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從金融強人變失智老人!元大馬志玲不為人知的故事

沈瑜
遠見雜誌

元大集團創辦人馬志玲罹患阿茲海默症已有10幾年時間,他從金融界的強人逐漸變成無法自理的失智老人,他的家人與女兒──和鑫光電董事長馬維欣一路陪伴。就在88日父親節這一天,《遠見》獨家專訪馬維欣,透過她的真情告白,讓外界得以一探馬志玲失智後,不為人知的感人故事。

即便馬志玲已失智、失能而長期臥病,但在女兒馬維欣的心目中,他永遠都是頂天立地的傑出企業家。

自小,馬志玲的口頭禪就是:「女兒是用來疼的」,在三兄妹當中,馬維欣是被責怪打罵最少,最被保護最多的孩子。

她在接受《遠見》獨家專訪時,提到一件兒時的趣事:那時她被爸爸安排到美國當小留學生,出國前夕,爸爸召集她以及哥哥馬維建與弟弟馬維辰,用正經無比的口氣說,「你們要跟我約法三章。我接受哥哥、弟弟可以娶外國媳婦,但維欣你不可以嫁給外國人。」

哥哥弟弟一聽都笑了出來,而馬維欣則立刻嬌嗔地對父親抗議,「為什麼哥哥弟弟可以,我就不行!」

「因為在臺灣,男女所面對的社會壓力是不同的,尤其在婚姻方面,女孩若是離婚後帶幾個混血兒,走到哪裡都會惹人議論,而且很少有人願意給混血兒當繼父——維欣,爸爸是想保護你呀。」當時,馬志玲摸摸馬維欣的頭,疼愛地說。

圖/馬維欣26歲時,與馬志玲在國外旅遊。馬維欣提供

馬志玲對女兒的保護處處可見。例如年齡只差兩歲的弟弟一畢業就被安排到建設公司磨練:既要摸熟材料市場的價格,還要巡視工地,應對各種天災人禍及突發狀況,而她卻被爸爸放到當時最安全也最穩健的產業——元大投信,因為爸爸想給她一個最沒有風雨的人生。

在馬維欣的眼裡,一手創辦元大集團的父親對外是強人,對兄弟是嚴父,對自己卻寵愛萬千,如今爸爸的羽蔭已不在,他在2006年開始出現阿茲海默症的病癥,11年過去,現在退化的非常厲害,不但無法行走,連怎麼吞咽都忘掉,營養全靠鼻胃管,且常常併發肺炎,發燒不退,一年裡有大半時間都在醫院渡過。

一開始發現不對勁的不是大人,反而是馬維欣就讀一年級的兒子,有一天他對媽媽說,外公好奇怪,一直問我今年幾年級,我都回答他好幾次了,他隔個幾分鐘又問。

再來,馬志玲一直反應自己聞不到香氣,吃不到食物的味道,他去看了耳鼻喉科,醫生也檢查不出來,那時全家人都沒往失智症方面作聯想。

後來在工作上,也出現了不對勁。不但在會議中對下屬的報告反應遲緩,記憶力也開始明顯衰退,甚至連為公司效力20年的老員工都叫不出名字來。去參加飯局時,當別人過來打招呼,他也沒有辦法回應,以至於常常被別人說「傲慢」,但馬維欣心裡清楚,爸爸是根本記不起來對方是誰了。

面對無法控制的自己,馬志玲很焦慮也很無助。有一次,他到天津考察土地投資案時,下達指令說這塊地不能投資,事後,他對屬下坦承,「我只是想證明自己還有能力做判斷。」在家人面前,他必須繼續做全家的支柱,只能偷偷地,跟親近幕僚吐露出濃濃的無助。

更痛苦的是,曾是他一手創辦的事業版圖,卻沒有能力再管理決策了。馬維欣回憶,父親以前最喜歡開會,發病之後,最煎熬的是他明知道自己是企業領袖,卻無法跟上幕僚的談話,更別說分析、判斷了,當部屬用異樣眼光看著自己時,他簡直待不下去,每次進公司不到半小時,就想往外跑。

當年的企業領袖,現在變得像個孩子,常常忘掉自己吃過飯,還一直鬧著要吃東西,不給他吃就會大發脾氣。對食物也變得異常偏執,譬如會嚴重偏食,一整天吵著吃蝦仁餛飩,一天想吃五次,一個月後又突然改吵要吃叉燒酥。

這點點滴滴所發生的事情,讓馬家人再也無法迴避他患病的事實。

對於失智病患,馬維欣這樣形容:他們的狀況是呈梯形往下掉,有時會靠慣性維持一陣子,但往往受到一點刺激就會惡化。有一次,馬維欣將父親的書房改裝成臥室,以方便母親就近照顧,沒想到父親卻方寸大亂,沒了熟悉感,無所適從,每次進入這個空間就立刻想離開。

馬維欣很後悔地說,若是保持原樣,至少可減緩父親的退化。

然而,即使身心不由自主,令人訝異的是,馬志玲對孩子的愛卻沒有因此消滅。當馬維欣接下瀚宇彩晶的董事長職務時,試圖想振興虧損連連的公司,內外交戰,有一天晚上九點多,身心俱疲回到家的她,卻看到平常八點就應入睡的父親,竟然出現在她夫家住處。

