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日本共屋市場競爭激烈 花樣百出

全球中央雜誌

日本共屋市場競爭大,有業者推出概念型共屋,讓志同道合者同住交流,像是有給鐵道迷、高球愛好者或是想瘦身的女性入住的共屋,並提供相關活動或設施;還有業者推出以電影院、自行車等設計概念的社交公寓,選擇眾多。

文、攝影/楊明珠 (中央社駐東京記者)

日本的電視台2012年推出一部描述六名男女住進共屋、名為《雙層公寓:都會男女》(Terrace House)的節目後,漸有年輕人願意住進共屋。現在因為共屋業界競爭大,還有概念型共屋與社交公寓(Social Apartment)興起,花樣百出。

共屋(share house)指的是廚房、客廳、衛浴設備等是共有的空間,而個人住在比較窄一點的獨立房間。在東京,一個外地人或外國人要租房通常手續十分繁瑣,但共屋則大半不需押金、禮金、連帶保證人作保等,且通常租金較低,頗受20 至30 歲之間的未婚男女歡迎。

三井住友信用基礎研究所今年2 月公布的調查顯示,能掌握到的東京共屋有2,873 件案子,光是個人房有2 萬9,877 間房間,若加上調查時未能掌握的,實際的共屋市場規模應比這數字還大。

鐵道迷、高球迷同住 享受同好切磋的樂趣

共屋業界競爭趨於激烈,於是有些業者推出「概念型共屋」,讓志同道合者同住交流,達到居住與享樂的目的。因為一般人如果要享受這樣的樂趣,空間和經濟上可能無法備妥這些嗜好或運動的設備。

2013年3 月東京都江東區有業者推出名為NineStages 的共屋,住戶可享受鐵路模型行駛的樂趣,有時還舉辦與鐵路有關的活動,可共同切磋鐵道知識;2013年11月啟用的一家位於東京都世田谷區的共屋,提供給喜愛高爾夫球的人士入住,共有54戶,頂樓或中庭有練球的空間,還有打球的虛擬實境房。有些針對愛好高球人士的共屋,業者還特別安排高球好手來進行收費式的私人指導等,嘉惠住戶。

除了東京,在京都也有限志在成為漫畫家的人入住的共屋,業者會精心規劃漫畫講座、介紹打工的機會或與仲介住戶給出版社、編輯等認識;在大阪,還有一種僅限想瘦身女性入住的「很想瘦」共屋,共同空間有健身房,住戶每瘦一公斤,房租可減1,000 日圓,反之,如果胖一公斤,房租就得加錢。

社交公寓講究質感服務 設計概念推陳出新

另外,還有一種有別於一般共屋或概念型共屋的社交公寓(Social Apartment),日本公司GlobalAgents 職員吉田主惠在社交公寓「TENTMEN 高輪」接受《全球中央》訪問時表示,社交公寓較重視租屋坐落的地點、設備、服務的提供,租金比一般的共屋稍貴一點,但因有寬敞的客廳、圖書室、廚房等空間,頗富魅力。

「TENTMEN 高輪」坐落於較多富裕階層居住的地區,原先的建築是一家公司的宿舍,後來被租下改造成社交公寓,每戶一人,約有50 戶,標榜為喜愛戶外運動者而提供的住屋。

走進這座社交公寓,可看到大廚房、圖書室、寬敞的大廳,有長長的木桌,還有軟沙發、大電視機、吊椅。大木桌旁的牆上就像一面大黑板似的,寫著哪天開生日趴或去烤肉等的訊息。

TENTMEN 高輪一至三樓有男、女房間,四樓房間只限女性。頂樓是很受歡迎的空間,冬天時可看到美麗的東京鐵塔,但夏天時因周邊樹木茂盛看不到,但具有戶外的空曠感。

每個月房租包括水電、瓦斯費在內,每人約10 萬日圓(約新台幣2 萬7,800 元),長期住戶有折扣,每週有清潔工來打掃五天。

吉田說,她的公司目前經營39 家社交公寓,設計概念大多不同。像是在東京原宿的社交公寓藏書很多;而在二子玉川的社交公寓因距離車站要徒步20 分鐘,因此就以自行車為設計概念,不僅入住者喜愛騎單車,牆壁設計也以單車的修繕工具做藝術裝飾,且這些工具都可使用。

被問到社交公寓與一般的共屋或概念型共屋有何不同時,吉田表示,一般來說共屋給人印象是屋舍環境不是很乾淨,需入住者自行打掃,且牆壁很薄,不太有隱私,生活上必須犧牲點什麼,但社交公寓能享有較富有設計性的空間,可與入住者一同交流、溝通,附加價值較高。

至於與鐵道、創業者、單親媽媽、高球愛好者等入住的概念型共屋相較有何不同呢?吉田表示,社交公寓的經營方針是不希望僅限於某種特定愛好的族群,而是希望具有多樣性,像是以戶外運動為主的話,不一定是戶外運動的行家,一般人士也能入住、交流。

吉田說,10 月更將推出以「社交公寓×電影院」為概念的新型商品,這是社交公寓首度推出以電影院為主打的房舍,電影院內有20 幾個座位,還有4K 投影機、環繞音響等設備。

吉田受訪時還說了個插曲,她的男同事與曾入住同一間社交公寓的台灣女生去年結婚,同事們還一起到台中參加盛大的喜宴,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延伸閱讀】

老了不孤單 英國熟齡女共居社區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電子雜誌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