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熬出一頭白髮!玩期貨1年賺數百萬 他卻嘆不值: 拿命換

·4 分鐘 (閱讀時間)

想在股海長久生存,除了要看懂市場走向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高強度的艱苦操勞,是否讓你熬白了頭髮,也熬壞了健康?讓中國知名操盤手扁蟲魚告訴你,與其羨慕別人的高水準獲利,更重要的是要掌握「平衡的藝術」。

賺錢悲傷的例子

我曾見過一篇報告,說的是一位仁兄,操作期貨如何從幾萬元翻到幾百萬元,時間僅用了一年還不到,可以說,那是很多散戶夢想中的場景了。他操作的是銅,長線堅決做多,並用盈利加倉,文章描寫得很細膩,談了很多操作細節與當時的心態想法,配合當年的行情可以認定是真實的。其中有一段特別打動我,說道:他在這一年中的緊張心情和精神煎苦,不大的年齡,卻由於這麼一次操作,熬白了頭。我想:「天哪!這還是贏錢的,要是最後輸了,那又會怎樣?」

看完後,總覺得應該同情他。本來人家是大贏家,但我怎麼覺得他更像一個損失者呢?

投機市場的風險、壓力,我深有體會。有看到過大冬天冷汗直流的;有說著不擔心,不擔心,卻突然摔下去的……更多的金融人士,剛過30歲已有了大量的白頭髮。這樣的付出值得嗎?這樣的付出又是必需的嗎?

就拿前面做銅的大贏家來說,他看準了方向,下注後也贏了,但無奈倉位太重。用浮盈加倉,即使已經賺了很多,後面仍心神不定。因為如此重的倉位,只要一個不大的回檔就能將他掃地出局。所以他每天晚上都要與倫敦盤一起結束,不到五六點根本無法睡,一早還要起來準備國內操作。就說有天晚上,實在疲勞至極,強迫自己關電腦上床休息,結果僅僅5分鐘,就又從床上跳起來,重新打開電腦,他說:實在太累了,但電腦開著睡至少心裡踏實些。

他為什麼這麼累?為什麼熬白了頭髮?因為他的心態沒有得到對沖,他的健康也沒得到對沖。這樣贏來的錢,總感覺像是用命換來的。如此的操作,即使換來了利潤,未來的健康堪憂,長期的盈利也一樣堪憂。

說到這裡,請你審視自己的內心,是否還會對這個一年內翻上百倍的贏家有羨慕之情?你是否還會在心裡暗暗嘀咕:「損失一頭黑髮,獲得一筆豐厚的利潤,是值得的。大不了做完以後我不做了。」我勸告你,人的行為有延續性,而且這種延續能力常常超過你的控制力。如果你這次心動了,犧牲健康去換取利潤,那麼你以後還會這麼做,而這是一種可以持久盈利的方法嗎?我的經驗是:這是前往虧損者群居地的最佳單程簽證。

可是!9成以上的人還是時不時會被案例中的大贏家誘惑,其中也包括我,這就是人性!所以清醒自我,化解這種情緒,平衡你的身心就是你在投資中關鍵的關鍵,這時候,對沖已經不是一種手段,而是一種理念,一種在交易中達求平衡的高級模式了。

對沖離我們並不遠。還有個更近的,甚至可以讓我們在實踐中不時運用的,那就是套利。

如果說對沖是在大海裡衝浪,那麼套利更像在江河裡淘金。二者在形式、手法上很相近。即使在市場中交易多年的老手,也常常不能正確說清兩者的區別。如果我們從實戰來區分兩者的差別,大概可以這麼說:套利一般發生在緊密相關品種間,而對沖品種間的關係會比較遠;套利一般在兩個品種間,增加品種則增加風險,而對沖則更有利於在多方間,隨著品種的增加,風險可能降低;另外套利的利潤更容易理解,但利潤也相對較低,而對沖需要很高的金融領悟力,需要找出品種間深層次的內在關係,一旦發掘,利潤也較高。

好高騖遠不如路在腳下,讓我們從實戰中領悟吧。

●以上言論不代表東森新聞立場。

●投資理財有賺有賠,投資人決策時應審慎衡量風險,並就投資結果自行負責。

●本文摘自/投機者的撲克:操盤十八年手記》/扁蟲魚/樂金文化

(封面示意圖/pixabay)

更多東森財經新聞報導

想當少年股神就要敢衝敢押?他操盤18年才懂:膽小是罕見美德

新魔王毒株惹禍?亞股一片慘綠 道瓊期也挫逾700點

大反轉!正妹桌曆「符合社會期待」 華南期貨宣布照常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