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日劇情節真實上演:繁榮社會的另一面,日本的「低端人口」

換日線
全球話視野

作者: 黃惠農/草木留日誌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大量農民工「北漂」,提供了大都市廉價的勞動力,最近在北京政府的官方文件中,這些人悲劇地被稱為「低端人口」。

而在全球第一大都會——東京的情況呢?

都內人口 1,365 萬,都會區總人口更高達 3,500 萬左右,這個亞洲和全球的重要都市, 2016 年的經濟產值(城市GDP)9,473 億美元,高居全球第一,甚至可在全球各經濟體中,排到第 16 名

台灣人對東京這個城市並不陌生。根據日本觀光廳統計資料,2017 年台灣訪日人數來到 400 萬人次,而大阪與東京穩居最受歡迎景點第一、二名,分別有 120 萬人左右來訪。

而東京這座城市,不只吸引了全世界的觀光客,提供了無數的工作機會、明顯高於亞太區域鄰近城市的薪水(與物價),當然,還有屬於日本年輕人的「夢」。

「讓我去東京闖一闖吧!」

日語中有個動詞「上京する」、意思就是「到東京」——每年都有無數懷抱成名之夢的年輕漫畫家、夢想成為天皇御廚的料理人、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在家鄉的家人面前立下重視,眼眶含淚地道別:「沒有成功之前,不會回來。」

總想說到了東京,度過幾個寅吃卯糧的日子,就能熬出頭。

然而,殘酷的現實是,失意的人永遠比得意的人多。這些「上京」的人,有些人最後成為電車上的落魄大叔,有些人流連小鋼珠店,用燈光與賭博的刺激感麻痺自己。

「上京」的人,亦如同「北漂者」,常成為同一個國家裡的「異鄉人」。

封建社會遺留的「歧視鏈」

 

世界上,有人的地方就有比較、有比較就有歧視,只是歧視的對象不同。

都市人歧視地方來的人,地方的人歧視離島人,高收入的人歧視低收入的人。原本這個社會建構的生態鏈就夠複雜了,突然又加上「國際化」的要素——例如台灣人常分類「外國人」與「外勞」;在日本,「外國人」與「亞洲人」,似乎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而日本傳統封建社會建立的「士農工商」、「武士」等等階級制度,亦如同印度的種姓社會那樣,殘留了幾個世紀。現在的「靠爸」概念,根本相形見絀。

圖片來源:Flickr@Luca Mascaro

 

在那個時代,你爸佩刀,你生下來就註定要成為「帥氣度破表」的武士;你爸挑糞,你就只好準備繼續挑一輩子的糞。

在那個時代,劊子手、屠夫等職業,因為要殺生,被視為「不乾淨的人」,為「穢多」階級(就是賤民)。被分到這個階級的人甚至沒有姓,真的很「雖小」。而直到不久之前,日本部分公司在新入社員的資料上,還可能需要備註是否屬於「部落民」——這個身份,幾乎等於決定了你一輩子怎麼苦幹實幹也升遷不了之外,人際關係上,也很容易陷入被歧視的無限深淵。

更慘的,直接叫「非人」(非大和民族人)——你連人都不是。除非發生戰爭,社會階級的流動度非常低。(註:在日「部落民」的說法與定義不一,歷史上包括穢多、非人、在日朝鮮人等等常成為被歧視的族群

近日的日本社會輿論,已經逐漸排斥這樣公開的歧視行為,然而根據部分媒體民調,仍有將近一成以上的日本民眾,會禁止子女和「部落民」通婚。

而這些無法在「士農工商」社會裡被分類的人,很多走上了「極道」。都市裡每個人都在找尋歸屬感,這些被社會遺棄的人也形成了一個無血緣關係的「類家族組織」:例如山口組。與世界上其他國家不同,日本人始終可以找到自己的玩法——以最知名的山口組為例,大部分黑道是要「登記」的,甚至要繳稅給政府。

山口組共有三大系統,其中之一為祭典周邊攤商組織的「的屋系」。一般對於黑道的印象是暴力圍事,很難想像慶典熱鬧的背後竟然是黑道掌控,而這些露天攤商因為以前也兼職賣藥,拜的其中一個神是中國的「神農大帝」。

圖片來源:Flickr@Ari Helminen

當日劇中灰暗情節在現實中上演

日本尤其東京等都會區,給觀光客的印象通常是:乾淨、秩序、富足。然而透過大量的日劇以及漫畫作品,可以窺見一般觀光客看不到的「低端社會」——日劇《黑金丑島君》裡面,便以高利貸業者丑島社長的角度,來訴說當中每個角色如何「墮落」的故事。

其中一個情節是,一個媽媽被高利貸所逼,只好帶自己的女兒一起下海,提供「親子丼」的服務。

我原本以為日劇中的情節離自己生活太遠,直到最近自己在「唐吉軻德」採購生活用品的時候,親眼看到一位媽媽帶著約 10 歲的女兒,向旁邊的大叔推銷自己「只要兩萬日圓」。「太貴了,妳的話只能一萬塊。」談好價碼,大叔帶著母女繼續採購生活用品。

10 歲女兒在旁邊,和我一起無聲地目睹了這一切。

如同「北漂者」,因為經濟狀況及職業,在大城市可能跌個踉蹌,就被歸類為「低端人口」。

在日本,「低端」的原因可能還因為你祖先的階級、甚至「你從哪裡」來。

在全球人口往都市集中的現代,每個異鄉人,都在找自己的生存之路。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當日劇裡的灰暗情節在我身邊真實上演——繁榮社會的另一面,日本的「低端人口」 》,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關聯閱讀】
直闖底部──我在北京的「低端」生活與工作
不要去問她們的夢想,因為沒人可以回答你──華麗東京的一隅,那些「貧困化」的女性

作者簡介:

網路+教育是這個世代窮人翻身的唯一機會,而我深信語言更是改變世界的魔法,如果能讓更多與我一樣來自偏鄉的孩子,用低廉的價格上到更優質的外語課程,那這個曾經改變我視野的魔法將會擴散,造成更多好的改變。

我是SeeEDU Live School的創辦人,我們將致力推動便宜、透明、優質的外語課程,並運用科技的力量來協助老師教學,幫助學生更有效率地學習。如果你/妳也相信教育可以改變人生、可以改變世界,歡迎私訊我的臉書聊聊,或許我們可以激盪出更有趣的想法:)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心中有糞怎麼看都是糞 談管碧玲的「老天有眼」
讓人不吐不快的宋楚瑜先生
柯文哲認同卡的工具與價值
泰國真的不是非去不可的國家
朝鮮半島響起的美中貿易大戰協奏曲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15 則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