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暴雨 沖垮4327億治水神話

吳江泉╱高雄報導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吳江泉╱高雄報導】

從扁政府8年1160億、馬政府6年660億到如今蔡政府的2507億,這些不是數字,而是政府拿出的真金白銀治理水患預算,諷刺的是823暴雨,直接沖垮南台灣綠色執政的治水神話。

政府有心編列大把特別預算治水,並沒錯,但太過迷思工程手段,缺乏以都市設計角度解決問題,尤其縣市合併後,大區域的治水要考量上、中、下游一體整治,不能再頭痛醫頭、腳疼醫腳的片段治水。

藍營人士就講,連續暴雨狂炸南台灣,炸的不止是人民對淹水的惡夢,也炸毀綠色執政的治水防洪政治神話,他指出,賴揆不是還對自己僅花3年就解決台南30年水患,莫名得意,就連花媽也因在高雄蓋了15座滯洪池而沾沾自喜,但水患一來,全破功。

曾參與第一線救災的人員不客氣指出,政府此時此刻的要務是救災,第一時間就要動員所有的機動抽水設備,緊急把淹水嚴重的地區髒水排離,協助災民迅速清理家園,恢復正常生活,而不是救災慢半拍,緊急「消化」淹水的計畫沒半撇,只聽到高層對治水幹話一篇又一篇。

花大錢治理水患是應該的,但錢到底有沒有花在刀口上,高雄300多億治水經費,除了治水工程,也花了大筆徵收地經費,蓋了15座滯洪池,雖說滯洪池在這次水患中發揮部分功能,但還是抵擋不住老天爺的考驗,車道成河的景象,歷歷在目,海綿城市的概念應再深化檢討。

另外這次暴雨淹水的停班課措施,也顯得縣市政府間多頭馬車狀況;高雄與屏東、台南與高雄、雲嘉南、中彰投,其實都有共同生活圈,過去颱風天決定要不要放假,縣市政府間都有「區域聯防」的概念,會互相聯繫討論,做出整體性的決定,怎會出現該放假不放,別人上班我休假的荒腔走板決策,確實令老百姓想不通透。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