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5夜不睡!直擊海陸蛙人「非人」訓練「操到吐」再繼續練

顧上鈞 李偉華
·9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漢光演習,海軍陸戰隊操舟翻覆,造成兩名官兵身亡,其實以橡皮艇搶灘登陸,是非常高難度的進階科目,通常是特種部隊才會操作的技能。我們的採訪團隊,這次就特別採訪兩棲偵搜大隊,直擊新進學員在成為蛙人之前,接受包含體能、水性、水中求生脫困、以及高強度操舟訓練,只有通過最嚴苛的考驗,才能成為最頂尖的兩棲菁英。

圖/TVBS
圖/TVBS

明亮的火光點亮夜晚,焚香祭旗後,震撼教育拉開序幕。

在震撼彈與爆竹的伴奏下,兩棲專長班第151期學員,全速衝刺,緊急集合。

開訓典禮上,學長們都來了,圍繞著集合場,整座營區洋溢著鼓噪與亢奮,兩棲菜鳥們顯得緊張不安。

稍息、永遠忠誠,助教就位。

一桶桶冷水往身上潑,當然少不了最經典的兩棲苦茶。

助教:「張嘴,喝!喝!」

苦茶,期許學員們吃得苦中苦,經過3個月密集訓練,終於準備迎接最後試煉,長達6天5夜的兩棲地獄週正式展開。

兩棲偵搜區隊長沈伯軒:「每天他有4堂課,每一堂課是6個小時,5個小時的操課時間,然後最後一個小時是學生的休息。」

兩棲專長班學員:「一二、二二、三二、四二。」

圖/TVBS
圖/TVBS

151期原本有45員報名,3個月後剩下最後24人,經過地獄週考驗,教官估計只有15-18人能結訓,在一連串高強度熱身後,很快的第一堂課開始。

記者 顧上鈞:「現在時間是12月25日的01:00,大家剛過完浪漫的平安夜,但是兩棲專長班,在接受他們地獄週的第一天,現在他們要在3個半小時內跑完30公里,接著操練到天亮才能休息。」

採訪團隊6天5夜貼身記錄,第一個關卡,學員們在靜謐的高雄夜晚,悄無聲息穿梭大街小巷,但相比夜間長跑的漫漫長路,天堂路的彼端,在此時看來更是遙不可及。

教官:「起來了!」

教官哨聲毫不留情,劃破凌晨凝結的空氣,經過一夜操練後,短暫睡眠,只能說是聊勝於無。」

助教vs.學生:「你會不會說話?(會。) 莫名其妙欸,助教小聲你為什麼要小聲?哪裡有問題啊?你要不要退訓?(不要。) 你要不要退訓?(不要。)」

沒有喘息空間,魔鬼訓練迅速展開。

教官:「來,注意看那邊,中間一塊草皮,右去繞過草皮之後右去左回,再回來懂不懂(懂),用跑的離開。」

助教:「抓一個休息啊,一個喔。」

圖/TVBS
圖/TVBS

陸戰隊一切以體能說話,表現好有獎勵,表現不好,總會有特殊待遇。

助教vs.學員 任祐辰:「哪裡有問題?(報告沒有。) 哪裡有問題?(報告沒有。) 跳!會不會跳?(報告會。) 跳入列,我要看到跳到比我腰還要高,知不知道?(報告知道。) 跳!」

學員任祐辰,體能老是跟不上,但越跟不上,就越容易被教官盯上。

助教vs.學員 任祐辰:「為什麼跑最後一個?為什麼?因為你最爛,知不知道?(報告知道。) 因為你最爛。(我最爛。) 還有我咧,學生啦。(學生最爛。) 莫名,敲頭十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入列。(是。)」

在兩棲專長班,教官就是神,還是那句老話「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但在一個上午高強度操練下,很快的有人身體吃不消。

教官vs.學員:「第二堂課就在吐了,吐完了嗎?(報告吐完了。) 挖一挖,伸進去挖一挖,挖出來。」

圖/TVBS
圖/TVBS

髒、臭、累,壓迫學員的身心理極限,畢竟戰場的污穢,絕對比嘔吐物高出好幾倍。

兩棲偵搜副分隊長 簡延州:「怠惰下來的話,你後面想要再集結上來會很困難,所以原則上只要他們不是到很嚴重的話,原則上我幾乎都不會讓他們抱病號,只是最多有外傷的部分,幫他們稍微處置一下,就讓他們回去上課。」

簡延州上士,是兩棲偵蒐大隊的戰術醫療教官,但正因為他的救援專業,學員們裝病裝痛,通通逃不過他的法眼,因此操練只會更嚴格,而這些沙灘運動還只是熱身,真正的課程是海上長泳。

教官vs.學員:「出發!殺!出發!殺!預備!」

學員們分批前撲,從灘岸匍匐前進。

學員:「走到了台北,經過了萬華,走到了華西街,往前游,往前游。」

圖/TVBS
圖/TVBS

抬頭蛙泳姿,再累還是要大聲唱歌,學員們要在4小時內游完7.1公里,訓練才能告一段落。

「開動!」每餐飯學員都要吃下大量的大蒜,借此殺菌,提高免疫力,畢竟高強度訓練,又缺乏睡眠,負荷實在太大。

記者 顧上鈞:「受訓期間學員所有吃飯睡覺上廁所,通通要在1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內完成,想當然爾,他們這6天5夜的訓練,是完全沒有洗澡的空檔,而他們用餐的最高準則,就是一定要把飯盒裡的食物通通吃光光。」

