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日本旅館救星看上921災區谷關,推出每晚2萬2000「虹夕諾雅」

王一芝
遠見雜誌

去年七月才來台宣傳虹夕諾雅峇里島、執日本旅遊界牛耳的星野集團董事長星野佳路,今天(9月12日)再度抵台召開國際記者會。

這次的現場冠蓋雲集,包括台中市長林佳龍、台中市觀光局局長陳盛山、華信航空總經理曹志芬等人都親自到場共襄盛舉。

除邀來合作的台灣旅遊同業,還有比去年多兩、三倍的媒體記者,甚至連東京電視台都專程飛抵台灣,把位於台北西門紅樓的記者會現場擠得水洩不通。

主因是,星野佳路這次除了宣傳繼虹夕諾雅、RISONARE、界之後,今年春天推出專門給觀光客住的城市旅館品牌「OMO」,更重要的是,他正式向國際旅遊市場宣告,在日本擁有104年歷史的星野集團將首度進駐台灣,在台中谷關打造旗下第七家的虹夕諾雅。

這也是星野集團繼虹夕諾雅峇里島後,第二家跨出日本的頂級溫泉度假村品牌,預計今年11月就能拿到使用執照,明年1月竣工。

何時開幕?「等明年三月雪開始融化,五、六月我沒辦法滑雪,就可以來台灣主持開幕,」八月底剛從智利和紐西蘭滑雪回來的星野佳路開玩笑說。

在有「小阿曼」光環加持的竹東「GHM神去村度假酒店」度過難關完工營運之前,投資20億、只有50間Villa的虹夕諾雅谷關,無疑穩居台灣頂級度假飯店第一。

據說,到谷關住一晚最少要價1萬5000元,房價和虹夕諾雅輕井澤(定價6萬3000日圓,約1萬8000新台幣)、虹夕諾雅峇里島(定價5萬日圓,約1萬5000新台幣)差不多。

不過,這還不包含餐食,如果加上一人早晚餐,至少上看2萬2000元,連台灣目前最貴的涵碧樓都不是對手,更何況等到營運上軌道後,還打算只開放至少兩夜的住房,也就是說,以後想要住一次虹夕諾雅谷關,至少要掏出4萬5000元。

不少人一聽到星野集團要到谷關蓋頂級度假飯店,第一個反應都是錯愕和訝異。

圖/不少人聽到星野集團選擇谷關蓋溫泉飯店,第一時間都感到訝異。圖片由星野集團提供

多的是家大業大的台灣企業家,捧著大筆錢求星野佳路到有台灣淨土之稱的東海岸複製日本經驗,為何卻偏偏挑上921地震和七二水災之後,觀光人潮大不如前的谷關?

「現在還有人要去谷關嗎?」記者會現場一位旅行同業納悶不已地對旁人說,自己上次到谷關已是二十年前的事。

記者會前一天,星野佳路接受《遠見》專訪,被問及為何選擇谷關當作台灣首站?「不是星野選了谷關,而是認同星野理念的台灣業主看中谷關,才邀請星野來經營,」一個半小時的採訪,他連說了三次。

一切要從2011年豐興鋼鐵創辦人林文貴的二兒子林盟弼買下谷關2.4公頃的汶山大飯店土地說起。

當年,擔任豐興業務副總的林盟弼,第一眼看到位在谷關制高點,四面環山又有大甲溪曲流其間的汶山大飯店,就被這塊美如仙境之地深深吸引。

興致沖沖的林盟弼找來兩位友人合資買下,本想一人蓋一棟別墅,後來看準早在日據時代就開挖、歷史僅次於北投的溫泉資源,也為了區隔市場,決定改建成台灣最頂級溫泉飯店。

沒有飯店經驗的他,把負責豐興一年好幾百億採購案的副總兼董事職務交給大兒子,接著成立汶山企業,並開始在全世界遍尋頂級度假飯店品牌的合作機會,包括阿曼(AMAN)、悅榕庄等,都在名單之列。

透過在知名國際飯店管理公司的友人引薦,才正式和星野佳路搭上線。林盟弼的想法很簡單,既然要在台灣蓋溫泉飯店,還是日本來的最對味。

在星野集團市場評估人員尚未抵台之前,星野佳路就親自前來谷關勘查,他坦言,對谷關的第一印象是「普通溫泉,沒有什麼自然魅力」,沒想到當天晚上泡了湯,卻對谷關的溫泉泉質和豐沛的水量驚為天人。

