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總統大選分析一】揮之不散的川普主義

·5 分鐘 (閱讀時間)

【苦勞網特約編輯/陳韋綸】

一個幽靈,川普主義的幽靈,在美國遊蕩。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經歷戲劇化的開票,終於在11月7日晚間,民主黨拜登確認選舉人票突破270張的門檻之後,宣布勝選。拜登獲得的民眾選票,超過7,600萬票,是美國歷史上囊括最多民眾選票的總統候選人。但是,縱使拜登得票數如此之高,本屆選情仍比民調預測來得激烈。事實上,拜登對手、現任總統川普的得票數也超過7,143萬,比他在2016年首度參選的得票數多了8百多萬票。

川普雖然輸掉選舉,但是仍獲龐大選票支持,表現跌破民調與專家眼鏡。包括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與許多媒體都認為,川普及其支持者的政治勢力將持續影響美國政治與社會。

然而,美國人揮之不去的「川普主義」到底是什麼?

推動保守派議程

《半島新聞台》政治與外交政策研究員雅各布(Anna Jacobs)的評論指出:選民投給川普,是因為他會推動他們重視的保守派議程,例如誓言「絕不撤銷」憲法第二修正案(人民有持有與攜帶武器的權利)保障的擁槍權;在反墮胎議程上,川普政府停止聯邦資金流入為婦女提供墮胎服務的機構與診所,並且任命支持議程的保守派法官,「自動推翻」保障婦女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

民調顯示:超過6成的川普支持者,將「大法官任命」視為「非常重要的議題」,近5成的川普支持者,則認為「反墮胎」議題非常重要。

川普任期已任命3名大法官,除了先前兩位保守派的戈蘇奇(Neil Gorsuch)、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今年9月,川普任命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取代逝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巴雷特所屬的宗教團體「讚美子民」屬於保守派,反對墮胎。川普任命巴雷特,讓保守派大法官在美國最高法院佔據人數優勢。對於川普支持者與共和黨而言,這是川普無可否認的政績。

階級與地域的分裂

尼斯卡南中心(Niskanen Center)的政治研究主任卡巴賽維奇(Geoffrey Kabaservice)在《衛報》的評論,也認同川普主義將成為風潮。

卡巴賽維奇回溯川普主義崛起背景:首先,歷經新自由主義的1980年代之後,美國已經沿著地域與階級兩條界線分裂:白領工人居住、富裕先進的大都會,以及未受大學教育的居民佔據的後工業化城鎮。

其次,2008年金融危機,民主黨掌握的「藍區」迅速復甦,然而共和黨支持者佔多數的「紅區」卻被拋棄。卡巴賽維奇指出:「這些地區飽受失業、絕望、家庭失和等情況影響,但是媒體和歐巴馬政府卻忽視他們。」

2016年,爭取共和黨黨內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川普,注意到共和黨雖然開始接收白人工人階級的選票,但是卻沒有為他們發聲,川普對於這些人遭遇的苦難,同樣沒有提出具體解方,相反地,卻訴諸「築牆阻絕移民」、「說西班牙語的不是美國人」等國族主義或民粹主義的論調。但是,無論如何口惠不實,川普以一種讓這群人「有感」的方式,討論他們重視的議題。

卡巴賽維奇指出,其實,川普在2016年競選活動初期,也曾提出基礎建設計畫、有薪照顧假、平價幼托、要求金融肥貓繳稅的稅改政策、職業訓練與學徒制計畫…但是,川普在4年任期內,一項也沒落實。相反地,他卻「操弄支持者對於社會分歧、種族敵對與有毒陰謀論的渴望」。

嘲諷菁英卻未嘉惠底層

美國異議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選後接受《Truthout》受訪時,講述對於川普獲得大規模選票支持的見解。喬姆斯基認為,川普利用了中產階級與工人階級對於經濟困境的憤怒。過去40年以來,不分兩黨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搶劫」了這群人。

喬姆斯基引述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數據:過去40年,佔美國九成人口的底層民眾的財富,移轉至富人的金額高達47兆美元。同時,最上層的0.1%人口,財富佔全國比例成長至驚人的20%。此外,「全球化」也迫使美國工人與低薪國家工人競爭,然而富人卻被「市場」機制保障,例如漫天要價的專利權。

「受教育程度較低的工人可能不理解運作機制,但他們嘗到了苦果,而民主黨什麼也沒給他們,民主黨早已遺棄工人階級。」喬姆斯基指出,川普一方面嘲諷富裕的企業菁英,另一方面卻又端出服務這群人的立法與行政命令,結果對於工人的傷害更大。

卡巴賽維奇便指出,川普藉由底層與菁英的對立論述獲得選票,同時卻也代表共和黨捐款者階級的利益治理國家,舉例而言,2017年通過的《減稅及工作法案》,將企業所得稅從35%削減為21%,減幅達14%,降低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的同時也增加免稅額,將利益留在大企業與富人手中。

無可否認,川普滋長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與仇外心理的潮流。美國社會在川普執政之下,看起來更加分裂、衝突更多。高達四成的共和黨支持者相信,總有一天「愛國的美國人必須以私了的方式執行正義」。即便川普下台,川普象徵的價值觀與政治影響力,仍將持續影響共和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