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美光告聯電」捲入中美貿易戰漩渦,3大玄機揭露台灣官方是否選邊站

林上祚
風傳媒

中美貿易戰劍拔弩張,台灣最引以為傲的兆元產業-半導體產業,現在也捲入貿易戰的漩渦,2016年4月,經濟部投審會通過聯電和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合作共同開發32奈米DRAM製程,這項官方同意的技術授權案,因為聯電聘僱了瑞晶總經理陳正坤,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Micron Technology, Inc.)控告陳正坤與聯電違反《營業秘密法》,台中地檢署2017年9月正式起訴聯電。被告與原告兩造,一家是年營收1500億元,在台員工人數1萬2000人,子公司即將在中國A股掛牌的全球第二大晶圓代工廠,另一家則是併購台灣DRAM業者,未來在台投資金額上看1000億元的美國半導體業者,台灣在這一場侵權官司的背後,到底有沒有選邊站?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根據SEMI(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等機構統計指出,大陸半導體消費額去年達到1315億美元,占全球32%,已成為全球最大市場,但晶片自給率僅達到14%,半導體晶片進口金額,已超過進口石油的總額,為了提高晶片自製率,《中國製造2025》中,將半導體產業視為首要發展目標,挾著龐大市場,不僅英特爾、高通能到中國設廠,即便是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也可到南京設立12吋晶圓廠。

中國為了發展記憶體產業,不斷從台灣挖角高科技業主管,尤其在2012年台灣DRAM產業崩盤,美光陸續併購瑞晶、華亞科之後,台灣DRAM產業只剩下代工部份,研發人才選擇到對岸發展,在當時似乎是水到渠成,包括前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資深副總經理劉大維,南亞科退休副總經理施能煌等人,目前都投效對岸半導體產業。

2016年4月,經濟部投審會通過聯電和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合作共同開發32奈米DRAM製程,這項由福建晉華出資,委託聯電共同研發的合作案,當時在聯電將研發基地設在南科的承諾下,獲得台灣官方的同意。沒想到,一年之後,美光宣布大舉投資台灣的同時,對聯電與前瑞晶離職員工陳正坤祭出了侵權的官司。

20180911-瑞晶總經理陳正坤。(取自chia-cheng Kuo@youtube)

瑞晶總經理陳正坤(見圖)獲聯電聘雇,遭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控告違反《營業秘密法》。(取自chia-cheng Kuo@youtube)

《營業秘密法》成美商利劍!防堵台商與陸商技術轉移

台灣DRAM產業有眾多人才前往中國發展,美光為何獨對陳正坤與聯電提告?

事實上,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半導體為首的「中國製造2025」,成為美方積極防堵對象,美光控告聯電案,儼然成為大國博弈下的棋子,部分科技業者甚至懷疑,司法檢調乃至於民進黨政府,在本案中「選邊站」。

【玄機1】台美司法合作?美方派員來台提供犯罪資料

一名科技大廠法務主管表示,《營業秘密法》2013年立法,當初推動目的,主要係因為台積電研發主管梁孟松跳槽南韓三星,為了避免台灣高科技業遭到惡意挖角,立法院火速通過《營業秘密法》,不過,4年下來台灣的檢調單位,並沒有因此靠著《營業秘密法》辦到陸資企業,離職員工帶槍投靠的案件,最後判刑6個月以上的,也寥寥可數。

這項在偵辦過程舉證困難的法律,在中美貿易戰過程,卻意外地成為美商制衡台商與陸商技術移轉的工具,據了解,美光不僅在台灣控告聯電侵權,還同時在美國北加州法院,對10名聯電員工提起訴訟,檢方在搜索聯電南科研發中心過程,美國國家安全司、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聯邦調查局,也到台中地檢署根據司法互助提供犯罪資料,台灣的檢調人員甚至在桃園機場直接將陳正坤帶走偵訊。

20180823-聯電。(取自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網站)

《營業秘密法》雖然舉證困難,但卻成為美商制衡台商與陸商技術移轉工具,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不僅在台灣控告聯電侵權,還同時在美國對10名聯電員工提起訴訟。(資料照,取自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網站)

【玄機2】起訴時間點巧合?就在美光宣布擴大在台投資同一天

然而,台中地檢署起訴聯電的時間點,也遭到科技界質疑。

曾擔任20多年資深檢察官的律師劉聰熙質疑,台中地檢署承辦檢察官在8月8日偵查終結,卻延遲到9月6日公布起訴,時間點剛好是美光宣布擴大在台投資600億元同一天,承辦該案的台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林忠義,於起訴後隔日9月8日在蘋果日報論壇發表「美光營業秘密遭竊案的光與影」一文,除稱讚地檢署的努力,還表示「美光公司技術方面協助,亦有助攻效果」,並引用起訴書內容,斥責「問題出在聯電挖來的部分工程師不腳踏實地開發製程」、「聯電公司亦不願走上漫長的研發道路」,讓整個案子染上了政治味。