圖/星野集團所打造的虹夕諾雅谷關外觀。照片由星野集團提供

「在日本經營溫泉旅館,最大的瓶頸就是水量,像谷關這樣能奢侈享用溫泉,無須循環處理的地方,連日本都罕見,」也因為如此,他2012年就和林盟弼簽下合作協定。

他不諱言,目前星野集團日本和海外加起來37個設施,很少有他想去經營的地方,包括深受台灣人喜愛的北海道TOMAMU、青森屋,連谷關也是,「但身為國際旅館管理顧問公司,我們已經做好世界上所有地方都能經營的準備。」

也是在簽約的當下,星野佳路就決定把谷關的最大特色「溫泉」發揮到極致,「很多去日本的台灣人和到台灣的日本人,都不明白谷關的魅力所在,透過虹夕諾雅,我們努力提供一個優質的度假村環境,」他預計明年谷關的營收是十億台幣,第三年就能獲利,五年後達到房客六成是台灣人、四成來自國外的目標。

星野的員工私下透露,其實「偏僻」和「安靜」,也是他們選址很重要的兩個原則。

意思是說,下了高鐵之後,車程距離不能太近,否則很難讓客人住上三天兩夜;但也不能太遠,否則會讓客人有舟車勞頓之感,車程一個半至兩個小時的谷關距離剛剛好,讓虹夕諾雅隱密又遺世獨立。

從那之後,即使台灣來的合作邀約始終沒斷過,但星野佳路一律婉拒,原因無他,他得先專心把台灣第一炮打響。

然而,星野台灣第一砲憑什麼一晚要價兩萬二?以目前的消費市場景氣來看,台灣消費者真的會埋單嗎?

記者會前兩個星期,《遠見》雜誌獨家深入台中谷關,直擊目前仍在施工、尚未對外開放的星野在台首度力作。

車子駛過谷關大街,從對山遠遠望去,藍灰色磚砌外牆和原木併排築造的虹夕諾雅谷關,就隱身在樹梢間,彷彿和周圍的山林融為一體。往下經過溫泉巷再順路直上,左側白色工地圍籬內就是未來台灣房價最高、最奢華的頂級溫泉度假村。

圖/星野集團完全移植旗下最高等級品牌虹夕諾雅的基因,打造虹夕諾雅谷關。

和日本、峇里島六個虹夕諾雅如出一轍,谷關完全移植星野集團旗下最高等級品牌虹夕諾雅的基因,由虹夕諾雅御用建築設計師東利惠和景觀設計師長谷浩己合作,把「非日常」和「奢華」發展到極致。

去過虹夕諾雅輕井澤的人,都會對山谷村落一層層的梯田形成眾多流水式瀑布念念不忘。

擅長結合在地文化和生態環境的東利惠,也把虹夕諾雅谷關用來調節洪水的滯洪池拿來造景,成為彎曲的河道,利用高台落差製造出淙淙流水聲。

從米其林等級餐廳的落地窗望出去,蜿蜒的河道和建築師刻意保留下來原有的那一片種滿松杉、香樟和楓樹的林蔭相映成趣,雖然工程才進行六成,不難想像完工後那幅水流綠蔭的美好庭園景致。

室外游泳池、露天溫泉和提供客人做瑜珈的涼亭,則位於靠近客人入住的Villa旁,透過擁有豐沛水量的河道串連在一起,而泳池和露天溫泉不規則的形狀取代一般筆直的規劃,讓這些公共空間多了些迂迴的詩意。

說實話,若非不是工程人員指認,外行人從輪廓還看不出個所以然,然而光站在現場眺望四面環繞山巒的層峰疊翠,以及眼前無限延伸的綠樹林間,就是種享受,讓人不經意尋回遺失許久的平靜。

工程人員也透露,未來入口將設置一個簡單柵欄,兩旁高聳入天的綠竹林沿著弧形的小徑向大廳延伸,自成一條天然靜謐的綠色隧道,不讓不讓入住的客人一眼就望穿,而是透過探尋一步步脫離日常感。這就是星野擅長營造的「非日常感」。

墨紋清水模築成的大廳裡,目前仍是空蕩蕩一片,未來不管是牆上一大幅畫、櫃台旁的檜木、外面的石雕,甚至是Lounge書櫃上擺設的藝術品,幾乎全都是大費周章從日本運來,隱隱透著和風味,高額的造價也不容置喙。

