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中國大量拘捕穆斯林 逼迫放棄伊斯蘭信仰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中國和闐9日綜合外電報導)數以十萬計的中國穆斯林在未遭刑事起訴的情況下,被集中在拘留營,接受批評者稱為洗腦的教育,時間從數週到數月不等。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指出,前述高壓灌輸計畫的目標,就是要讓維吾爾人捨棄對伊斯蘭的虔誠信仰。

穆斯林拘留營目前雖局限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卻是中國自毛澤東時代以來影響最廣泛的拘留計畫,成為國際一致抨擊且批評聲浪越來越大的焦點。

中國過去數年興建數以百計的穆斯林拘留營,是當局所推動規模和凶殘程度都很驚人行動的一環。

已自拘留營獲釋者表示,數以百計的維吾爾穆斯林每天在拘留營內接受高壓灌輸計畫,包括被迫聆聽講課、吟唱讚揚中國共產黨的歌曲、撰寫「自我批判」文章等。

41歲維吾爾族男子穆合梅(Abdusalam Muhemet,譯音)表示,他2015年因在喪禮中朗誦可蘭經,遭警方拘捕,在穆斯林拘留營待兩個多月後,他和其他30多人奉命聲明放棄過去的生活,他同意照做,但默默怒火中燒。

他想起這段回憶時說:「那不是消滅極端主義的地方,而是滋生仇恨感和忘卻維吾爾族認同的地方。」

中國數十年來一直試圖在新疆限制伊斯蘭教信仰和維持鐵腕控制。新疆的2400萬人口中,逾半數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其中大多是維吾爾人;這支民族過去一再尋求獨立、抗拒漢人統治,長久以來令北京深感不安。

新疆近年爆發一連串反政府的暴力攻擊事件,2014年達到顛峰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突然擴大鎮壓,精心策劃無情的行動,希望將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變成對中國共產黨忠貞不二的百姓和支持者。

除了大規模拘留穆斯林,當局還加強鼓勵告密和擴大警方監視,甚至在部分人民家中安裝監視攝影機。維權人士和專家表示,當局的鎮壓運動已讓維吾爾社會飽受精神創傷,造成許多社區和家庭破裂。

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新疆問題專家克拉克(Michael Clarke)表示:「日常生活的滲透如今已幾乎無所不在。擁有族裔認同、尤其是維吾爾認同的人,會被挑出來當成是病態。」

中國斷然否認在新疆施暴。上月在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U.N.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的一場會議上,北京聲稱並未設置穆斯林再教育營,表示外界所質疑的設施是提供工作訓練的溫和矯正機構。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強烈要求北京,公布被拘留的穆斯林人數,並將之釋放。不過中國外交部駁斥,這項要求「毫無事實根據」,中國採取的反恐安全措施和其他國家作法類似。

中國政府一如往常提出的辯護,卻和數量極龐大的證據相互牴觸。這些證據包括官方政令、研究、新聞報導和工程計畫等網路上能查到的資料,以及越來越多逃往土耳其、哈薩克等國的曾被拘留者目擊證詞。

中國政府公布的多份文件形容,通常被稱為「教育轉化中心」的穆斯林拘留營是一個龐大網絡,且在缺乏公開辯論、明確立法依據、被拘留者上訴體系的情況下進行擴展。

「紐約時報」訪問不久前被拘留在新疆的4名人士。他們表示,曾遭受警衛的肢體和言語暴力,天天飽受唱紅色歌曲、上課和開自我批判會議等例行活動的折磨,以及不知何時能獲釋的焦慮煎熬。他們的描述呼應其他十多名有親戚被抓進拘留營或失蹤的維吾爾族受訪者說法。

「紐約時報」還在網路上發現,由奉命監控被拘留者親屬的中國官員所寫的多篇報告,以及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黨校行政學教研部學者邱媛媛去年出版的一份研究報告。

邱媛媛在報告中指出,有些地方的官員為了達到上級要求的人數配額,隨意將維吾爾族人送入拘留營。她警告,這些拘留行動可能會引發反效果,並煽動激進主義。她寫道,「不顧一切設定教育轉化量化目標」的作法在部分地區遭到「誤用」,「目標設定並不精確,範圍也持續擴大」。(譯者:陳宜君/核稿:林治平)1070909

12 則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