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Yahoo論壇/包淳亮】沒有台灣人 還獨立什麼!

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最近賴清德院長急推托育新制,被譏諷將造成「托育之亂」。「好心」做錯事,是耽溺於「轉型正義」的自戀政權的正常症狀,恐怕這一回也未必能急踩煞車。不過,少子化問題確實是台灣面對的最大問題,沒有之一。「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為政的道德也是如此。比起正名運動之類的「阿意曲從,陷親不義」,還有反服貿的「家窮親老,不為祿仕」,包括陳水扁、馬英九到現在蔡英文的政府,無法改變「不娶無子,絕先祖祀」的少子化趨勢,是對台灣最大的不道德。

無論是否獨立正名,兩千三百萬人都是一個利益共同體;就算因為不能通過兩岸服貿協定而使台灣受窮,也是兩千三百萬人共同承擔。沒有正名或沒有服貿,都是一時的喜悲;但是如果沒有下一代,這個共同體就沒有未來,甚至這個共同體還有沒有道德的意涵,這個共同體內的個人有沒有道德可言,通通都成了問題。

道德不是享樂,而是應該做的事。沒有下一代的共同體,意味著這個共同體的個人無法做該做的事,甚至耽於享樂;如果按照聖經的標準,大概都如同索多瑪和蛾摩拉一樣,活該被大火給吞噬。而最要為共同體慘遭此劫負責的,自然是共同體的政治領導人。房價太貴,育兒費用太高,環境不友善,公立教育愈來愈不可信任,這些都是人們抱怨不願生子的原因,也是政治人物應該承擔的問題,因為這些都不是個別家庭或個別女性能夠解決的問題。

少子化問題不僅發生在台灣,也發生在其他許多工業化社會。義大利、南韓、日本的狀況也都頗糟糕,每年出生人數都只是高峰期的一半,每位育齡女性平均僅生育一個小孩左右。義大利在二十世紀上半,每年出生百餘萬人,現在已降至四十餘萬。日本在二十世紀上半,多數年份出生人口達二百餘萬人,到2016年已跌至不到一百萬。二次大戰前,日本的出生人口與美國相去不遠,總人口還高達美國一半,現在每年出生人數僅是美國近四百萬的四分之一,且僅與中國人口大省如河南、廣東等相當。難怪諾貝爾奨得主福格爾(Robert Fogel)會預期生育率委靡不振的西歐,到2040年代經濟規模會下降到世界的5%,而日本的經濟規模會僅是世界的2%。

到2040年,每年出生一百萬新生兒的日本,占世界經濟的比例將從現在的5%左右降至2%,而只出生二十萬新生兒的台灣,最多大概也只會是世界經濟的0.5%左右。蔣經國晚期到李登輝時期,台灣的經濟規模曾經逼近世界的1%大關,無怪乎當時的台灣在世界上也動見觀瞻,但這種「淹腳目」的時代終究一去不復返了。

中國大陸也拉響了人口警報。在少子化政策下,二十一世紀以來其每年出生人口大約是1600萬左右,這兩年因為政策鬆綁,略多於1700萬。如果不能改變大趨勢,之後也很難維持在1600萬以上,前途一樣無光。但是大陸政府的行動力遠強於多數國家,在拋棄一胎化政策後,現在一些地方已開始生育津貼政策,未來十餘年將年出生人口釘在1600萬左右,不出現斷崖式下跌,還是有一些可能性的。如果做得到這一點,福格爾的2040年中國經濟規模占世界40%的預期才能兌現。屆時其經濟規模,也恰恰與其人口與日本、台灣的比例相當。

缺乏足夠的下一代,意味著老人津貼終將是坐吃山空,這對任何國家都是警訊,台灣如此,美國亦然。已有許多人討論美國的福利前景;例如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雷根總統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小布希總統的外交情報顧問Martin Fledstein,曾在《報業辛迪加》撰文〈美國爆炸的赤字〉,指出隨著老齡化的加劇、醫療科技的進展、利率的提升,債務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將不可避免的增加。

進一步言,則享受「社安」福利的老年人的比率將提高,社安金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將從現在的4.9%增加到2046年的6.3%。聯邦的健保計畫支出也將從國內生產毛額的5.5%增加到8.9%,結果是社安金、健保與債務利息,就會將現在稅率下收到的稅一掃而空。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評估,現在出生的美國嬰兒,每個人都立即分擔超過四萬美元的聯邦公債,而到他們可以投票的時後,分擔的公債將膨脹到將近七萬美元。他們將被迫分擔上一代人製造的龐大債務,且這些債務將減損他們的生活水平。

下一代被迫承擔上一代製造的債務所形成的債務轉移,當然是少子化的不道德的一個主要層面。這種不道德又因為福利國家與選票政治而放大,讓國家寅吃卯糧,最終這個共同體必然要面對「年金改革」引發的震盪,在誰的福利應該被削減、誰的福利應該被保障的政治鬥爭中,國家內部的分歧將被血腥的剖開,讓國家元氣大傷。此外,國家財政破產的前景,會讓更多人不願生養下一代,這也已是台灣人不願生育下一代的一大因素。就如林濁水最近指出的,「綠營青年選票流失:被年改嚇死」。

此前我曾在《雅虎奇摩》撰文〈社民黨何妨提議選舉權降到0歲〉,就是基於這樣的一個背景。確實,如同一些人所指出的,我們也可以延長退休年齡、提高女性勞動參與率等手段降低撫養率;但是如果這些改革可以做得到,改變少子化趨勢的其他手段更應該可以做得到才對。

另外,如果政府能在兩岸政策的態度上做出髮夾彎的轉變,還是有機會大幅改變台灣死氣沈沈的現狀。獨派媒體美麗島電子報7月民調指出,46.3%台灣民眾贊成蔡英文總統以接受兩岸都屬於一個中國的一部分為前提與中國政府進行談判,反對的只有36.7%。連「一個中國」都有46%,「九二共識」看來還是多數人可以接受的條件。有了重新啟動的兩岸關係,不僅「服貿」可以捲土重來,甚至還可大幅引入包括陸資,一同開發松山機場那塊巨大的地皮。

本文前面提到「家窮親老,不為祿仕」是三不孝的罪狀之一。台灣的狀況是不是家窮親老?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在兩岸對抗上下功夫,不是對台灣人的不孝嗎?反之,若能實現兩岸和解,引進陸資,松山機場的地皮可以立即為台灣政府帶進數以兆計的新資金,大幅改變當前的財政窘境,大量增加台灣的機遇前景,給台灣人生養下一代的希望。反之,若只是像台北信義計畫區那樣慢慢開發,每年幾百億的進帳,就變成杯水車薪,更對少子化的災難前景無濟於事。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蔡英文後院失火
從東京醫大歧視入學看日本男女平權的闇黑史
從「躺著等勝選」變成直接送加護病房
不懂老闆的______,你永遠只是個苦情上班族
從小燈泡的犧牲看見廢死的矯情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