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億美元,是暴雪的落幕還是重生?

·13 分鐘 (閱讀時間)

被維旺迪控制下的暴雪,曾寄希望於被動視“拯救”。而在與動視完成並購,獨立出來不到10年的今天,動視暴雪又開始寄希望於微軟的“天價”並購,尋找進入新時代的機會。

暴雪有今天,似乎在2018年那場嘉年華的“鬧劇”上,就有了苗頭。

在那一天,暴雪的創始人麥克·莫漢(Mike Morhaime)宣佈將卸任CEO。

而玩家們也沒有等來期待已久的《暗黑破壞神4》,以及繼2016年推出《守望先鋒》之後的暴雪新網游。只等來了一款暴雪聯合開發,帶有網易logo的手游——《暗黑破壞神:不朽》。

對於暴雪,玩家們曾經堅信“暴雪出品,必屬精品”,因此願意用數年等待那個精品。但對因為網游而愛上暴雪的玩家來說,他們並不能接受暴雪向手游“降級”。

彼時的發言人不解地問:“你們沒有手機嗎?”

一位玩家憤而起身:“這是一個過季的愚人節玩笑嗎?”

一位玩家在嘉年華上質問暴雪

而這款新手游,也在Youtube上迅速收獲大量點“踩“。玩家們不能接受的不僅是暴雪的“墮落”,更是這家公司對游戲與粉絲的傲慢。

作為《魔獸》系列、《星際爭霸》、《暗黑破壞神》等經典游戲的締造者,暴雪在游戲行業的地位不言而喻。但在資本的裹挾之下,那個曾經會耗費7年時間重金打造精品游戲,用游戲NPC形式紀念癌症玩家的暴雪,正在一步步陷入創意的停滯。在2016年之後,除了更新老牌游戲的資料卡,暴雪再沒有推出新游。

在創意停滯的同時,原暴雪團隊的游戲設計師、項目負責人,甚至是最初的創始人也在陸續離開。

對暴雪而言,禍不單行的還有自2021年下半年開始的“性騷擾”丑聞的持續發酵。過去的一年裡,暴雪的股價下跌了23%。

“王權沒有永恆,孩子”,在嘉年華“鬧劇”之後,一位粉絲用了《巫妖王之努》裡這句經典台詞諷刺暴雪。

而在如今,暴雪687億美元賣身微軟。對於這場並購,那些依然對暴雪懷有期待的玩家們,也在期盼強強聯合之下,暴雪能夠重回榮光。

但真的會如願嗎?

1、並購,暴雪擺脫不了的“命運”

暴雪從誕生開始,便在被“收購”、“並購”的命運中轉輾反側。其中,不得不提與動視的故事,這要從1991年開始說起。

這一年,3個畢業生一起成立了一個游戲公司,命名為Silicon & Synapse,即:硅與神經鍵。這實在不是一個好名字,後來就改名成了Blizzard,翻譯過來就是“暴雪娛樂”。

也是在這一年,已經混跡游戲圈數年的鮑比·科蒂克與好友完成了對Mediagenic(美國動視)25%股份的收購。這是世界上第一個第三方游戲發行商,在收購完成後,科蒂克成功擔任了Mediagenic的CEO。

在而後的十數年裡,暴雪與動視都是游戲行業裡的兩條不相交平行線。

作為游戲製作公司,暴雪憑借1994年聖誕節推出的網游《魔獸爭霸》異軍突起,自此開啟了其在網游領域的征程。而後收購“禿鷲”工作室,這個工作室打造的RPG游戲《暗黑破壞神》也成為了繼《魔獸爭霸》之後,暴雪旗下另一個大IP,“禿鷲”也自此改名為“北方暴雪”。

在《暗黑破壞神》推出的同期,暴雪的另一款新游戲《星際爭霸》也正在締造另一個“神話”。它的出現拉開了電子競技的序幕,韓國最早就以《星際爭霸》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職業體系,而這套體系直到如今也在各個電競比賽中沿用。

將暴雪推向頂峰的,或許當屬《魔獸世界》。在以往的游戲中,暴雪能夠輕松創造百萬銷量,而這款大型多人在線游戲(MMO)在發布一年之後,就已擁有500萬付費用戶,三年後超過1000萬。在業績口碑上,《魔獸世界》也以絕對的技術優勢與設計優勢,成為了當時網游界的天花板。

暴雪的產量雖然不多,但每次出產,都在重新定義游戲。這也是為什麼玩家曾經相信“暴雪出品,必屬精品”的緣由所在。

在暴雪開始馳騁全球游戲市場時,剛剛入駐Mediagenic的科蒂克還在艱難翻盤,先後進行了大規模重組,改名為Activision(動視),遷了公司地址,啟動破產保護程序等等。終於在1997年才開始扭虧為盈。

