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萬票完美風暴之明天過後

張登及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總統大選蔡英文大勝韓國瑜265萬票,不僅勝差大,蔡總統贏得817萬票歷史新高,也頗出朝野意料之外。仔細考察,令人吃驚的並非267萬票差;這個差距相當於總票數約18%,與投票前3個月甚至更久的民調比較接近。最後3個月部分媒體做出藍、綠之差將達到25%、30%、35%的離譜估計並沒有出現。

韓國瑜不僅超越了2016年大選國民黨最低潮時的389萬,也超過當年泛藍的總地板,即再加上當年宋楚瑜後的540萬。可見韓以民調蓋牌、出擊媒體等個人不對稱游擊戰,突圍執政黨的媒體優勢和網戰覆蓋,在所有內外不利條件並列的完美風暴下,已大部分挽回了2016年出走的基本盤。蔡英文總統續任,竟能比2016年的689萬再多出128萬票,極大部分是因為大選投票率又從2016年的66%拉高到75%。多出的9%近130萬票,幾近為蔡總統所囊括。

藍營大敗令人驚異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大家對2018年地方選舉國民黨大勝記憶猶新。當時藍營僅用兩年就擺脫2016陰霾,收復9席縣市共贏得16席,總得票率還超過50%。當時蔡政府績效不彰,民望始終在2成徘徊,致使民進黨敗後「易帥」聲浪大漲,賴揆也以辭職甩脫包袱挑戰大位,各界普遍認為藍綠鐘擺將加速擺回。而且整個後九合一階段,執政黨除了大推各項灑幣的短期利好,並無比2018年更明顯的建樹,反倒出現不少弊案。即在年初北京釋出《習五條》被綠營改造為「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的「亡國感」論述,蔡英文還沒有馬上超過賴清德,主持選務的黨中央左右為難。

完美風暴的開始純屬巧合。2月港人陳同佳在台涉及命案,港府於2月14日至3月4日進行修訂《逃犯條例》諮詢。接著自3月15日起開始有港人示威。運動在4月下旬被媒體命名為「反送中」,5月時已開始波及若干大學、中學。約是同時,執政黨3月14日公告初選,但是否納入「手機民調」等眾多技術問題陷入冗長協商,在某些大老的運作下調整比賽規則並延後時間,民調延至5月底才執行。這段期間國民黨還困於郭台銘參選,和是否徵韓的問題。蔡總統已可藉執政高度掌握優勢,先是在6月擊敗賴清德,也同樣在6月初,擺脫1年多來負評高於正評的逆境,滿意度黃金交叉。這以後的故事,讀者就很熟悉了。

817萬票的完美風暴是三大旋風共構而成:香港情勢、國民黨亂局,以及美國因素。美中結構性對抗早在馬政府後期就形成,再因貿易戰、科技戰、地緣對抗而加強,呈現為支持蔡政府全面制衡北京的政策。國民黨內訌近因是九合一大勝,造成中央、地方黨政領袖連續誤算。但是如果沒有香港情勢,僅是美中較量與國民黨亂象,都不足以使民意短時間轉而肯定綠營的政績,甚至使總統票遠高過執政黨區域總票數和不分區總票數。占總選民6%的台灣「首投族」119萬,以及往年僅有5成多投票率的40歲以下選民,成功被動員,投票率猛增到70%以上,如果其中8成投蔡,就已遠遠比689萬票再多150萬票。

香港因素時間與性質上的關鍵性,強化了另兩個因素,是綠營大勝的必要條件。美國相助與國民黨內亂,則是助綠營達陣的充分條件。香港因素能在短短數月形成狂掃國民黨的旋風,則是因為它再度成功地挑起台灣社會的認同危機。對中共滲透的恐懼與對中國認同的不安固然早已存在,但九合一選舉前民調顯示,民眾的台灣認同與中國認同還有很高的兼容性。而中共自戒嚴時代以來無日不「滲透」,統戰更早已是民眾熟悉的「陽謀」。反倒是所謂「銳實力」笨拙到遠不如「台製網軍」,才淪為「芒果乾」的原料。

817萬票完美風暴之後,新風暴立刻又逼近台灣。

三元素看似依舊,但危機更加嚴重。這一次香港因素的價值當然下降,大國對抗完全站上前台,驗證台灣的選擇究竟是棋手還是棋子。至於國民黨,「改革」的內容如果依舊是逃避理念與戰略上的競爭,甚至演成「跟拜」與「奪權」的爛戲,那就連棋子的價值也沒有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