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白宮選戰】COVID-19疫情突襲初選 拜登經驗牌力壓桑德斯政治革命

吳洛瑩
上報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肆虐全球逾120國,考驗各國領導人的防疫能力,也讓美國11月將登場的總統大選更添變數,除了尋求連任的總統川普要繃緊神經外,目前仍處於初選階段民主黨、其進入終戰的兩位候選人拜登和桑德斯也在防疫問題上捉對廝殺。

拜登(Joe Biden)身為民主黨內溫和派代表,他所提出的治國「中庸之道」經常無法吸引黨內最激昂的一群選民,但是他15日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首次進行一對一辯論中,兩人針對美國政府如何對抗新冠病毒等政策進行「正面交鋒」時,拜登以實用主義(pragmatism)為自己殺出一條路,足以說服選民他現在在民主黨初選中保持領先是其來有自。

曾任美國前副總統,也長期擔任聯邦參議員,拜登的政治生涯有近40年都在華府,這次和桑德斯的一對一對決中,是他第一次展示自己夠格代表民主黨和川普一較高下。

《美聯社》(AP)分析認為,相較於先前多位初選候選人共同辯論時,拜登的回答這次更為清晰明瞭,更強調自己和對手桑德斯的差異之處,而桑德斯則將此次辯論視為放緩拜登領先的最後、也是最佳時機。

但是隨著全球武漢肺炎疫情愈加嚴峻、美國國內確診病例持續上升,全國關注的焦點已不只像是「男子一級籃球錦標賽」(NCAA basketball tournament)單場淘汰賽的初選辯論。往年此階段的辯論賽,是給全國選民更仔細觀察最後兩位決戰人選的機會。

拜登和桑德斯在這次辯論會上,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願景,給遭到疫情突襲而恐慌的美國大眾,讓民主黨選民、全美選舉人近距離檢視相關防疫政見。

在這個「疫」常時刻,辯論會上拜登和桑德斯兩人的講台相隔183公分,這是公衛專家建議的距離、不像以往辯論有現場觀眾參與,攝影棚內的兩位候選人也沒有握手(兩人以手肘碰手肘代替),相比先前有6位候選人論壇式辯論會的熱烈程度,氣氛相去甚遠。

兩位候選人在辯論會上都抨擊川普處理武漢肺炎的方式。(湯森路透)

行政經驗牌vs政治革命派

《美聯社》分析,這次像是一個留給具有豐富治理經驗候選人的舞台,而這個人就是拜登。他從擔任副總統的經歷中,努力獲得經驗,他知道關於國家危急時刻該如何運作,這正是桑德斯所缺乏的優勢。

分析認為,拜登在危機中展現了聯邦政府可以運用的指示工具,他表示,短期內將動員軍隊興建醫院、強化醫療體系的應對能力,並再舉出2014年在歐巴馬總統任內,他在白宮戰情室中制定對抗伊波拉病毒(Ebola)的計畫,包括普及免費病毒檢測等措施,讓全球經濟免於落入崩潰邊緣。

拜登批主打「政治革命」的桑德斯,他說,「人們要的是結果,而非革命」,領導人需要有立即解決問題的能力。

初選開打至今,桑德斯目前正處於高度劣勢位置,截至台灣時間17日下午15時(美東時間17日凌晨15時),也就是佛羅里達、伊利諾、亞利桑那和佛羅里達等4州初選登場前,桑德斯獲得的黨代表票票數為743、落後拜登的894張黨代表人票。

桑德斯在民主黨建制派的壓力之下,幾乎已經要退出選戰。

這為身經百戰的戰士,也提出自己的一套防疫策略,包括要求增加人工呼吸器、以及醫院加護病房的數量,同時桑德斯搬出自己從政生涯之中長期以來主張的全民健保制度(Medicare for All)。他認為,這場疫情危機證明國家需要全民健保制度,才可減輕美國民眾醫療的負擔。

一直以來,桑德斯對政策立場的一貫性是他的優勢,但是遭到全球流行病改變的選戰之中,一貫性反而成了侷限性。

改革大業敵不過防疫即戰力?

改革派的桑德斯也在辯論會中提到,「是時候問問美國的力量在哪裡、誰擁有媒體、誰掌握經濟?」分析認為,此刻許多選民都更希望能獲得更即刻的健康照護資源,期待一位能位此作出保證和決定性行動的政治領袖。

的確,民調數據透露,桑德斯為健保和收入不均等議題帶來變革的計畫,廣受歡迎,但是卻顯得不夠實際。

而拜登則是在這次辯論中火力全開,多次讓桑德斯處於守勢,他再攻擊桑德斯曾為古巴和其他拉丁美洲等獨裁政權辯護的言論。當桑德斯攻擊拜登支持出兵伊拉克、支持削減社會退休保障計劃開銷等紀錄時,他強勢回擊,針對後者拜登說,這是削減財政赤字的一部分。

這一場辯論或許最會被記住的是,一場瘟疫突然改變了美國政治,徹底翻轉美國民眾的生活,但在抗疫的過程中,也讓選民更近距離檢視哪個候選人更具經驗、其政策所代表的風險也更小。誠如拜登所言,這是一場危機,「我們正和病毒交戰」。


更多上報內容:

【2020白宮選戰】通往華府權力核心的金錢遊戲 看川普商業帝國如何靠政治獻金獲利

【2020白宮選戰】左派女將華倫黯然退選 民主黨初選回歸白人老男爭霸戰

【2020白宮選戰】14州「超級星期二」初選落幕 拜登對決桑德斯態勢明朗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