了各種的選擇,他們在此相遇相容,涓流雖寡,終為江河。


更多鏡週刊報導
【年度風雲人物番外篇】香港人不割蓆
【2019年度風雲人物】沒有臉孔的人——香港抗爭者群像
【2019年度風雲人物9】信任的樣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