聯電上綱「商業間諜案」 疑涉案員工預謀與檢調、美光「構陷」

美光控告聯電,背後儼然有台美「司法合作」的影子,聯電方面則是直接將本案,上綱到商業間諜案,質疑涉案員工有預謀、有計畫地配合檢方與美光「構陷」聯電入罪,意圖妨礙聯電的DRAM研發計畫。聯電共同總經理簡山傑出面質疑,檢方所指跳槽員工的妻子也在美光任職,遭到檢方搜索後,妻子就被美光以停職處分,等到他轉作汙點證人後,妻子就在美光復職。

台灣美光台中廠區外觀 。(台灣美光提供)

聯電將本案上綱到商業間諜案,質疑涉案員工有預謀、有計畫地配合檢方與美光「構陷」聯電入罪。圖為台灣美光台中廠區外觀 。(台灣美光提供)

聯電方面質疑,該名員工不但刻意將美光931個檔案資料下載後使用,將檔案下載到公共電腦、USB隨身碟,再將資料重新複製到自己的2部NB等,除在公用NB、個人NB上留存下載紀錄,還大肆上傳到Google雲端硬碟留存,動機十分不尋常。 

對於美光的指控,聯電方面強調,聯電對於DRAM技術並非完全陌生,在1996-1999時就做過DRAM開發,也有成功案例,當時的客戶是矽城ISSI、晶豪、Alliance,實力比起中國另一家挖了台灣400個工程師的合肥睿力陣營還要強,也非常有信心可以開發出DRAM技術,因此,聯電「合理懷疑」,美光對於聯電的DRAM計畫是有系統性的打壓。

【玄機3】戰場延伸!聯電在中國勝訴,在台官司仍膠著

美光控告聯電,戰場從台灣延伸到中國,聯電在中國福州地方法院,控告美光侵犯聯電智慧財產權,福州法院於今年7月判決聯電勝訴,裁定美光子公司立即停止銷售多項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與儲存型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產品。

美光控告聯電侵害營業秘密案,過去一年在台灣司法體系審查過程陷入膠著,迄今仍未進入實質審查,承審的法官前一陣子又換人,包括陳正坤在內的3名離職員工,到底有沒有侵害瑞晶的營業秘密,目前仍然沒有具體結論。

儘管美光與聯電的官司,最後由誰勝出仍未可知,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卻儼然成為中美貿易戰,成為「兩隻大象」博弈的棋子。在中美貿易大戰,美國防堵中國智慧財產權侵權的過程,是否預告著台灣半導體產業,必須「選邊站」?

美光在台佈局僅是「代工」 聯電「研發重心」根留台灣

一位科技業主管分析,中國市場目前大約佔美光近半數營收,聯電與中國晉華合作生產DRAM,當然會影響到美光在中國的利益,美光透過司法訴訟反制聯電,做法上可以理解,然而聯電與晉華的合作案,既然是投審會當初許可的投資案,顯示經濟部當時也認同這項投資案對經濟的效益。

該名主管表示,馬政府時代,對於潰敗中的台灣記憶體產業,當時無法透過政策力量,將力晶、茂德、南科、華亞科等DRAM公司,合組成台灣記憶體公司,基本上等於棄守DRAM產業,原本DRAM產業的研發人才,基於個人生涯發展,選擇到中國等地發展,其實有不得已的苦衷。(推薦閱讀:沈建一觀點:沒有自由那來自由貿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美光即便接收了瑞晶與華亞科,在全球記憶體產業,仍然比韓國三星、海力士要小,美光即便宣布在台投資600億元,台灣在美光的全球佈局中,仍然只是代工的角色,核心的研發工作,並不會留在台灣;相對之下,聯電雖然選擇子公司和艦到A股掛牌,但集團的投資與研發重心,仍然落在台灣,一年的投資金額也不亞於600億元,台灣官方在美光與聯電的訴訟案,若太過偏袒任何一方,恐怕都會有不小的後遺症。

相關報導
兩大之間難為小!中美貿易戰,台灣半導體產業為何選擇向美國靠攏?
劉性仁觀點:中美貿易戰的台灣期待與思考

更多新聞報導

● 周小川:貿易戰會讓大家更愛人民幣
5金控6銀行 拿到「敵意併購」門票
上市金控獲利出爐 富邦、國泰爭冠
台積電竹南設廠 提供2500職缺
6成7上班族遭鬥爭 不拍馬屁居首

______________

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快投稿 Yahoo論壇!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