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北捷通車路/又輕又薄又值錢! 25年前的捷運票卡長這樣

·6 分鐘 (閱讀時間)

拿著悠遊卡刷進刷出,是捷運族通勤日常,但你還記得當年進站的模樣嗎?我們深入北捷公司內部,約訪資深捷運迷,終於一窺25年前的磁卡樣貌,至於最早期的三轉柱閘門呢?其實全台北還有兩個地方看得到。

人潮湧現急促的鋼琴音快變成連音,閘門開起來連關上的機會都沒有,這是城市一天的甦醒與活躍。

北捷每天的運量約190萬人次,上下班尖峰早上7到9點下午5到7點,光這4個小時佔了將近一半,等於每分鐘都有數千人同時湧進捷運站。

刷卡、進站、刷卡、進站大台北通勤日常,習以為常的動作,似乎也讓人忘了當年進站的模樣。

記者李頂立:「閘門就是閘門,悠遊卡就是悠遊卡,也許在你的記憶裡,這就是他們應該有的樣子,但其實過去才不是長這樣呢,可以看到非常輕輕薄薄的一張,澤陵這就是我們捷運,最早期的車票嗎?」

捷運迷孫澤陵:「沒錯,這是大家都可以在售票機,買到的單程票。」

藍底磁卡人鳥票面,喚起你的記憶了嗎?

捷運迷孫澤陵:「這個是我們最早期,人鳥標誌的單程票,這是最大眾看到的,再來就是時間控制員。」

不夠年長的台北人,不夠資深的北漂族,恐怕都沒看過。

捷運迷孫澤陵:「那後續演變慢慢,出現有路線圖路網圖的部分,電扶梯安全宣導,然後有分幾種顏色,藍色綠色的棕色。」

記者李頂立:「它的顏色差別是在功能嗎?」

圖/TVBS
圖/TVBS

捷運迷孫澤陵:「都一樣,再後來開始有一些廣告票出現,像這個是幾米系列,地下鐵有出了三個圖案,古城門系列。」

這些已經沒流通的磁卡,現在想收藏,每張可能要價5百到千元不等,稀少的通車紀念款還更貴,在孫澤陵的本子裡,一面有九張,一連翻了十多面,歷史的進程也差不多花了10年。

記者李頂立:「這就是後來磁卡的樣貌。」

捷運迷孫澤陵:「對磁卡的樣貌,就開始悠遊卡的出現。」

回顧捷運票證大事紀,85年木柵線通車發行磁卡單程票儲值票,87年發行紙質一日票,91年開放悠遊卡使用,一直到94年紙質票停售,96年磁卡單程票也正式,轉變為代幣的形式遙想當年,怎麼插卡怎麼進站都引發風潮,像孫澤陵的童年就被捷運給佔據。

捷運迷孫澤陵:「我小的時候。」

記者李頂立:「就是捷運迷了。」

捷運迷孫澤陵:「對,一開始接觸,當時大概是九歲十歲的時候,1999年新店通車的時候,捷運站是我家最近的,可能一搭就是好幾小時。」

記者vs.捷運迷:「哇,你是用這麼大一顆,這個它也可以刷過喔,還是它有什麼玄機,裡面是放著卡片,喔,OK它是一個卡套,放大版的單程票,因為像我手上這個就是一般的大小。」

資深捷運迷進站果然「大」有不同,連觀察細節也不一樣。

捷運迷孫澤陵:「空間只有這麼大,當兩片閘門在同一個位置的時候,一起縮起來就會打在一起,所以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小秘密,就是說這個閘門可能他比較往外,這片門擋它就比較往內。」

圖/TVBS
圖/TVBS

熟門熟路還有另一個原因,一個轉眼,他已經換好衣服準備上工數十年的興趣,變成一份站務員的新工作。

北捷站務員孫澤陵:「其實是很大的轉變,在當車迷的時候是人家來服務你,但當我進來這個職位之後是我服務別人。」

他的身分就和票證閘門的演進一樣,回不去了,至於記憶中的舊閘門,還有哪裡看得到呢,其實全台北就兩個地方。

記者李頂立:「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台北捷運票務中心大本營,你可以發現現場,黃色這個是環狀線閘門後方紅色的就是一般捷運閘門,在這邊會先進行一些,系統上的測試或者是更新,不過在這個大本營裡面,其實還留有一些重要的歷史記憶,我們來帶您看到,這是當年,最早期的三轉柱閘門。」

站務處副處長胡正倫:「當你票放進去之後,要從這裡拿起來,那會有個箭頭,那就可以往前推120度,現在等我看這台閘門的時候還滿有感覺的,這個當年的一個東西。」

在公司深處,最古早的閘門默默積了灰塵,但其實還有個地方持續使用它就在貓空纜車,只是順應時代演進,也改成了刷卡感應模式。

站務處副處長胡正倫:「捷運就是換下來的自動收費系統,就是經過一番改裝,那拿到纜車上去安裝使用,當它從接觸式變成非接觸式就變得比較快,三轉柱的閘門變成門檔式的閘門,事實上人們有關,拖大型行李經過的時候比較不會受到阻攔,所以在整個通行速度上,有大幅的增加,那來因應這樣一個捷運族群的變多。」

從民國95年開始陸續更換成,目前看到的門檔式閘門全面智慧化,甚至能夠減少逃票。

站務處副處長胡正倫:「上面有十幾對的一個感測器,來偵測你人的位置跟通行的速度,那它會偵測在通道有幾個人通過,於是他會來做一個計數,沒有刷卡的合法的,就是會阻擋他。」

圖/TVBS
圖/TVBS

時至今日包含悠遊卡、一卡通、愛金卡、有錢卡甚至悠遊付,都能做為進出通行證,而購買一日票旅遊票也在部分機台增設包含現金、電子票證、信用卡、電子支付等13種方式,甚至還能用說的。

站務處副處長胡正倫:「科技大樓,正確請說張數或確認。」

大聲說出站名,中英文都聽得懂,北捷的語音售票機也是國內軌道界首座。

站務處副處長胡正倫:「一些科技的部分,我們都試著去嘗試,而且在疫情的期間,事實上人們對於接觸這件事情是比較有疑慮的,那我想未來就是,除非民眾對他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我們才考慮是不是再做一個增加。」

25年來的改動就像是這樣,小規模試辦,再變成你我習慣的日常,在方便這個大前提下,北捷「票證支付」這件事,持續進化。

更多 TVBS 報導
25年北捷通車路/北捷經驗傳承! 中捷、環狀線是兄弟還是遠房親戚?
25年北捷通車路/捷運列車飄「台灣味」 零件國產如何省下1.5億
25年北捷通車路/北捷變聰明了! 這些「E化」通勤族有感嗎?
25年北捷通車路/那些年我們搭的捷運 北捷25周年的變與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