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關鍵時機 貿易戰轉型 掌握服務創新成長機會

陳碧芬╱台北報導

工商時報【陳碧芬╱台北報導】

《2020年投資趨勢論壇》主持人台灣金融研訓院董事長吳中書指出,2020年較令人擔心的是全球不確定因素,許多央行降息同時,也採取寬鬆政策,加上油價波動一直困擾市場,而地緣政治問題把許多國家都扯進來,諸如英國脫歐、南北韓等,使得動盪更難以平息。然而,台灣的最新經濟數據振奮人心,有很好的消息,像台灣PMI連續兩個月在50以上,反映出明年景氣向好。

中華經濟研究院長陳思寬引述近期美國經濟期刊四位美國經濟學家的共同研究指出,預估美國總統川普大打貿易戰,造成美國整體GDP減少0.04個百分點,而高關稅帶來美國進口成本增加,影響到美國GDP約0.37%,這些均是美國製造業指數ISM至今仍在走跌的原因。

不同於已開發國家經濟成長可能進一步放軟,陳思寬指出,國際經濟機構預估,新興市場國家,如印度、印尼等,2020年的經濟成長表現可望優於2019年,尤其是大陸除外的金磚五國BRICS、東協ASEAN諸國等。

她特別提醒大陸部份,目前製造業景氣仍不明朗,消費動能也漸趨萎縮,購車和手機購買意願都走低。此外,中國大陸債務占GDP比重高達250%,造成中國金融風險陡升,其中又以家計單位的負債增加最快,且相對其他國家來的高,一旦有嚴重的經濟金融動盪,就容易產生危機。

台灣部分,陳思寬說,實際情勢比國際機構相對樂觀,不僅主計總處上修今、明年的經濟成長率,中經院調查的台灣PMI 11月續升至54.9,攀15個月高點,亦為2018年9月以來最快擴張速度。

渣打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符銘財表示,渣打客戶票選最關心的時事,中美貿易戰永遠都是在最前頭,投資者對貿易戰的看法都是負面的,美國ISM指數都在下降,大家把全球PMI往下,都歸究在中美貿易戰,但是從細節看,大陸出口到美國是下跌,但大陸出口到美國以外都上升,且美國從大陸進口明顯下跌,從各界其他來源進口卻沒有減少,很顯然,當無法從大陸進口滿足需求時,美國改從其他市場進口。

符銘財認為,這代表兩個意義:一是大陸繞過關稅障礙,繼續出口;二是大陸出口仍有競爭力,只是出口到美國下滑。同時,大陸出口增長最大的地點是東南亞,顯示大陸為了生存,維持出口,供應鏈都在調整,這正是2020年新興市場增長條件最好的伏筆。

符銘財評估,相關新情勢對台灣企業的全球布局有一定影響,預估台商回流及布局東南亞的趨勢不會改變,台灣受惠產業鏈轉移,將和東南亞共同形成亞洲新供應鏈生態。

「2020是一個漂亮的數字,在場每個人都沒有經歷過1010,也等不到3030,2020是個可以好好掌握的一年」,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張建一以自創名句,剖析對於2020景氣的樂觀看法。他強調,台灣正在轉折點上,明年比今年更好,未來三年是台灣重要時機。

對於中美貿易戰,張建一認為,美國原本為了解決貿易赤字而大打貿易戰,但美國背後很強勢的服務創新會接手明年的關稅爭端,改打服務貿易、技術專利等。

張建一強調,服務貿易會是未來全球經濟成長的機會,手機上的諸多App、社群、遊戲都是服務消費,是手機衍生出來的創新需求,2020年美國大型科技業與其他國家的服務創新公司,在掌握5G、AI、IOT等等創新消費下,一定會帶動硬體需求,這正是台灣的機會。

「時機點對台灣是有利的」,張建一指出,台商回流超過7千億元,未來三年是台灣重要時機,供應鏈現在隨外在環境改變據點和布局,在台灣可形成高附加價值的製造業,把握下一波關鍵的服務創新。

瑞士銀行台灣區財富管理投資平台暨解決方案總監柯仕偉指出,2020年有很多的不確定性,除了中美貿易爭端的協議簽署內容,攸關英國脫歐的選舉、美國總統大選,選民如何選擇,對股票標的選擇有影響,美國股市又和台灣供應鏈有關,而各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組合的轉變,也決定了世界資金的流向。

柯仕偉舉例,雖然聯準會連三次降息,被指稱是「預防性降息,以防止明年美國經濟成長動能減緩,世界的資金現在仍然選擇進了美國、進了美股,擴大財政支出以刺激內需的效果,在美國則不一定有效,因為美國在國防是「大政府」,但在其他的財政支出卻是「小政府」,哲學上就不是造橋鋪路,大陸剛好相反,財政方面向來是「中央決定一切」。

柯仕偉指出,貿易戰有陣痛,現在也還沒結束,但2020年緊張情勢會緩和些,然而這只是諸多全球不確定因素之一,科技的開發帶來很多生產及消費行為的改變,生產鏈也有所不同,都是投資機會不一樣,財富管理的投資布局和風險管理會有多元平衡的概念。

「投資人對風險,不一定要害怕」,柯仕偉強調,投資要有行動,才有收益的可能,市場風險也可以等於是機會,例如有人說台股指數已經太高,實際上台股有很多好的配息條件,大家說美國繼續降息,美元會偏弱,及至現在全球資金仍流往美元,短期內美元仍會強,黃金很貴,卻是各國央行在買的重要大宗商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