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創新教育國際年會】學習歷程怎麼寫?大學教授:寫自己就對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創新教育國際年會】學習歷程怎麼寫?大學教授:寫自己就對了
【2020創新教育國際年會】學習歷程怎麼寫?大學教授:寫自己就對了

● 看專輯|2020教育創新國際年會

「到尼泊爾當志工算特別嗎?我們看到第一個時會覺得很特別,但之後再看下去才發現很多 參加同樣的營隊,」台大機械工程學系教授、副教務長詹魁元今(24)日在「2020親子天下教育創新國際年會」中強調,對高中生修校定特色課程、參與課外營隊、國外志工等活動,台大都不會特別加分,奉勸在場家長,「特殊性是補習班也補不來的」。

國教院教育制度及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婉琪誠心建議,「不要隨意跟風,大學教授不想看到都『差不多』的東西,」她苦笑分享過往與其他大學教授的審查經驗,不是特定時段參與「飢餓三十」、就是參與寒、暑假營隊等雷同性質高的活動,她澄清,「高中學習歷程檔案是希望能夠看見高中生花更長的時間來探索、認識自己,表達獨特的自己。」因此提醒學生撰寫學習歷程檔案的「三不」:不以量取勝、不隨意跟風、不找人代做。

「熱舞社成員經歷,可以用來申請大學企管系嗎?答案是,絕對可以」,啟夢教育諮詢創辦人許匡毅也在同場對談中定位,學習歷程檔案的關鍵不單是升學工具、也是用來認識自己。他提到,學習歷程檔案看重的並不是「結果」而是「反思」,許匡毅打個比方說,「如果都只有參與活動的證明,大學教授看了也沒辦法知道學生的特質,不像身體健康檢查的BMI數值一目瞭然。」

108課綱推行,連動111學年後的大學考招制度。「高中學習歷程檔案」被定義為升級版的「備審資料」,與校系自辦甄試占分至少有50%。學習歷程檔案內容包含:基本資料、修課紀錄、課程學習成果、多元表現。適用108課綱高中生需要在每學期上傳3件課程學習成果、每學年上傳10件多元表現。

但即便首屆108課綱高中生都上傳了4回,學習歷程檔案怎麼寫?大學教授看什麼?仍是師生家長關注焦點。《親子天下》今年7月進行「高一生自主學習與學習歷程檔案問卷調查」中,很多高中生在問卷中表達強烈需求:希望大學能親自說明如何寫出一份好的學習歷程檔案。全場聽眾6成以上皆為家長出席,求知慾滿分,凡講到學習歷程檔案準備技巧,便換來全場手機鏡頭洗禮,講著甚至慢下步調,待聽眾影像、文字記錄下來後再進一步說明。

▲現場聽眾熱情的拿手機出來拍攝投影片。

不單內容獨特,撰寫形式也能展現自我特點

辦過多場科系探索工作坊、影響1400多位學生、家長的啟夢創辦人許匡毅分享,學生撰寫學習歷程檔案可應用ORID反思論述法:客觀(Objective)、主觀感受(Reflective)、發現(Interpretive)、決定(Decisional)。例如,「在期末成果發表時(客觀)我察覺跟別人溝通協調時我很有成就感(主觀感受)我也發現原來我是喜歡溝通協調的(發現),因此我決定朝向和人群相處的生涯方向(決定)」。許匡毅的實作指南引起了與會者的熱烈迴響。

陳婉琪則建議,學生以往會追求在被審資料中,花腦力寫出有別於他人的論述觀點,但其實學習歷程檔案內容的表達方式,也可以有些創意。她舉例,若學生說自己擁有英語聽力,也希望未來發展口語翻譯相關學習、工作,那麼或許學生可以化身YouTuber,化身外語小記者展現英語口說能力。

教授都明白高中生有多少時間,歷程務實就好

「我們也是有念過高中的,知道一個高中生時間分配怎麼樣是合理的,」詹魁元澄清迷思,不一定學習歷程檔案上的修課紀錄,需要與自己有意申請的大學校系直接相關,他建議,學生可以儘量在高中的加深加廣選修課、自然與社會探究與實作等方面,修好修滿,這才是高中生在合理時間內合理的學習歷程,學校以外的營隊活動不必過於看重。

針對高中生想知道大學希望看到什麼樣的學習歷程檔案,詹魁元也提出反思,「如果學生連第一句話都不會寫,也請先想想『你自己』是誰」。他表示,台大要看的不是同一種模版的學生,就算是讀同一科系,也是有多元樣貌,譬如,饒舌歌手熊仔,就是來自台大電機系。詹魁元簡潔扼要總結,「不清楚學習歷程檔案怎麼寫?寫自己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