吃完飯才有體力,但吃得太久,又會壓縮到睡眠時間,更別說還得排隊找醫官擦藥。

排隊的過程可不能閒著,有人得正拳頂地,有人得扛著同袍待命,而沒受傷的學員,也有別的難題。

圖/TVBS
圖/TVBS

助教vs.學員:「想不想換科目啊?(想。) 所有人撐好,兩分鐘。」

頭撐地,是頂艇行軍前置訓練,目的在強化頸部肌肉支撐力,標準姿勢是雙腳打直,雙手負背,得運用全身肌力,好不容易熬到傍晚終於準備就寢,但教官的要求仍然沒停。

助教:「三、二、一,停。還是有人站著,怎麼還是你,上一動。」

只要有人做不好,就得通通重來,學員們同船一命,共進共退。

助教vs.學員:「五、四、三、二、一。躺平了沒?躺平了。」

大家迅速躺平,一秒入睡,此時卻有一位學員,因為軍毯沒折好,被教官拉到一旁慢慢研究。

助教vs.學員 汪博升:「為什麼會偏右上角咧?我記得是在正中央欸,WORD會不會用?置中,你沒有點選置中對不對?(不對。) 怎樣,怎樣啦?你有沒有點選?(報告有。) 那為什麼還在旁邊?軟體出問題還是腦袋出問題?(報告,學生自己的問題。) 那什麼時候會處理這個問題? (報告學生回去再研究。) 為什麼要回去?(因為學生現在想不到怎麼折。) 那就先想啊,先做啊。(報告是。) 你都要打仗了,你要不要跟敵人說,等我回去研究好戰術再來找你們,不耐煩是不是?(報告沒有。)」

區區折個被子,教官磨了再磨,想睡個覺真的好難,但情緒潰堤,也只能擦乾眼淚,繼續執行教官的命令,畢竟兩棲偵蒐大隊沒人逼你來,這裡只招募最強悍的軍人。

圖/TVBS
圖/TVBS

兩棲偵搜區隊長 沈伯軒:「偵搜隊員的標準首要有幾個重點,第一個是他的服從性,然後忠誠度、意志力,跟團隊合作,這個是我們首要要求的,然後其次才是針對他的體能戰技。」

學員汪博升是海軍官校畢業的中尉軍官,這是他第三次挑戰兩棲專長班了,前兩次鎩羽而歸,這次教官對他的抗壓性、服從性,都更加要求,畢竟身為軍官未來可得領導同袍作戰,此時此刻最基本的摺軍毯,就是他必須完成的個人挑戰,只是好不容易通過標準,短暫的睡覺時間已經結束。

助教:「快一點啦,好,艇長都很安靜沒關係。」

漫漫長夜等著他們的,還是無止盡的訓練

無條件服從無限度忍耐,無條件服從無限度忍耐。

命令絕對服從,叫你把臉埋進沙裡也不奇怪,達到極限還要超過極限。

圖/TVBS
圖/TVBS

助教vs.學員汪博升:「不要以為最後十下就沒事了,動作都不標準,最後十下...最後十下...快點啦,給你三秒,三、二一、二二、二三。」

這堂課特別要訓練蛙人操,提升學員柔軟度,在最後的天堂路才能標準過關。

學員:「殺!」

這天的科目是海上操舟,期間,各艇還得彼此競爭。

記者 顧上鈞:「操舟是非常考驗耐力與默契的科目,現在他們要在海上連續操舟12公里,而我們可以聽到,他們從頭到尾要保持答數的狀態,來確保動作一致。」

助教:「賴玉園睡著了是不是(不是),喊殺聲。」

高雄的大海一片蔚藍,背後卻暗藏凶險,特種部隊看上去單純的操舟科目,前置訓練包含泳訓、求生,各種項目都是爐火純青。

圖/TVBS
圖/TVBS

上士助教 郭東和:「海上長時間的操舟的時候,我們會在港區內實施所謂的翻覆艇訓練,會有在游泳池內實施,所謂的武裝脫著裝訓練,以及閉氣訓練。」

採用操舟搶灘登陸,隱蔽性高,戰術彈性大,是兩棲蛙人的必備技能,而上岸後的移動方式,就有賴頂艇行軍。

助教vs.學員:「我都比你大聲,破音怎麼樣,喊嘛,就你這個樣子想結訓。」

教官的怒吼,如狂風暴雨般刮面而來,學員們還是得乖乖唱歌答數:「學員望著那助教的笑容,假裝又帶點虛偽。」

記者 顧上鈞:「頂艇行軍是蛙人進行兩棲作戰時,戰術移動的方式,分別有頭頂、肩扛以及手提,三種不同的模式,而我們也可以知道,重心離地面愈遠,它的強度也就愈高。」

助教vs.學員:「一二三,撐起來,二三艇在幹嘛,二三艇,撐起來,撐起來。」

圖/TVBS
圖/TVBS

最慘的就是手舉,雙臂高舉過頭撐住橡皮艇,重心最高,最難穩定,從手臂、肩膀,到軀幹,通通要出力。

記者vs.學員:「(撐得住嗎?)可以,很痠。(頭頂會痛嗎?) 頭頂不會痛是會痠,脖子會痠。」

助教vs.學員:「二艇艇長,你在幹嘛?(報告沒有。) 沒有?我看你在休息是不是?(沒有。) 太爽了是不是?(沒有。)」

訓練很苦,身體很累,但教官的要求只會愈來愈嚴,畢竟兩棲偵搜大隊,是頂尖中的頂尖,唯有真正的強者,才能留在這支傳奇部隊。

更多 TVBS 報導
春節將至 國防部:三軍加強戒備不因假期鬆懈
新冠肺炎防疫要角 化學兵肩負戰鬥部隊重要支援
兩岸開戰傳國軍訂「承受第一擊」條款 被打才能還手?!退將:太消極
府:正副總統未安排春節參香 福袋改慰勉行程發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