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白宮選戰】通往華府權力核心的金錢遊戲 看川普商業帝國如何靠政治獻金獲利

吳洛瑩
上報

2020年美國將於11月舉行總統大選,對任何有意角逐的候選人來說,通往白宮之路困難重重,其中原因是「沒錢萬萬不能」。募集龐大的競選獻金,是一大學問,而現任總統川普,又是如何藉由自己的商業帝國,滾出更多的政治捐款,讓自己連任之戰銀彈充足?

時序回到2月12日,華府的川普國際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裡有一場賓客雲集的募款晚宴,與會者來自,「美國優先行動」(America First Action)都是力挺川普連任總統的支持者,他們對這家川普帝國旗下的酒店並不陌生。


根據公開數據和專門監督川普旗下酒店活動的組織「1100 Pennsylvania」指出,自2017年以來募款近4800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的「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PAC),已在川普的飯店撒下逾54萬美元(約新台幣1620萬美元)舉辦活動,一躍為川普飯店和其家族企業最主要的活動收益。

除此之外,2019年12月中旬,另一些政治獻金捐款大戶們也在川普飯店訂下2晚的高檔房間,為了要參加為期2日的競選募款活動,川普和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當時也都出席。

根據「華府公民道德責任組織」(CREW)資料,2019年12月14日募款餐會舉辦的周末,川普國際飯店內最便宜的房價,竟高達6719美元(約新台幣20萬1570元),平時價格僅500美元(約新台幣1.5萬元)。

川普參加ㄈ福斯新聞網(FOX News)錄影。(湯森路透)

川普房地產商業帝國靠選舉發財?

《衛報》(The Guardian)報導,這類由親川普的政治團體,以及富豪級捐款者舉辦奢華活動,顯示川普和其國會的共和黨盟友們,如何利用川普飯店、其他的川普相關企業做為媒介,爭取政治獻金捐款大戶踴躍加碼。

由此可見,川普如火如荼的募款活動,也是給川普的房地產帝國享盡好處,報導指出,川普的企業,實際上就是從2020年的競選活動中獲利。

但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根據美國監督機構「響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數據指出,支持川普陣營和共和黨自2016年的競選活動以來,已在川普的相關企業上斥資龐大的1810萬美元。再加上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和幾個親川普的政治行動委員會,也貢獻120萬美元的資金。

「響應政治中心」調查顯示,自2016年總統大選以來,川普自己一共花費1450萬美元、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以180萬美元(約新台幣5400萬元)緊追在後,「川普勝利」(Trump Victory)政治行動委員會則在川普的相關企業上砸下160萬美元。

金錢通往美國權力核心

「華府公民道德責任組織」研究主任馬奎爾(Robert Maguire)表示,川普時代已經將華府的政治參與和影響力,提升至新的層次。

他說,有錢的捐款人,和特殊利益者掌握了通往權力核心的管道,可以接觸川普身旁的人物、還包含川普本人,但付出的成本就是捐款人不僅幫助川普競選有更多經費,也讓川普可以從他持續獲利的商業帝國中,賺取金錢。

《衛報》指出,在川普的飯店和其他相關企業消費的巨額競選支出,已對川普的房地產帝國產生可觀的收益。

川普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已定期在川普舉行大型募款活動。據悉,2017年一場較早期的募款宴會中,川普募得1000萬美元,2019年川普表態爭取連任後,也在一場聯合募款會上籌集約600萬美元的選舉經費。

隨著川普展開連任競選行程,其他川普的相關企業,也見識了更多捐款金流的流入。1月17日,川普和數10位捐款達10萬美元至25萬美元的「大戶」在他的私人渡假所「海湖莊園」(Mar-a-Lago resort)見面。

在這些超級金主之中,當然有些人特別受到美國總統的關注。美國石油大亨哈姆(Harold Hamm)就是其中一位,這位以開採頁岩油起家的億萬富豪幾次在川普飯店舉行石油貿易大會,他曾在2016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表示,川普鬆綁管制的政策,以及力挺化石燃料的立場,這番話也受到川普的特別致意。

政治關說透過捐款滲入白宮

但是這些在川普旗下飯店登場的募款活動,以及摻雜其中的政治關說(influence-peddling)也引來了令人尷尬和痛苦的後果。

「烏克蘭門」之中,於2019年10月在華府遭到逮捕的兩位商人就是一個案例。2018年4月,2個於蘇聯時期分別出生於烏克蘭與白羅斯的帕納斯(Lev Parnas)和佛魯曼(Igor Fruman),出席一場由親川普政治行動委員會「美國優先行動」(America First Action)舉辦的小型募款參會,在此之前幾周,他們在「政治行動委員會(PAC)」捐出32.5萬美元。

帕納斯和佛魯曼2019年10月準備從華府杜勒斯國際機場(Dulles airport)飛往維也納時,遭美國司法單位逮捕,被指控非法匯入源自外國的競選獻金,兩人雖然矢口否認犯罪,但檢方已表明會提出更多證據指控,該筆政治捐款則處於託管狀態。

美國「響應政治中心」的執行董事克魯霍茲(Sheila Krumholz)指出,常見的短期政治獻金募集,加上候選人個人的獲利機會,似乎都讓審查變得更寬鬆,引起外國資金和違反競選政治獻金的疑慮。

更多上報內容:

【2020白宮選戰】左派女將華倫黯然退選 民主黨初選回歸白人老男爭霸戰

【2020白宮選戰】「超級星期二」勝出者得天下? 民主黨初選關鍵之役

【2020白宮選戰】從桑德斯的顛簸總統路 看「超級代表」如何影響民主黨初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