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血腥內戰、外權角力戰場 阿塞德如何夾縫求生存?

余尹倫
上報

英美法聯軍13日晚間針對敘利亞化武設施基地發動空襲,回擊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疑對人民動用化武一事。隔日一早,敘利亞總統辦公室於推特釋出一段阿塞德前往辦公的影片,並以阿拉伯文寫道「韌性展現的早晨」,宣示意味濃厚。

敘利亞內戰至今已步入第7年,起初受阿拉伯之春鼓舞,人民起身欲推翻獨裁政權,然而隨時間流逝,敘利亞逐漸淪為西方大國、中東強權的角力戰場,期間各方勢力疆域更迭不斷,唯一不變的是,阿塞德屹立不搖的政權。

 

考量西方世界過去多次透過軍事干預,拉下中東世界的強人領袖,對於這7年來阿塞德是如何挺過內憂外患的紛擾,《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從內外因素加以分析,指出外力支持、反政府軍內鬨、西方聯軍的遲疑都是關鍵。

صباح الصمود..
رئاسة الجمهورية العربية السورية pic.twitter.com/hhIZT6cOTe


— Syrian Presidency (@Presidency_Sy) 2018年4月14日

 

伊朗、俄羅斯陸空撐腰

敘利亞內戰爆發近1年之際,2012年的夏天,首都大馬士革遭爆炸襲擊,包括時任敘利亞國防部長、阿塞德姊夫肖卡特(Assef Shawkat)在內的多名政府高層悉數罹難。當時主要的反政府勢力「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宣稱勝利就在不遠之處。

未料,什葉派大國伊朗隨即介入戰事,提供同為什葉派盟友的阿塞德政權實質的兵力支援,協助軍事訓練並提供作戰經驗老道的指揮官。

 

伊朗多半以步兵形式參與這場戰事 ,人數落在數萬名左右。

 

 

親敘利亞政府軍的民兵組織「國防軍」(National Defence Forces)便是由德黑蘭一手訓練,鼎盛時期兵力達9萬多人,被認為是扭轉戰局風向的關鍵。

2015年9月加入戰事的俄羅斯所採取的空襲策略,效果更為明顯,成功助阿塞德站上上風。不敵俄方猛烈轟炸的反政府軍則節節敗退,失守敘利亞第二大城阿勒坡(Aleppo)、東古塔(Eastern Ghouta)等重要據點。

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左)2017年11月會面時合影。(湯森路透)

反政府勢力分裂嚴重

同時間,反政府軍「敘利亞自由軍」內部陷入利益鬥爭,敵對派系各自為政。時至今日,敘利亞的反抗軍派系多達數十支,各因宗教信仰、民族認同和政治及地域傾向而有所分歧。

內戰初期,反政府勢力原不排斥來自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前身「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的軍事援助,過沒多久卻發現兩方反陷入交戰局面,瓜分了對抗阿塞德政權的注意力及軍事資源。

 

當時的ISIL還一度從中拿下多個反政府勢力的城市重鎮,在拉卡省(Raqqa)逼退對方。

 

即便反政府軍隨後奪回部分勢力範圍,仍有不少疆域落到政府軍和庫德族戰士手中。

 

 

西方國家不再強推倒台

至於同樣淌了敘利亞戰事渾水的西方國家和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等地域權強權,嘴上雖表示強烈反對阿塞德政權,但鑒於過去失敗經驗,未能有效推派繼位者穩定局勢,皆不願拿出實際行動移除阿塞德政權。

這點可反應在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於13日空襲行動後發表的聲明,她強調該次攻擊「無關更替政權或介入敘利亞內戰」。隨著內戰時間拉長,西方國家已不再把阿塞德的倒台視作首要目標。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2017年3月曾直言,把阿塞德趕下台已非美國的重點政策。在那之前,英國外交大臣強森(Boris Johnson)亦表示,阿塞德將可以作為和平協議的一部分而留下。

相較利比亞的經驗,白宮在軍事介入敘利亞一事上態度保守許多,遲遲未依當地反叛勢力所願,提供足以抗衡政府軍空襲攻勢的武器系統,深怕這些武器最終流入ISIL等激進團體手中,用以反擊西方國家。

 

美國政府在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的倒台中扮演關鍵角色。

 

國內支持

阿塞德於國內享有一定程度上的支持,更鞏固了其政權的基礎。

 

阿塞德的支持者並不侷限於他家族所屬的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一些過往於其統治下受惠的遜尼派族群也不樂見現狀發生改變。

😨 川普宣布開戰了

佯攻戰術建功 騙過敘國耳目
任務完成…波灣殷鑑不遠
有圖有真相 敘化武設施遭襲
俄促譴責盟軍攻敘 聯合國安理會否決
下令開打 美俄為何搶著為正義而戰?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