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導師、地方居家型辦公、地方副業 2021年日本職場「地方力」崛起

·7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日本職場「地方力」崛起
2021年日本職場「地方力」崛起

文/李世暉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隨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起起伏伏,2021年的日本企業紛紛加速進行經營管理的調整。在工作模式與人事管理上,主要是導入「資訊與通信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ICT)與「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重整與建立新的工作環境,包括遠距辦公、靈活工作等。從過去1年的改變歷程來看,日本企業的改變大致可分為進行「徹底且持續」改革的A型企業;制定「營運持續管理計畫」(Business Continuity Plan, BCP)進行「部分調整」的B型企業;欲調整管理方針但卻「面臨課題」的C型企業;及對經營環境變化無感,或經營者無力改變現況的「維持現狀」D型企業。然而,自2021年的疫情再起,不僅讓A型與B型企業加速進行改革,也讓抱持觀望態度的C型與D型企業決意邁出變革的腳步。

現場主義受疫情考驗

眾所周知,由美國GAFAM(Google、Amazon、Facebook、Apple、Microsoft)所帶動的科技革命,在過去的20年間已對全球的產業與企業帶來極大衝擊。更有許多歐美公司在ICT與網際網路科技趨勢下,發展出兼具彈性與效率的工作模式。但是,長期信奉「現場主義」、重視面對面溝通的日本企業,即便面對嚴重的疫情,依舊偏愛在傳統的職場環境辦公。然而,進入2021年之後,部分的日本企業已經理解到,新冠肺炎帶來的變化是「不可逆」的,因此,有必要提出徹底的因應策略。

在上述的趨勢背景下,2021年日本的工作模式,可望出現過去從未經歷的本質變動。依據日本經營顧問公司Lancers的調查,在後疫情時期的2021年,日本職場的工作模式將出現下列重大變化。

首先是「逆向導師」(Reverse Mentoring)制度的常設化。「逆向導師」原本是2000年前後,歐美企業讓年輕職員教導公司年紀較大管理層如何上網的機制。2021年的今天,原本重視「年功序列制」的日本企業,為了強化遠距辦公的工作效率,也開始透過年輕基層員工指導高階主管如何使用視訊軟體、社群媒體及電子銷售應用程式。這種改變,將會衝擊由「前輩/後輩」關係主導的日本職場。

遠距辦公休閒版

第2項重大變化是「地方居家型辦公」。當遠距辦公逐漸成為職場常態,日本上班族的選項就增多了。在企業的允許下,日本上班族不一定要在家中辦公;舒適的市區旅館型工作室、悠閒的郊區景點型工作室,都是新的工作地點選項。事實上,此一趨勢也吸引許多飯店、旅館強化ICT設備,吸引那些不願在家中辦公的上班族們。這類「遠距休閒型」辦公的進階版,就是「地方居家型」辦公。也就是說,只要能完成企業交辦的工作,上班族不一定要居住在企業所在的大都會,例如:東京、大阪。上班族們可以選擇住在自己的家鄉(地方縣市),透過ICT設備完成工作;有必要的時候,才以出差的方式前往企業所在地開會。

第3項重大變化是「地方副業」。依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的「日本人口移動調查」報告,東京都居民中有超過45%來自於其他縣市。可以推斷,在此工作的上班族,也有很高的比例來自於地方。當遠距辦公成為新常態,部分的上班族可能會選擇回老家,以地方居家型辦公來完成被交付的工作。但因子女教育、社會網絡關係等原因選擇留在東京工作的地方出身者,則是多了一項選擇:「地方副業」。

尤其地方企業在新冠肺炎的影響下,面臨專業人才不足的窘境。地方出身但在東京大企業工作的上班族,就可在不影響本業情況下,透過ICT科技協助地方企業。這樣的轉變,不僅可協助地方企業順利轉型;也可讓日本上班族以副業的形式,提昇自己的薪資所得。

地方副業遍及全日本

值得注意的是,在地方創生政策的支持下,上述3項重大變化中,日本政府積極鼓勵的是「地方副業」。「地方副業」一詞,最早是由日本大型人力派遣公司Recruit Career於2020年2月所創。此一概念的提出,主要是在遠距辦公的趨勢下,出現了地方企業需求與都市人才供給之間的連結發展。地方副業與其他副業最大的不同之處,是從事副業的員工可貢獻個人所長,協助自己故鄉的發展;而此一正職之外的服務,並不是以「義工」身分無償付出,而是依其協助業務內容獲得額外收入。

日本顧問公司GV的調查顯示,從事副業的日本上班族每月平均額外所得為47,455日圓,與日本上班族的本業所得相比,副業所得的金額不算太高。但是,以「地方副業」來協助地方發展,解決地方課題,可提昇副業的「社會價值」,進而強化地方副業的工作動機。然而,就現況而言,地方副業的推動發展尚處於摸索階段,缺乏足夠數量的成功案例。主要的原因,是地方需求與都市人才之間的資訊不足,也就是說,地方企業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地方出身的合適副業人才,而都市欲從事地方副業者不清楚地方企業的需求。

為了解決此一資訊不足的課題,非營利組織G-net設立專門網站「Furusato Kengyo」,協助媒合地方企業與都市人才。地方企業可將企業所在地、職務專業需求、具體工作主題等資訊,刊載在此一專門網站上。具相關專業且欲從事地方副業者,可依循地區、工作方式(兼職、副業、1周1天、1周3天、遠距辦公、責任制等)、職務種類與工作主題,來尋找最適合自己的地方副業。至2021年1月底為止,「Furusato Kengyo」公告的地方副業約有220件,地方企業所在地,則從北海道到鹿兒島都有。

都會人才符合多元需求

地方企業究竟需要什麼樣的都會人才?我們可以從這些公告內容中獲得端倪。位於日本三重縣桑名市,生產製造啞鈴的伊藤鉉鑄工所,徵求副業的專業人才與業務目標,是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下研發出室內健身可用的新器材。在「Furusato Kengyo」的牽線下,包括產品設計師、市場行銷專家與中小企業顧問在內的3位專家,透過每周1次的線上會議進行商品設計的討論;同時,利用線上募資平台「Makuake」,在4個月內研發上市鐵鑄的「青竹踏」(利用自己的體重進行腳底按摩的工具)。

另一個成功的案例是位於日本岐阜縣,以木造房屋為主要業務的鷲見製材,成立於1928年,雖然擁有高品質的木工技術,但缺乏品牌行銷的專業人才,致使業務推展出現瓶頸。利用「Furusato Kengyo」平台,鷲見製材召募了3位副業者,分別為1位系統工程師與2位在廣告公司工作的專家。透過線上會議、實地調查等方式,一方面凝聚企業的品牌共識,訂定鷲見製材的LOGO與內涵;另一方面則是設計全新的網頁,展開網路行銷。

除「Furusato Kengyo」之外,YOSOMON、Skill Shift、JOB HUB等地方副業媒合平台,也開始受到日本國內上班族的關注。對於想要旅遊打工的日本大學生而言,則有SMOUT、SAGOJO等平台,媒合地方需求與都會人才。伴隨這些新的工作選擇,2021年的日本職場工作模式,也將會出現過去未有的新面貌。<b>(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b>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21年3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