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標金千億,問題來了

賴祥蔚
中國時報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5G的第1波釋照創下了1380.81億元的「天價標金」。金額之高,比起行政院訂定的預算目標400億元,以及立法院訂下的目標440億元,不但遠遠超越,而且居然達到了3倍之多。計畫趕不上變化,這是常態,但是相差這麼多,還是出人意外。這也驗證了行政與立法部門的規畫未必符合實際市場行為。

超額的標金當然不應該純粹用來挹注國庫,而是應該看成業者的預付金。學者常常以為業者的研發支出太少,不利於創新發展。現在這筆超額標金,剛好可以用於科學與新技術應用的研究,然後才是基礎建設以及補貼消費者。在三者當中,最常被提及的是補貼消費者,但最重要的是作新應用的研究,以免5G變成只是速度的升級,卻不能催生殺手級的應用。

行政院表示5G標金要編入今年歲入決算,用於5G的基礎公共建設、縮短數位落差、推廣數位公益,服務廣大人民。雖然沒有提到研發,這些話還是很漂亮,只是從過去的經驗看起來,漂亮的場面話能不能真正落實,必是一大考驗。更何況,1000多億元的標金,看起來很多,但是比起109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入編列的2兆1022億元,其實只不過是零頭而已。真正的關鍵在於,這筆金額要由誰來規畫與應用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

候選機構有3:一是行政院,二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三是另外設立5G基金。行政院握有數兆預算,還有沒有多餘的心力來管5G這筆千億經費,有待討論。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本來是最理想的機構,如果有心,就應該趕快提出更具體的想法,說服各界該機構最有完整的配套策略,爭取讓行政院可以把這筆預算委託其規畫及運用在研發與基礎建設。

至於另外成立5G基金,固然更能專款專用,但是會不會疊床架屋,反而造成通訊傳播的事權不集中,也要事先留意。

回顧政府對於5G的政策作為,最讓各界留下印象的就是競標,相關的配套措施則尚未見到讓人耳目一新的具體規畫。由此可知,當前的政府體制往往跳不開循規蹈矩的思維,跟產業界需要重視研發的特性很不相同,這確實不利於新科技的前瞻規畫。

這個問題如果不能克服,就算另外設立5G基金,找來真正了解市場需求的專家主其事,恐怕也不能跳脫政府與法令的層層制約。

有效運用5G的第1階段千億標金,致力研發,剛好反映出了政府體制的問題。類似事件已發生多次,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期待新政府、新國會對台灣過去走過的路與未來該走的路都多加研究,才能立足本土、迎向未來。(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