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五一勞動影展:照起工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文/鄭中睿(2021年五一勞動影展策展人、台灣勞動者協會理事)

【編按】「2021年五一勞動影展」將於4月23-25日,在「大我新村—OURs步入城市講堂」(台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559號2樓)舉行,觀眾免費入場。本文是策展人對整體策展概念的說明。欲知更多影展資訊,可至影展官網瀏覽、查詢

--

在這篇文章當中,我將挑戰用不到兩千字的篇幅,交代台灣勞工運動過去30多年來的發展,並說明、介紹這次影展。

自主工運30年

台灣作為二次戰後,經濟後進國家發展出口導向工業化,成功脫貧致富的原型、模範之一,如同其它一起構成所謂「東亞經濟奇蹟」的小龍、小虎們,在始於1960年代的工業化進程中,打造出了一批溫馴、順服的高素質勞動力。經歷了五○年代白色恐怖對島內左翼勢力的全面肅清,台灣在美國的地緣政治庇護下,由反共威權政府對甫自農村解離出來,新生而缺乏自我組織的廣大工人群體,施加嚴密、有效的社會控制,充分利用自己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低生產成本優勢,進行資本積累。在威權資本主義的積累體制下,國民黨政權一方面放任甚至鼓勵資本家,高強度地榨取廉價勞動力,另一方面則限制勞工自主結社,禁止罷工等爭議行為;於是,面對快速、大規模工業化之劇烈轉型過程中,常見的惡劣勞動條件與嚴苛工作環境,勞工往往只能隱忍,很難憑自身集體力量保障權益,爭取改善待遇。

到了1980年代,情況發生轉變。一定程度上受到1984年《勞動基準法》施行,以及台灣整體民主化運動聲勢日益上漲鼓舞,八○年代後半,許多企業裡原本長期被資方或國民黨把持,經常忽視甚至壓抑勞工訴求的工會,由不滿的勞工贏得改選,變身為一個個的「自主工會」。在1988、89兩年,全台各地的自主工會相繼抗爭,要求雇主遵守《勞動基準法》,給付法定應有但卻長年、普遍積欠的加班費和年終獎金,這標誌台灣自主工會運動做為一股社會力量出現。

然而,這股力量隨即又面臨以1989年5月遠化罷工潰敗,工會領導人遭到開除的分水嶺,官資迅速聯手反擊,短時間內,大量解僱全台四面八方的自主工會幹部,有效壓制住這股新生力量。緊接,更致命地,自主工會主要存在其中的私部門製造業與國營事業,於1990年代分別開始外移、民營化;轉眼,台灣自主工運的行動議程,從起初昂揚、進取地要求擴大勞工所佔價值分配,變成死前掙扎的關廠及反民營化抗爭,不管再怎麼悲壯、激越,都難擋整體工會組織率降低。此外,除了外在大環境的不利變遷,自主工運也在己身已呈弱化的情況下,內部因對政黨政治的主張歧異,再分裂為彼此競爭的不同路線。如此,演變到2000年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工人運動與政黨、代議政治的關係,進入了新的格局。面對新格局,2001年,曾茂興在工運各派系集結力挺下,第二度以無黨籍參選立委;其再次落選,可被理解為台灣自主工運,一個發展階段的結束。

以上,是這次影展的第一個專題「自主工運三十年」所欲回顧的歷史。

可拋棄式勞工

接著,時間進入到21世紀,在台灣工人運動面前新浮現的重大課題,是整體勞動力市場日益嚴重的彈性化。承繼前面提到,製造業於1990年代大規模外移,台灣如今就像島民們長久孺慕、欣羨的「已開發經濟體」般,是個由服務業佔總體經濟,生產、消費、就業之顯著多數的地方。而伴隨產業結構變化,則出現了勞工薪資滯漲甚至下降,以及派遣、承攬、臨時工、部分工時等非典型就業者增加的狀況。

按理,身處在不穩定就業和工作貧窮惡境,人數愈來愈龐大的非典型勞動者,比誰都需要工會的集體力量保護;但是,台灣自主工運受制其以企業工會為主力的格局,至今尚未對這些被安上了各種不同稱呼的脆弱勞工(窮忙族、新貧族、飛特族、現代游牧者、不穩定無產階級…等),展開有效的組織工作。

影展的第二個專題「可拋棄式勞工」,把台灣與無論就地理位置、經濟發展歷程還工會體制,都最接近的日本、南韓並置,從東亞的尺度和脈絡,呈現「彈性」對勞動保護、社會安全及工人運動的破壞。

不是金飯碗、照護照護者

別絕望!我們的勞工運動,還是有令人振奮的推進!

與主要從事各種低技術工作的大量非典型勞動者出現,一起做為新自由主義拆除社會保護、強化勞動榨取的結果,許多以往工作環境良好且待遇優渥的白領專業人員,勞動條件也逐漸惡化。近年(尤其在2011年《工會法》修正,開放勞工跨企業組織產業工會後),台灣勞工運動最亮眼的發展,是空服員、機師、工程師、醫師、護理師、社工、教師(從幼兒園到大學)、藝文工作者、媒體從業人員等各種白領勞工,一個個組成了自己的工會。並且,這批主要分佈在公共服務、社會福利部門的工運生力軍,還時常把關懷從自身勞動權益延伸至公共利益(或者該說,這些助人工作者的勞動權益,本身就關乎公共利益),投入政策遊說和社會倡議。

影展的第三專題「不是金飯碗」、第四專題「照護照護者」,向大家分別介紹這些在艱難中透出希望的故事。

當代英雄,當代奴隸

講到公共服務與社會福利,就不能不提移工。與上述構成「國家的左手」的助人工作者們,勞動條件惡化同樣原因,在國家不分藍綠執政,一律奉行新自由主義,避免社福支出、抑制勞工薪資的情況下,過去30年,台灣是由大批來自東南亞的移工,物美價廉地承擔起可觀的照護工作,從事工地、工廠、漁船、農田之各種重勞動。然而,對於這些事實上支撐我們社會運作的外來勞動者,台灣人除了經常投以歧視,還不時給予侵犯、踐踏人權的駭人待遇。影展的最後一個專題「當代英雄,當代奴隸」,帶觀者逼視這不容你我移開目光,當代台灣社會最黑暗、不堪的一面。

以上,是這次影展的內容,以及對台灣自主工運30多年發展歷程的速寫。對這次影展的標題,我一度非常苦惱,想不出該用什麼語詞才能精簡、有力地,總括全部影片內容加起來,橫跨時間不短、涵蓋產業又非常廣泛的片單。某天,騎車通勤間,腦中突然浮起「經濟好或壞,阮嘛係照起工」這句,記不清是在保力達、維士比還哪個產品或競選電視廣告裡聽到,但總之留下了印象的台詞,琢磨一陣後,感到就是它了!

是啊,「照起工」。儘管乍聽帶些無奈,但卻無論如何挺著拒絕放棄,每天都辦到一整天最困難的事:爬起床上班。畢竟,寶島歌王有唱:「好運、歹運,總嘛要照起工來行。」勞工,不管在哪個年代、國家、行業,都是薪水得領、權益要爭,愛拚才會贏。五一勞動節,大家團結!

2365字,挑戰失敗。

【影展資訊】

日期:2021年4月23-25日。

場地:大我新村—OURs步入城市講堂(台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559號2樓)

門票:

(1)免費入場,現場排隊索票。 (2)每場次放映前30分鐘起,開放索取該場次門票,每人每場次最多限索取2張。 官網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