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一通電話後,我什麼都不是」:美國工作體會殘酷現實,我學到的兩件事

換日線
職場精力湯

作者:陳亭潔/Hello! Anita 老師

你有沒有體驗過在一天之內,心情從有如摔落萬丈深淵,到被救起的的感覺?

我曾說過自己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因為自從和美國沾上邊的那刻起,我的人生就像撿到一本武林秘笈一樣開竅了:在交換學生裡享受異國文化帶來的震撼、在實習生生涯中得到家長和老師的重用、在當老師的第一年受到學生的愛戴。

有些朋友們羨慕我,剛畢業就有機會直接到美國工作;有些朋友更以為,我會從此順利平步青雲、什麼事都不用擔心。

但原來看似天下太平的生活,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一通電話,兩年來工作頓時成空

就在學期結束的最後一天,遠在美國另一頭開會的主任,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大致內容是學校今年再次需要減省預算,所以決定只留主科老師,沒有辦法再繼續聘請我了。

就這樣,我第一次體驗到出社會的殘酷:無論在崗位上付出多少、對教學多有熱誠、對學校的政策多麼支持、兩年來和同事學生們培養了多少感情⋯⋯在一通電話之後,我什麼都不是。

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那個早上——聽完那通電話的我,名符其實地是腦中一片空白,什麼都沒辦法想。離開辦公室之後,我理一理自己的心情,安撫好自己的情緒之後走回教室。我冷靜地向學生們宣布,我要離開學校了。頓時,大家全安靜了下來。幾個學生紅著雙眼、不敢相信地看著我,連以往最調皮的學生都皺著眉頭問我「為什麼?」

那一刻,我的心情跌有如跌到懸崖之下——我知道我的離開,讓他們失望了。

如果你問我,當老師最大的成就感來源是什麼?我絕對會說:「一群很愛你的學生。」當一群學生都真心喜歡你的課、因為你的課而成長時,你會發現自己彷彿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所以,當要離開他們時,是真的真的很不捨的。

回到家裡的我,還是負面情緒遠多於正面:我想不到怎麼和我在台灣的父母開口;我不知道下一份工作要從何找起;我不知道我該繼續想辦法留在美國、還是開始準備回台灣,我甚至不再確定我還想當老師⋯⋯。

一瞬間,我才發現自己過去是多麼幸運,沒有承受過現實沈重的打擊;我才知道原來現實是這麼讓人不知所措,突如其來的挫折,其實讓人很難再有勇氣樂觀向前。

我問了自己無數次:「我該怎麼辦?」,花了一整個下午坐在沙發上發呆,隨意讓眼淚在我臉上橫行。

「請你繼續當老師」,意外收到的溫暖與幫助

突然間,我的手機不斷跳出訊息。

許多老師、家長紛紛傳來簡訊——有人問我心情還好嗎?有人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打開電腦看看信箱,才發現原來已經有不少老師、同事主動聯繫我,告訴我哪些學校還有員額、缺人幫忙,並告訴我趕快打一份簡歷,寄給他們。

一下子,我原本傷心失落的情緒,就被這些關心和溫暖的訊息給佔據——還來不及把眼淚擦乾,便忙著回覆訊息表達感謝,同時也再次湧起了鬥志與動力。我坐到桌前開始打簡歷、聯絡願意幫我寫推薦信的其他老師們。

讓我最印象深刻的訊息,來自某一位學生家長,他的第一句話就是:「請繼續當老師。」這句話深深震撼了我。

的確,當自己被猝不及防的挫折打擊時,我頓失方向——我竟然就這樣輕易地否定了自己、覺得自己不夠好,甚至沒有自信再重新站回不過就在幾小時前,自己還充滿熱情和自信的舞台上。

原來我的抗壓性這麼低——很坦誠地說,當不再續聘的消息傳來,我的腦袋裡只是想著:也許換一個行業會不一樣、也許換個地方就不會傷心了⋯⋯。

但因為這位家長的短短一句話,讓我重新檢視了自己,記起自己的初衷,憶起自己為什麼毅然決然來到美國、投入華文老師的領域。

這僅僅只是我職涯路上第一次的失敗,大可以重頭來過,我沒有理由就這樣逃避或放棄。

挫敗中學到的兩件事

於是,在許多老師的大力推薦,和好幾位家長的支持下,我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找到了新的學校,繼續在美國當一名老師。

從這次的挫敗中,我深深體會、領悟到兩件事:

第一、很多職業、工作,沒有所謂的「永遠」。「人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就算職涯順遂、甚至處在高峰處,也要不斷地學習、增強自己的能力,創造自己的「無可取代性」。如此一來,你一路以來辛苦經營的成績,才禁得起考驗。

例如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可以在當實習生的那一年就了解到這點,把所有加州教師資格考完,也許我就能讓學校高層看見我的價值,也就不會成為在學期最後一天,被電話通知刷掉的「肉腳」。

第二、真心對待你的工作。當你全力付出、全心投入工作時,總會有人是看得見的。他們未必是能直接掌握你工作「生殺大權」的主管、老闆;他們或許對你印象深刻、但從來不說;他們可能來自你過去未曾特別注意的地方⋯⋯但如果你認真、誠懇地對待每一項職務,和工作中接觸到的每一個人,這些人很可能會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成為你的「貴人」。

這一次主動來關心我的家長、老師們,我從來沒有刻意把他們當「人脈」經營、平常也不會聽到他們的太多讚美。但在我遇到挫折時,才從他們口中得知,自己平日的教學很受學生和他們肯定——他們之所以二話不說的幫助我,是我的工作態度讓他們感動,讓他們願意幫忙。

我還是那個非常幸運的人。更精確地說,我很珍惜我是個幸運又幸福的人。

當我身處無望、不知所措時,當我需要別人幫我指路時,我衷心地感謝他們幫助了我,讓我有機會再繼續我的故事。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一通電話後,我什麼都不是」——在美國工作首次體會殘酷現實,我學到的兩件事 》,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關聯閱讀】
「身為老師,我最大的心魔是『英文』」──一個美國華文教師的奮鬥與掙扎
曾經,我是被職場「三振出局」的機車外送員

作者簡介:

陳亭潔,八零後的台灣平凡大學生,身為新聞系,養成觀察周遭的習慣。曾經指著留學生大笑香蕉人(外黃內白),但決心出走,前往美國學校當起交換生之後來才明白「只有在你揚名國際那一剎那,你和你的國家才不會被歧視」。目前在舊金山的雙語特許小學中教中文,也喜歡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不斷學習。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柯文哲不能把習近平當笨蛋
 「823泡戰」的災防啟示錄!
 十分鐘,救台灣
 資深公關:職場上請用「買賣」取代幫忙
 我在餐飲界「魔鬼教練」手下工作的日子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30 則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