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不當「直升機父母」:曾經,我是被職場「三振出局」的機車外送員

職場精力湯

作者: 詹宇/讀者投書

100 公里有多遠?大約是台北到苗栗的距離, 21 歲暑假打工時,我每天騎著偉士牌要跑這樣的里程,因為我不想再被「三振出局」!

不想吃苦、老闆說我太混——連續遭解僱的打工人生

大學暑假,自己繳學費的乖小孩,那有不打工的道理?大一暑假,我特別挑了苦力型的隨車送貨員,送整箱飲料等重物。當時想著這不會是我將來的職業,就當作體驗來做,但只做了 10 天體力就撐不下去,不擅粗活的我,不想多吃這個苦。

大二暑假,再看報紙應徵了以為「只要動動嘴就好」的銷售員,公司安排工讀生到各據點,對著流動人群展示、推銷吊扇。兩三週內我只賣出一台,同梯業績倒數第一,老闆叫我走路。這口飯不算苦,但我沒得吃。

我不敢閒著,馬上再找到清潔工作。老闆帶著我和另一名大學男生,三人一組到林口長庚醫院——他承包院內病房、走廊等公共區域的清潔。經過兩週,老闆要我先(無薪)休息,「應該是體貼我的辛勞吧,」我想。但一週後我閒慌了,問老闆休息到何時?他才告訴我:「請你是來做事,不是來當監工的,你太散漫,不用再來了!」他只留那一位男生繼續跟他做。當時我不認為自己有偷懶,但老闆說了算。

同一個暑假,我竟然連續被解雇兩次!

知恥近乎勇,我隨即再挑一個不好做的活——機車快遞員。並且帶點不服氣地暗自下定決心:這次絕對不能被三振、一定要得分;不只是要把份內工作「做好做滿」,還要做到讓老闆開口稱讚!

飛馳的青春,「這一次我很認真」

那是我剛取得機車駕照的第二年,行車里程經驗值大概不到一百公里。只有上下班時進公司打卡,其餘 8 小時幾乎都在大街小巷飛奔。

每接送完成一件,我一秒不停、立即電話詢問公司下一個案子的地點,往往到場才知道貨品的真面目——小到一份公文袋,大到半個人高的物品都有。但因為是「快」遞,時間就是一切,老闆是會看錶、客戶是有要求的,每一件,都由不得慢慢來。

酷熱的夏天,飛馳的青春,這次我很認真。

我每天跑的里程數,都大約在 100 公里以上。每天上班,都像上演一整天的「玩命快遞」——大小車陣要會鑽、行人窟窿要會閃、物品掉了可就慘、安全就交給老天幫忙看。

開學前我離職了,績效優異,老闆公開嘉許我,希望以後再來做。這 25 個工作天的 2,500 公里,這點小苦我終於有吃完。大學生時期的這一點點社會經驗告訴我:「有沒有決心還是差很多」、「做事務必要認真」。

人生走到今日回過頭來看,我更發現一個鐵錚錚的事實:

聯考前的長期備戰,和諸如這些打工經驗,其實只是我「成年套餐」的餐前白開水而已——畢業後的預官役期則像是開胃菜,婚後在這社會中撐起六口之家,才是主菜。

如果沒喝過白開水潤喉,前菜會更苦澀;而如果沒有那道前菜,主菜我可能完全吞不下去。

不當「直升機父母」

現在,我的孩子從小吃飯時,媽媽就配好份量,煮甚麼吃甚麼、沒得挑嘴,人生的滋味也是苦辣酸甜都得嚐。我堅信「不要怕讓孩子吃苦」——去品嘗這些味道、找對調味料,苦盡才會甘來。我深知現在的世道,孩子學吃苦未必能「吃補」,但若一點吃不下苦,老天也無助。

當然,也不是只讓孩子「一昧吃苦」,身心上會頂不住;鼓勵孩子選擇所愛、愛其所選,但必須為之堅持、付出,工作和人生才能真正嚐到甜美果實。

坊間近年有「直升機父母」的說法,具體行為特徵如下:從小替孩子安排好一切、規劃好人生,每個階段各有目標(考試名次、英文成績、才藝表現⋯⋯),但其他所有事項所有需求,父母一手包辦——當孩子吵鬧無法安靜,父母就送他手機看;當兄弟姊妹搶玩具,就各買一套才公平;當孩子一時興起想學某才藝,父母就請家教來,學到一半就放棄沒關係、再換下一個才藝;當孩子每有挫敗或不順,父母急著幫他出頭、幫他處理‧‧‧‧‧‧。

這些行為在我認為,看似給小孩(過多)愛護,養成的卻是順從、依賴,與無法自我節制的欲望;缺乏的是讓他練習自己面對問題,懂得取捨、付出與探索目標、堅持下去的機會。

孩子遇到挫折時,父母若說:「沒關係,這個不行就換別的。」或「這點事情沒什麼,我來想辦法幫你解決。」看似在「安慰鼓勵」,其實是在加強孩子軟弱的部分;不妨改成:「你能堅持到這裡很好了,想想過程中你是怎麼做到的?如何才能撐得更久?」試試加強他面對挫折的正面經驗。

兩兄弟都喜歡的玩具,我們大多只買一樣,讓他們學習彼此分享;孩子們想要甚麼,我和太太也都會先了解他只是「想要」或真「需要」——若只是「想要」通常不會給;若是有「需要」也不會馬上答應,會再和他們討論需要的強度、願意付出的代價、得到後是否會珍惜。

教養無法速成、也無絕對的標準答案,教養的路上更需要不斷地轉彎與配速——我們自知不是全知全能的父母、孩子也絕非完美無瑕毫無缺點,但我們花很多時間引領孩子探索自我、學習負責,不怕讓他們學吃苦。

原因無他——我們不會永遠陪在他們身邊,只希望當終有一天,孩子們在獨自面對「人生主菜」的時候,不只能夠下嚥,還能夠吃得津津有味。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曾經,我是被職場「三振出局」的機車外送員——現在,我不怕讓孩子學吃苦 》,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關聯閱讀】
一個旅墨北歐毒販的自白:「我不偷不搶、不拐不騙,販毒給『有行為能力的成年人』,錯了嗎?」
台灣職場打滾五年,終於「一刻也待不下去」:來到澳洲前,我的人生過得非常、非常不開心

作者簡介:

詹宇。經歷過一些些風雨助長,一點點滄桑滋養,一棵不想老的樹,努力長出新枝,枝頭上有運動、旅遊、繪畫與寫作,樹根抓的是環保與社會公益。

人生下階段,我選擇信仰大自然。百年後,化作一顆顆灰珠,跟著海洋或林木,願大自然是我最後的一條路。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柯文哲不能把習近平當笨蛋
 「823泡戰」的災防啟示錄!
 十分鐘,救台灣
 資深公關:職場上請用「買賣」取代幫忙
 我在餐飲界「魔鬼教練」手下工作的日子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