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賴鼎銘觀點:高教有病,教師最知情!

賴鼎銘
風傳媒

最近,三位在老私校任職的年輕人,來信要我幫忙推薦,因為他們想轉職到國立大學去教書。

 

說實在話,年金改革後,若要說退休制度,以這些年輕人到退休年紀時,他們領的月退俸,與國立學校教師比較,已沒有很大的差異,但為何他們仍然要走?

 

這裡面暴露出來的,攸關私校教師教學環境的深層問題,必須從筆者參與的一場會議開始談起。

 

日前,參加了一場私校教師的聚會,話閘子一打開,此時大家最關心的,無非是新生註冊報到率的問題。

看著拿出來的五年趨勢表,逐年下降的註冊報到率,大家一臉鐵青。不論是轉學生、碩專生、研究生、博士生,還是大學生,往下的趨勢已經不可逆轉。

當下教師最擔心的,人數變少,開課怎麼辦? 目前學校的制度,仍維持著教授八學分、副教授九學分、助理教授十學分,講師十二學分的教學鐘點制度。課程開班,各校或有差異,但研究生以三位選課即開班比較常見,一般大學生10人開班算不錯,有的則15位選課才能開班。

但少子化的趨勢,有的學校,為了省錢,已將15位大學生開課成班的標準,調升到20位! 研究生,則由三位調成五位。這對招生亮出紅燈的系所,真是有苦說不出!只好倂課,遊說學生選課。但研究生招不滿的情況已經很普遍,再努力併,有些老師就是開不出課。

20180807-登記人次前10名之私校系所。(大學分發會提供)

20180807-登記人次前10名之私校系所。(大學分發會提供)

那一天,我看著這些四、五十歲的青壯老師,還有十幾、二十年才能退休,這樣的註冊報到趨勢,這些教師可以熬到退休年限嗎? 如果不行,他們怎麼辦?

這樣的煎熬,每年總要重新面對一次!此時,校方若有同理心及慈悲心,可能會推出各種跨域學程、課程,幫助這些教師開出本科以外的課程,解決當前的困境!但有的學校可能採取不一樣的手段;課開不成,減薪!慢慢地,幾年後,可以找盡各種辦法,逼退老師!

相比起來,有些國立大學,目前已將所有教師的授課時數,全面調降為每學期六學分;開班標準,只要有一個學生選課,課就可以開成。公私立如此巨大的差距,怪不得年輕教師只要有機會,一定要鑽往國立大學。

這樣的痛苦,若非設身處地,是無法深深體會的。國立學校老師無此壓力,無法感同身受。教育部官員,躲在大樓中開會、做報告,依樣無法理解私校教師的苦痛與擔憂!

有的學校,為了解決生源不足的困境,賣力朝向東南亞招生,企圖彌補這些缺口,這當然不無小補;最近聽聞,甚至印尼的學生,數量都在穩定增加。問題是,這些學生不像馬來西亞學生可以講華語;印尼來的學生,不會講華語,英語也不行,這樣的學生,台灣的大學教師為了生存,不得不面對,但如何教啊?

聽了這些心聲,我這個即將退場的高教老兵,頓感心情沉重。才幾年,高教就如擱淺的船隻,動彈不得。最最可惜的,這些正值壯年,可以發揮人才培育的生力軍,卻被困在擱淺的船上,只能望海興嘆。

教師這種朝不保夕的心情,對學生來講極為不公。不確定感太深,教師如何能全力發揮教育熱情? 隨時有機會,都想打包離開,這對學生的學習何其損傷!

如何解決? 教育部的協助很重要,但校方的誠意恐怕更主要;如果能學習國立大學的作法,調降教學鐘點,開課人數降低,推出更多跨域選修的課程,不只能讓學生有更多的學習空間,也能解決私校教師當前面對的困境

私校學生多為弱勢,本就需要更多教學及輔導的功夫,若能趁此關頭,調降教師授課鐘點及開課人數,讓教師能夠花更多時間照顧學生,這對教學品質及學習成果,將有更實質的幫助。

但此時此地,有多少私校有如此的魄力? 當然,教育部也必須積極端出更好的協助方案,讓大學及教師共同渡過眼前的難關。(推薦閱讀:謝青龍觀點:從學店風波談台灣高等教育的集體墮落

*作者為世新大學前校長

相關報導
林志忠觀點:介於玉山學者與玉山青年學者之間,窒礙凋敝
賴鼎銘:如何找回私校的榮光?


留言

後續閱讀內容推薦