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發功揀新藥2】生技老兵重出江湖 安宏曝創造大利潤經營模式

安宏生醫是目前台灣極少數自建AI平台的新藥研發公司。圖中為安宏生醫執行長林助強。
安宏生醫是目前台灣極少數自建AI平台的新藥研發公司。圖中為安宏生醫執行長林助強。

有別於智擎生技等新藥研發業者,專攻蛋白質降解藥物的安宏生醫雖然規模更小,但卻投注相當大的心力與資源,建立自己的AI團隊。安宏創辦人暨執行長林助強是生技界的「老兵」,曾在太景生技服務近20年,提前退休後,因有感於自身豐富的藥物開發經驗,若無法傳承給年輕人,實在有點可惜,而重出江湖。創業時,林助強因發現AI是未來生技公司開發新藥很重要的一個元素,決定自行開發AI藥物設計平台。

林助強向本刊表示,自己透過很多文獻、資訊分析,並且深入觀察許多生技公司的商業發展模式等等,發現AI是未來生技公司開發新藥很重要的一個元素;同時,在選題方面,自己也找到了蛋白質降解,因為蛋白質降解藥物對於小分子藥物的研究人員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新的方向跟出口,而且它的應用完全不輸於大分子藥物,加上這方面的公司大多剛在起步階段,對於一個新創公司而言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與機會。確定這些事情之後,覺得自己應該親自出來做這件事情,方能把AI的元素真正打造出來,運用在藥物設計與探索。

當記者對資本額不到2,000萬元的安宏,竟有能力開發自己的AI平台感到訝異時,林助強試圖向本刊解釋其中的緣由。林助強說,安宏內部成員包括程式設計、藥物化學、生物結構等方面的專家,而不是獨尊程式設計師,一般AI公司為了開發運算速度很快的AI,聘用大量的程式設計師,而安宏則是側重實用性,小而美的團隊會針對AI所產生的結果馬上開會、討論,立刻再針對AI模型做調整。初估,包括AI平台的建置及藥物驗證工作,僅利用2年半左右的時間,就有藥物完成動物驗證階段,即將選擇臨床前候選藥物,AI所帶來的幫助非常大。

林助強進一步向本刊分析,大多數蛋白質降解藥物的生技公司仍在起步階段,目前還沒有一個蛋白質降解藥物上市,最快的同業也只是在臨床二期,就如同沒有一顆新藥是透過AI成功上市一樣。在整個新藥開發的價值鏈裡面,安宏鎖定最前面的新藥探索、發現,安宏的AI平台主要輔助內部藥物研發計畫,同業若信任安宏,可參與安宏的新藥開發計畫,共同分擔開發費用,授權成功後再分潤,這樣的商業模式才可長可久。

針對核心經營模式,林助強特別向本刊強調,考量資金實力,安宏會盡量選擇在臨床前就授權,但早期授權並不意味著新藥的價值就會比較低,最近就有一家蛋白質降解藥物新藥公司,只是完成動物實驗,授權給羅氏(Roche)便拿到6,000萬元簽約金,倘若新藥順利上市,整個授權金額更高達6.5億美元。傳統方式可能在臨床前得花上2、3,000萬美元的研發費用,而安宏透過AI僅花不到400萬美元,若能成功,投報率很驚人。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AI發功揀新藥3】矽谷創投名人加持 分子智藥靠大數據當生技廠後盾
【AI發功揀新藥】AZ、莫德納靠AI快速問市 台廠老將新兵齊發功
【AI發功揀新藥1】全球知名公司落腳台灣 英科智能揭製藥AI二大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