科蒂克的確是眼光不錯的商人,在游戲行業的發展初期,他就押中了“游戲發行”。在而後十年間,動視收購了25個游戲工作室,並推出《使命召喚》、《吉他英雄》等經典作品。

在2006年,科蒂克盯上了《魔獸世界》,並找到了暴雪的母公司維旺迪,表達出自己希望取得《魔獸世界》發行權的意願。

一個事實是,暴雪從來不是一家獨立的游戲公司。早在1993年,暴雪便被Davidson & Associates收購,但其收購的前提,是要給暴雪完全的自主權。也是在這個期間,暴雪做出了《魔獸爭霸》、《星際爭霸》等好作品。

不過後來Davidson & Associates被法國游戲公司維旺迪收購,暴雪的控制權也落到了維旺迪手中。

在這個時期,維旺迪多次干涉暴雪的游戲研發,使得暴雪與維旺迪之間產生了許多矛盾。一個著名的事件是,《暗黑破壞神》系列的製作者“北方暴雪”的4位核心成員,曾以辭職要挾維旺迪不再幹涉具體游戲研發。但最終並未成功,4人離開後,“北方暴雪”也在2005年正式解散。

在2007年,動視正式與維旺迪合並,並成立動視暴雪,科蒂克為新公司CEO兼總裁。由於維旺迪口碑並不好,許多人都希望科蒂克能夠拯救暴雪於“水火”。

科蒂克也的確做到了,在2013年,累計到了足夠資金的動視暴雪以58.3億美元的價格正式從維旺迪手中贖身,成為了一家獨立的游戲公司。

在完成股權交後,動視暴雪先是2014年推出了風靡一時的卡牌游戲《爐石傳說》,又在兩年後再接再厲做出了《守望先鋒》,顛覆了傳統FPS的玩法,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2、“王權”沒落的6年

但蜜月期終將過去,重商業運作的動視與重精雕細琢的暴雪,終究也開始了排異反應。

堅持“慢工出細活”的暴雪,在過去往往會用數年,不計成本和回報來研發一款精品游戲。

以科幻題材游戲《泰坦》為例,它啟動於2007年,開發團隊超過百人,被暴雪稱之為“我們的下一代MMO”,“你所能想像的最雄心勃勃的事”,也被看作是有希望接棒《魔獸世界》的游戲。

但在2014年,麥克·莫漢對外宣佈項目已被取消,原因在於為了捍衛暴雪精品游戲創造者的頭銜,而不論從資金、人力還是時間層面考量,《泰坦》無法實現起初設立的願景。

早年流傳的《泰坦》設定圖

夭折腹中,暴雪為《泰坦》付出了多少成本、精力不得而知。但外界認為,《泰坦》的研發一定程度上拖累了那幾年暴雪的盈利情況。

在科蒂克領導的動視暴雪時代,無論從企業的收益,還是市值上出發,科蒂克都不會允許暴雪再來一個失敗《泰坦》。

而在缺乏了“精雕細琢”的重磅投入之後,暴雪也再沒能出品一款能夠比肩《魔獸世界》的游戲。無論是《爐石傳說》還是《守望先鋒》,都算不上是“接棒者”,它們雖然一度火爆網游市場,但無論是玩家口碑,還是游戲評分,都有明顯的下行趨勢。

更讓玩家們失望的是在《守望先鋒》之後,暴雪已經六年沒有推出新網游,唯一大動作就是不停更新《魔獸世界》的資料片,以及重制自己曾經的經典IP。六年,對於更新換代極快的游戲行業來說,已經太久了。

也是在這6年,手游時代來臨。騰訊、網易等游戲公司通過對手游的開發和運營,後來居上,迅速躋身全球收益最高游戲公司行列。

而手游具備的持續消費屬性,也使得做“一次性買賣”的網游、主機游戲公司十分羨豔。作為商人,科蒂克顯然不願放棄這塊利潤。

於是便有了2018年暴雪嘉年華上那戲劇性一幕。

玩家們接受不了暴雪做“手游”,認為它已經缺失了對游戲的敬畏和對用戶的關懷。而想要通過手游賺錢的動視暴雪,似乎至今未能摸清手游的玩法,那款改編自《暗黑破壞神》IP的手游,並沒有掀起動視暴雪想要的浪潮

