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武漢風暴》喚起SARS末日這一幕 急診室醫師白永嘉淚說真心話

林郁庭
中時電子報

武漢肺炎持續蔓延,病源仍不明朗,卻也被專家指出與引爆致命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的禍首屬同一家族。截至26日為止,台灣累計共四例確診。急診醫師白永嘉近日就有感而發泣訴真心話,他憶及當年SARS,他在台北馬偕急診擔任總醫師,一個接著一個看病人,卻是誰都不能保證確定下一步,對於醫護病人和家屬,都是人性的考驗。藉此,他感嘆迫切為台灣禱告的同時,也特別為武漢的醫護來禱告。

武漢肺炎疫情觸動了白永嘉醫師的回憶,他在臉書上發文寫道,「武漢很多醫護被確診感染了,一位武漢醫生在電話幾乎崩潰,他的心情,相信許多經歷過SARS醫護朋友都懂。」

白永嘉醫師回憶起了2002年,18年前SARS疫情爆發,他在台北馬偕急診擔任總醫師,上班面對許多發燒咳嗽呼吸喘,疑似和確診SARS的病人,「我們戴著N95穿著隔離衣流著汗,一個接著一個看⋯」。

「負壓隔離病房嚴重的病人,有時候需要插管急救時,我們快速著裝進去處理,出來才脫下裝備不久,另外的病人又需要換裝進去,有時候會懷疑是否疏忽不確實著裝」。

「有些病人根本一送來就急救無效,還有到院前沒有呼吸心跳的病人,體溫還是很燙的。家屬一說最近發燒咳嗽,沒有人能確定是否是SARS,家屬可能就需要在家自主隔離7天;即使當時院方的臨床經驗為有些可能不是SARS造成的敗血性休克,但當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誰都不能保證確定說不是(SARS),對於醫護病人和家屬,都是人性的考驗」。

白永嘉醫師回憶起那段時期,「每天打開電視新聞,聽到有醫生和護理長感染過世了,和平醫院封院了,說不害怕自己被感染,根本是騙人的」。

白永嘉醫師自曝說那時他才結婚不久,還沒孩子,但是太太的外商公司知道他是馬偕急診醫師之後,直接請她薪水照領在家休假,就是認為她可能會被丈夫傳染。白永嘉說,他記得當時自己每天出門去醫院跟太太說再見,「心頭都酸酸的」。他知道有些急診醫師同事是睡醫院不回家的,於是他當時也問了太太:「我睡醫院不要回來好嗎?」卻得到太太堅定回答不准,一直提醒他:「你千萬要小心」,白永嘉就只能回答「好」,但是下一秒,「N95的熱氣把他的眼都弄模糊了…」。

接下來發生了讓白永嘉醫師更心痛的事,他工作醫院的急診學弟也被感染了,他說:「看著學弟的X光,我的眼淚流了下來」,雖然學弟在加護病房治療好久幸運恢復,「但肺部纖維化卻不可逆了⋯」。仁濟醫院護理師確診,白永嘉還記得他進去問診時,被對方問道:「白醫師我會不會死?」,他記得自己這樣回了她:「妳不會!」,但她病情迅速惡化最後還是過世了。

白永嘉醫師說,這些回憶事隔多年卻歷歷在目!現在拿來與武漢肺炎的疫情一比較,他認為武漢的醫護們現在壓力一定很大,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結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犧牲?他真的希望最好不要有人犧牲,他真摯地想告訴大家 :「我們迫切為台灣禱告的同時,也特別為武漢的醫護來禱告!」



更多中時電子報報導
張菲曝費玉清封麥後現況 見吳姍儒想叫憲哥岳父
余祥銓不滿被名嘴再三消費 怒嗆許聖梅到淚崩
陳揮文再轟苦苓「自以為是」 一句話突破盲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