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上報人物華錫鈞】黑貓精神不死 我們為國家效力感到光榮(下)

陳德愉
上報

民國51年的9月8日,他接獲通知要在隔天擔任陳懷(字懷生)的預備隊員,當天晚上他們兩個一起進駐隊上,第二天清晨,陳懷進行飛行前準備,華錫鈞就去替他檢查飛機,不久,陳懷搭著廂型車來到飛機旁,華錫鈞協助他進入座艙,幫他扣好保險傘、接上氧氣管及各種行前設備,幫陳懷做了最後的艙內檢查。

完成檢查後,華錫鈞看著陳懷,對他說:「God bless you!」圓圓臉的陳懷生笑瞇瞇地咧開嘴回答華錫鈞:「Thank you!」,然後華錫鈞幫他蓋好座艙罩,離開飛機看著這架U2起飛。

沒想到,這竟是陳懷的最後一面、最後的一句話。陳懷因飛機故障,下降高度被擊落,成為第一個殉職的黑貓隊員。(後來台北市懷生國中、懷生國小皆為紀念陳懷生所命名。)

陳懷(右)。(圖片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就在華錫鈞快要完成十次偵測任務,即將離隊時,他的寢室搬來一名新室友,那就是新婚不到一年的葉常棣。

還沒有等到華錫鈞離隊,葉常棣就被飛彈打了下來,華錫鈞說他還記得「葉常棣沒有回來,自己去幫他收拾私人物品」時的情形。只不過,當年他們都以為葉常棣、以及同時期被打下來的張立義都已殉職,沒想到,兩人竟被中共俘虜18年。1982年,中共終於釋放兩人,可是,當時的總統蔣經國對他們的忠貞有疑慮,不願意讓他們回國。兩人只好在CIA的安排下,轉往美國,足足又等了八年,在蔣經國過世兩年後,「黑貓中隊」的事蹟漸漸在台灣為人所知,兩人終於能夠回到故土,距離當年他們起飛,已經離家27年。

他們被俘的過程、家破的辛酸,最後是由華錫鈞記錄了。經過多年政治風霜,他刻意地在總統府戰略顧問卸任後,移居美國用英文寫下《失落的黑貓》一書在美國出版。

葉常棣(右)。(圖片取自國防部)

2014年,華錫鈞回到台灣,將畢生積蓄1500萬元捐給成功大學成立航發基金會,推動台灣航空工業發展。

當年在美國得到博士後,美國航太工業以優渥待遇向他招手,不過,華錫鈞告訴周毓和:「我當年投考空軍,不外乎就是要報效國家,擔任飛行員時冒著生命危險誓死保衛,如今我學有專長,更應該協助國家發展航空工業。」於是束裝返國,協助建立「航空事業發展中心」,開啟台灣「國機國造」的事業。

華錫鈞熱愛飛行,也是極其優秀的飛行員。(周毓和提供)

我和周毓和一起看著「黑貓中隊」的紀錄片,華錫鈞將軍一身戎裝的大幅照相,與他所研發的那些飛機,就圍繞著我們一同看:那些故舊僚友,那些英勇又傷痛的往事……他在照片裡微笑著,是欣慰吧!他想保護的,都好好地在這裡了!我們在此呼吸著自由的空氣。

國防部為「黑貓中隊」做過華錫鈞將軍的口述歷史,在這歷史紀錄的結尾,他是這麼說的:

我以曾在70000呎高空上,為國家效力而感到光榮,我想這也是所有黑貓隊員一致的心聲。

更多上報內容:

【上報人物】浪漫生產機 走進柴智屏的少女心(上)

【上報人物蕭一真】一只台大舊木櫃 讓他坐上1945年的時光機(上)

【上報人物李冠億】守妳的第一千零一夜 被黑夜監禁的植物人女兒(上)

「報國懷壯志,正好乘風飛去。」~中華民國空軍官校校歌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