但為了融入當地人文特色,東利惠也特別融入不少台灣元素。舉例來說,餐廳包廂外的天花板,未來將懸掛台灣有人間國寶之稱的尤瑪泰雅族傳統染織作品,客房棟一樓像魯凱族石板屋的牆面,也揉合了台灣縱橫交錯街景的凹凸錯落感,甚至連景觀幾乎也都挑台灣原生種栽種。

「目前台灣找不到像虹夕諾雅谷關這麼漂亮的建築!」不願透露姓名的工地主任驚呼。他也坦言,這是他從事營造二、三十年碰過最困難的建案,「設計比較複雜,使用的材料也很不常見。」

也因為如此,三年來,虹夕諾雅谷關把營建團隊整得七葷八素。

圖/要打造頂級溫泉飯店,台灣的營建團隊讓日本設計師整得七葷八素。

當初,林盟弼本來挑上中部一家上市建商,沒想到由於工程出乎意料的龐大,工期一拖再拖,最後做不下去,他只好親自拜託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出動旗下蓋過台北市防災應變中心及群創光電T2廠等大案、營建創新水準世界級的潤弘精密。

《遠見》雜誌採訪當天,虹夕諾雅谷關正在進行消防演練,消防車進進出出,廣播聲不絕於耳,潤弘團隊嚴陣以待,不敢鬆懈,「我們一次就要過關,」一位來回忙碌的施工人員,行進間拋下一句話。

走在正在施工的廊道間,不經意發現牆上掛著三幅刷法幾乎分辨不出差異的上漆後樣品,後來才得知,原來營造團隊進行每個動作前,都必須獲得日本設計師確認。

施工團隊印象最深的是,不久之前,日本建築師為了擺在客房地上那盞白色「行燈」,和四、五個施工人員坐在地上討論,一坐就是兩、三個鐘頭,「連木頭的紋路都要求對齊,」一位當時參與討論的施工人員無奈地說。

最誇張的一次是,臥室裡放置冰箱久吧(mini bar)的木櫃,無論台灣室內裝修團隊怎麼漆,都達不到日本設計師的要求,後來日本乾脆派了木工和油漆專家,從日本飛來谷關親自教台灣木工如何上漆。

也因為耗費比其他飯店多兩倍的工期精細雕琢,才能造就這個極盡奢華的頂級溫泉飯店。

虹夕諾雅谷關的50間客房中有6種房型,每一種房型又都略有不同,空間至少都有75坪,最大超過140坪,幾乎是台灣度假飯店平均面積的兩至三倍大。

每個客房都是兩層樓的樓中樓空間,以樓層區隔出泡湯區和起居空間。

進門後就是二樓,臥房和衛浴都相當簡潔便利,和所有虹夕諾雅一樣,谷關也沒有電視,騰出來的大空間放置供客人賞景閱讀休憩的「月見台」。沿著一塊又一塊騰空的樓梯板往樓下走,一整層樓都是半露天的泡湯和淋浴區,推開檜木做的百葉窗,眼前就是谷關七雄之一波津加山,彷佛被山林包圍,絕對是個閑靜又讓人心動不已的地方。

要是享受不夠,還可以移駕到露天泡湯區旁的四間SPA室,每間SPA室都在延伸出去的陽台設置一間玻璃屋,供客人諮詢芳療師療程。坐在陽光滿溢的玻璃屋內,除了眼前錯落有致的花木造景,還能擁有完全獨享的一小片水池,就像身在一個自然的美術館。

看累了,不妨回到裝潢成日本茶室的房間裡,躺在有如蠶蛹構造的床上接受指壓按摩舒壓,體會身心靈三者達到平衡的最高境界。

記者會過後,汶山企業將開始對外招募一百多位台灣員工,日本星野集團總部派來的五位日籍主管,也將在十月正式進駐虹夕諾雅谷關,其中包括之前負責籌備開設虹夕諾雅峇里島的日籍華人總經理初海延愛。

33歲的初海延愛大學畢業後就加入星野集團,從Hotel Bleston Court海外婚禮做起,後來到虹夕諾雅輕井澤、TOMAMU、虹夕諾雅東京,並花了一年嘗試把星野獨特的「一人分飾多角」、「基層員工提案」等企業制度,移植到虹夕諾雅峇里島,直到現在,峇里島仍維持七成以上的高住房率。

究竟虹夕諾雅谷關是否能成功融合「台灣人情味」和「日式款待精神」的服務文化?又會不會像虹夕諾雅輕井澤一樣,被年輕人視為一生一定要住一次的飯店?答案半年後就會揭曉。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