「我只見他…他…他從口袋拿出裝著10萬元的紅包袋…說要給我…要我別擔心。」馬維欣受訪時,哽咽到這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她沒想到父親即使智能退化,還是能感受到女兒的煩惱與焦慮,並試圖表達出父愛,「父親這個安慰的舉動,直接打進我心裡深處。」

但,不過才幾年時間,馬志玲的失智症就惡化到讓家人手足失措的程度:他愈來愈無法分辨早上、晚上,愈來愈無法替自己扣扣子、穿衣服,甚至該怎麼上廁所也忘記了——要是家人忘記把馬桶蓋掀開來,他就會坐在上面一直發呆。很快的,他就從可以說正常的句子,到只能說詞彙,再到只剩下單音的表達方式。

在飲食照料上,也令家人感到困擾。因為馬志玲一直患有糖尿病,未失智時,他的血糖已在200以上;自從失智後,動不動就飆到300以上——因為他要麼就忘記自己吃過東西;要麼就不記得哪些東西需要忌口。

自從父親生病後,馬維欣陷入深深地思考:到底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作為四個孩子的母親和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她人生的上半場都忙於拼搏,為了先生、小孩、公司,每天日程排得滿滿,但留給父母的時間卻相當有限。

為此,馬維欣決定重新規劃自己的時間,要給爸爸quality(有品質)的陪伴時間,再忙,一周至少要陪爸爸吃兩頓飯。而且,她和哥哥弟弟也不再規劃超過一周的出國行程,只要公務一結束,就儘快趕回家。

圖/2、3年前,馬維欣與已罹患失智症的馬志玲,馬維欣特地為父親在公司打造與世貿聯誼社一模一樣的包廂,每周與父親在此用餐2、3次。馬維欣提供

「如果說我人生的上半場是在追求速度,那麼,在人生的下半場,我會更追求意義。父親的病讓我重新排序自己的人生,將時間花在真正有意義的事上。」馬維欣這樣說:「不止是對自己家庭有意義的事,還包括對這個社會有意義的事。」

馬維欣將對父親的愛,化為創作的動力,近半年,陸續出版了《我替你記住就好》、《永恆的咖啡時間》兩冊繪本,並與表演工作坊合作,改編《永恆的咖啡時間》成舞台劇,8月底將要首演。

「失智的問題,不是馬家的問題,而是普通家庭都會遇到。」馬維欣希望用舞台劇方式,提醒觀眾,愛要及時,同時要為下一代著想。

面對阿茲海默症可能的遺傳機率,她看得很開,但她知道久病無孝子,不想讓孩子因為她被栓在身邊。過去馬志玲沒有保險,龐大醫藥費,家裡雖然負擔的起,但馬維欣坦言,未來不可預知,沒辦法保證到時候她倒下時,家裡還是有足夠財富支撐醫藥費,於是她開始做保險規劃,以免讓孩子承受過重的長照壓力。

馬維欣還提到,雖然父親失能、失智,但他還是有感知的,近來馬志玲已在病房長期臥床,兩三個月前,馬維欣想說放放音樂,也許可以達到激活效果,無意間她放了劉德華的《我追逐的夢》。

我和我追逐的夢 擦肩而過 永遠也不能重逢 我和我追逐的夢 一再錯過 只留下我獨自寂寞 卻不敢回頭

沒想到劉德華具磁性的歌聲迴盪在病房,馬志玲竟然落下淚來,是他能理解歌詞嗎?還是旋律觸動了心弦?馬維欣怕父親太難過,就把音樂切掉,但他理解父親是有情感的,只是被不受控的軀殼框架住。

圖/和鑫光電內湖辦公室樓下開設的咖啡廳,店內陳設馬維欣的繪本著作,牆上掛著繪本插畫。

還有一次,馬維欣發現爸爸一直在磨牙,而且明明沒有睡著,卻緊閉雙眼不理她。她忽然意識到這是父親無聲的抗議,抗議女兒又「拋棄」他出國了,她趕緊走到床前,對父親耳語:「爸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不來的,你看我出國回來了,一下飛機就趕來看你了,連家也沒回,對不對?女兒這麼愛你,你不要再生氣了。」沒想到,馬志玲立刻就睜開眼,就好像聽懂了她說什麼一樣。經過這件事,馬維欣也體悟到,面對需要長期照顧的失智患者,最重要的就是同理心。

小時候的馬維欣,有爸爸替她遮風避雨,現在,換她來守護整個家族,代替父親撐起一片天,正如她繪本裡借瞳瞳的嘴巴所說的故事。

學校到了,但是瞳瞳不肯進教室。外公問瞳瞳:「你怕什麼呢?」 「我怕記不住老師還有新朋友的名字。」 「沒關係,外公陪你,我先替你記住。」 外公想自己吃飯,可是手抖了一下,「噹──」叉子掉了。瞳瞳幫外公撿起叉子、擦乾淨,遞給他。 「謝謝你,小妹妹。」 「外公,我是瞳瞳,你的外孫女。」 外公搖搖頭:「我不認識你。」 瞳瞳紅著框,微笑著說:「沒關係,我替你記住就好。」 ──《我替你記住就好》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18 則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