而在目前,動視暴雪旗下最暢銷的手游,實際上來自於其收購的子公司KING開發的《糖果粉碎傳奇》。

據動視暴雪2021財年半年報顯示,動視出版、暴雪娛樂和King三家公司分別貢獻16.8億美元、8.7億美元、12.4億美元。相比2020年期,動視與King的收入都有增長,暴雪有所下滑,且在2020年、2021年都是公司中收入墊底的那個。

很難說動視團隊與暴雪團隊是否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但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在動視暴雪完成並購後,科蒂克將動視的員工安排到了暴雪的業務線中。

在2019年暴雪聯合創始人麥克·莫漢離職之後,動視暴雪裁員了8%,其中大半來自暴雪。

在2021年,暴雪原核心人員的離職更為頻繁。

《星際爭霸2》、《暗黑破壞神4》、《魔獸世界》等項目的重要參與者大衛·金,《守望先鋒》首席設計師傑夫·卡普蘭先後離職。在8月,暴雪娛樂副總裁、首席法務也宣佈離職。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整個2021年下半年,暴雪都陷入了性騷擾丑聞事件。

DFEH(加州公平就業及住房部)起訴暴雪,指責暴雪有嚴重的性別歧視問題,並指出暴雪內部存在一種“兄弟會文化”,在雇傭規定上就歧視女性員工。更嚴重的對公司高管普遍的性騷擾起訴,直接指控暴雪內部存在大量對女性員工不尊重的行為。

過去的一年裡,受業績與該事件的影響,動視暴雪股價下跌23%。這些糾紛也進一步影響到了新品的開發,原定於2022年出的暴雪嘉年華已經宣佈取消,《暗黑破壞神4》和《守望先鋒2》將大幅度延期。

科蒂克表示,在對抗強大競爭對手,比如騰訊、網易、Facebook、索尼等公司時感到力不從心。而為了對抗競爭對手,並入微軟便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了。

3、“微軟暴雪”還會是那個暴雪嗎?

對於暴雪來說,687億美元的收購金額,可能不失為一個體面的收場。

這不僅是游戲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收購案,也是一個能夠影響游戲市場格局的舉動。

對微軟而言,在這起交易完成後,它將成為僅次於騰訊和索尼,按營業收入計算的全球第三大游戲公司。同時,也將獲得獲得包括《魔獸》、《星際爭霸》、《暗黑破壞神》、《守望先鋒》、《爐石傳說》、《使命召喚》等諸多游戲產品的特許經營權。

“收購完成後,我們將在XGP和PC Game Pass中提供大量動視暴雪出品的游戲,包括動視暴雪游戲庫中的全新作品及游戲。”微軟游戲CEO菲爾・斯賓塞表示,而這也將增強微軟Xbox Game Pass(以下簡稱XGP)的產品組合。

這起收購案宣佈後,一度影響到了微軟最大的競爭對手索尼的股價,也側面說明了資本市場對收購案的看好。

不僅如此,暴雪並入微軟也戴上了“元宇宙”帽子。

在此前的電話會議上,微軟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表示,“與動視暴雪一起,我們能夠加速推進數字世界跟物理世界融合,讓元宇宙早日落地。”

他認為,在游戲中元宇宙即社區跟虛擬身份的集合。它是以游戲IP為基礎,可跨平台訪問。並強調收購動視暴雪,目的就是將游戲、新技術、社區跟商業模式進行結合,以推動元宇宙發展。

在“微軟+暴雪”的聯合下,微軟或許能夠將元宇宙率先落地。

對暴雪而言,與財大氣粗的微軟並購,那些已經遲到了許久游戲新品,或許能夠在資金的推動下快速上市。微軟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新品在自己的平台上發行。

而玩家們也期待夭折的《泰坦》可以重啟,或者是另外一款能夠接棒“魔獸世界”的暴雪游戲出現。

但這只是最美好的期待。很難說微軟在後續的運營中,在資金上會對暴雪有多少扶持,畢竟資本的世界,很難容下慢動作的“精雕細琢”。

到如今,暴雪曾經的創始人、主創團隊、優秀的設計師等等都已經離開。

在2020年,麥克·莫漢宣佈自己創立了一個全新的游戲公司Dreamhaven,且旗下已經成立了兩個游戲工作室。許多員工也都是暴雪曾經的核心人員,比如曾經《星際爭霸2》和《爐石傳說》的首席開發人,《星際爭霸2》、風暴英雄首席設計師和前爐石的創意總監等等。

這群老將們以“Dream”為名,依然在追逐理想的游戲,不少玩家也希望能夠在Dreamhaven找到“老暴雪”的樣子。

而暴雪未來會如何,那就是微軟該操心的事情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全天候科技,36氪經授權發布。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