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紐芬蘭追冰尋鳥紀行 (三)

RobusTraveler
民生頭條

紐芬蘭早年以漁業起家,北大西洋鱈魚曾經是主要漁獲。傳說在鱈魚數量最多的年代,只要拿個水桶到海邊去一撈就是一桶,不過到了1990年代初期,鱈魚生態崩潰,漁獲量連以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漁業受重大打擊,人口也大量外流。直到今日,為了恢復鱈魚數量,捕撈額度受到嚴格控管。我也聽到當地居民抱怨,連他們在夏天自己駕小船出海釣魚,每人也只能釣很少的數量。他們說政府只控管鱈魚的捕撈,不管食物鏈底層的毛鱗魚被大型漁船機械化捕撈,讓鱈魚數量還是多不起來。不過在今日紐芬蘭的大小港口,看到的仍是以各種漁船為主,很少看到在北美其它富裕州省港灣裡,到處停泊的遊艇帆船。

無論如何,紐芬蘭的食物保有很深的漁家傳統,海鮮也仍然是主食。在我們這次旅程所涵蓋的東岸及東南部 Avalon 半島,各個餐廳中很少看到牛排的相關餐點,頂多有個牛肉漢堡的選項,這和北美其它各地很不相同。

六月中下旬時值此地的龍蝦季節,品質和美國新英格蘭地區所產的類似。此地每磅約加幣七元,我們到漁市現挑後加個幾元請店家代為煮熟,帶回民宿享用。民宿餐桌椅及餐具都開放使用,只是用完要清理乾淨收好。有些民宿或渡假小屋允許買活龍蝦自煮,有些則否,說是煮後「味道恒久遠」”The smell lasts forever.”。

淡菜在這裡也很常見,我們一直懷念在挪威吃過的白酒煮淡菜,結果大西洋此岸的也毫不遜色,讓我們齒頰留香,重點是花費低多了。除了這些較高檔的海鮮外,真要吃傳統紐芬蘭漁家食物有兩樣,一樣是鱈魚下巴 cod tongue,通常是油炸的,是他們英式炸魚薯條 fish n chips 內容的一種選項。另一樣是鹹豬油渣仔 scrunchions,也就是早年台灣一般家中炸完豬油剩下的肥豬肉渣加鹽,通常炒馬鈴薯,旁邊放一點楓糖漿讓食客自己決定要淋多少。想來這兩樣是漁人在船上工作時最方便準備,廉價且熱量充足的食物。

在加拿大自助旅行很難不走入 Tim Hortons 這家無所不在的連鎖咖啡店/餐廳,他們的烘焙西點很適合作為方便的早餐。另外這次還注意到一家規模較小的連鎖炸雞餐廳 Mary Brown’s,它發源於紐芬蘭的首府 St. John’s,再擴展到全加拿大,強調用料比「其它家」健康自然,包裝紙上還印著不加料荷爾蒙。不管真假,我們是覺得他們的炸雞比K爺爺的好吃。

高檔餐廳方面,全省沒有米其林星級餐廳,首府 St. John’s 倒是有家號稱「被米其林忽略的」Raymond’s 餐廳,以在地食材作出創意料理,上過一些國外的美食節目,網評也不錯。但它只有套餐又頗高貴,我們選擇去了同一條街上它的副牌 The Merchant Tavern 酒館。既然是酒館,我們又沒有訂位,就坐在吧台用餐,聽聽音樂,和其他客人聊天,依稀有我們兩年多前在愛爾蘭時的感覺,但沒那麼熱鬧。在這用餐,除了主食中的淡菜以外,讓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打包帶走 (實在太飽了) 的甜點「醋派」vinegar pie。我自以為對西式甜點頗有認識,但在甜點單上看到醋派還真是第一次。吃起來一點都沒有違和感,接近檸檬派。後來查了才知道它的確是北美北部地區在早年環境資源匱乏時,用醋取代檸檬的一種創意作法,時至今日似乎較少人做了。

可能因為自然條件不合適,紐芬蘭似乎不出產葡萄酒,但這擋不住他們以多種野生莓類,包括覆盆子、藍莓、partridge berry 和 bakeapple berry (在北歐稱為雲莓) 等釀成粉紅酒 blush wine。在東岸北邊旅遊大鎮 Twillingate 有家在地知名的酒莊 Auk Island Winery,提供付費品酒和酒莊導覽,也附設禮品店及餐廳。看他們加拿大外省遊客整箱酒買了寄回家,我們只能買個兩瓶小心翼翼地裝在行李中扛回家。和朋友共飲後,有會品酒的友人覺得果香濃郁,還有森林的香氣。除了野莓之外,標榜來自冰山的萬年水,更是別處沒有的製酒原料。下方照片的知名啤酒廠綠廠房也算一個景點,位在一個美麗的小海灣內,不知是否和取用冰山水有關,但他們釀製的啤酒清楚標明使用20000年冰河水。和瓶裝用冰河水製成的飲用水一樣,都貴了一些,但既來之則喝之,只是原諒我肉「舌」凡胎,喝不出太明顯的差別。(飲酒過量有害健康,酒後請勿開車)

說到野生莓類,倒真的可算紐芬蘭很有特色的食品,當地人在秋天到野外採集,現吃之外通常做成果醬出售。像以下這罐號稱用150年歷史的老奶奶食譜,全部野莓製成,就吸引我們掏出腰包了。我記得多年前瑞典家俱行初到台灣時賣過雲莓果醬,頗為昂貴,所以當一家民宿女主人早餐端出自製品時,當然不客氣地在麵包上抹上厚厚一層。

六月中下旬紐芬蘭仍然春寒料峭,白天氣溫在10度上下,偶有雨霧,我們當然羽絨防水衣上身。長居北國的當地人或體健者就可能覺得還好,但若要出海,北大西洋的海風和冷霧可不能輕忽。搭乘快艇者船家會提供全套專業防寒防水外著,套在羽絨衣外大家都變得圓滾滾像米其林寶寶,不過即便艷陽當空,還真是有需要。

即使未入夏,林間水旁已有許多蚊蟲飛舞,揮之不去。怕被叮咬,尤其是盛夏時前來,最好自備網罩及防蚊噴劑等。

以上介紹了食、衣方面的經驗,下回再接著談住、行方面的經驗。

推荐閱讀:2019紐芬蘭追冰尋鳥紀行 (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