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歲張景科 台灣咖啡老兵

(周麗蘭)
·2 分鐘 (閱讀時間)
75歲張景科是台灣咖啡的老兵,從種咖啡、發酵咖啡、烘焙咖啡都精通。(周麗蘭攝)
75歲張景科是台灣咖啡的老兵,從種咖啡、發酵咖啡、烘焙咖啡都精通。(周麗蘭攝)

伯樂之於千里馬,就像台灣咖啡豆之於張景科。張景科從種咖啡、發酵咖啡、烘焙咖啡都精通,近20年來,同時產出咖啡酵素、咖啡花果茶,這2年他為自身需求,再推出綠咖啡,咖啡之於他,是食品也是作品,越鑽越深。

75歲張景科是台灣咖啡的老兵,1960年代末期,他曾受雇於斗六咖啡工廠,學會水洗發酵到烘焙的技術,台灣咖啡產業沒落後,他改當巡山員,一度當廚師,近20年有幸再逢台灣咖啡復興,於是回到老本行。

當同業還在摸索烘焙,張景科邁步到蜜處理,同時開發出古坑鄉的第1支掛耳咖啡;他求知慾強烈、心胸開闊,即使關鍵技術被外洩,他也選擇看淡,繼續往前走。

與咖啡結緣一輩子,從耳順之年到古稀之年,他烘焙的咖啡豆愈來愈有人生歷練的風味;早年,他曾烘焙1支「渥垛賞」咖啡,以紀念老爸對他的啟發,他青出於藍曾遠赴中美洲、印尼分享技術,但現已75歲的他,只為自己的理想烘豆。

2年前,因身體欠安,張景科轉向研究綠咖啡,重拾健康後,咖啡對他而言,不再只是商品,是必須精益求精的作品,發酵、烘豆、磨豆是他的技藝與使命。

他把所有賺來的錢投入設備,窮盡一切辦法,催生出好喝、比賽也能獲得青睞的咖啡,這個任務的難度不下於先前耗費多年的蜜處理,他期待,比賽中獲得年輕一代咖啡師肯定,但客人的意見,更是他烘豆的動力,既叫好也要叫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